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咒语
    后来,食人鱼追上去抓住了张檗波,两人在小树林前停下来进行了一番争吵,但因为距离有些远,留在原地的人并没听清楚他们在吵些什么。

    最后,食人鱼放手了,他居然让张檗波一个人又进了树林。灰溜溜走回队伍后,宁胖子指责他:

    “你就让你老婆孤身一人走了?”

    食人鱼望着宁胖子,一脸的心灰意冷:

    “不可理喻,算了,她想走就让她走吧。”

    宁胖子给食人鱼施加压力说:

    “你真不怕她又遇见白天那种事?被人上吊啊。十对十一对一,你不怕?”

    食人鱼的表情明显担心的要死,可不知是碍于面子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就是铁了心道:

    “你少说两句行不行,她既然想走就让她去,烦死了走开你。”

    食人鱼当真不管张檗波了?宁胖子觉得他有古怪,孙日峰也认为蹊跷。

    食人鱼走到罗茜面前,这两人本来没什么,可经过这么一闹,两人就连对个眼都觉得有些别扭了。

    食人鱼伸出手,几乎不看罗茜道:

    “来,把箱子给我吧。”

    之后,食人鱼干脆把整个箱子都埋了进去,大家也都来帮忙填土了。

    宁胖子就是不甘寂寞,闭不上他那张嘴。这不,他又开始发言了:

    “阿鱼,你和罗茜大妹子20多年前的那段故事能不能说给我们听一下,听起来老精彩了,什么生命啊,马帮啦。

    对了,那个马帮是华冲动的马帮吗?”

    食人鱼没理他,也可能是不愿意说。结果宁胖子不死心的又问:

    “那除了金条,你埋的另一个东西是什么呀。”

    罗茜答了他:“怎么还问这个问题,那是我的证明啊。”

    “我知道是你的证明,但你的证明是什么呢?”

    “那哪能告诉你,这是秘密啊,就像你不可能告诉我你的证明是什么一样。”

    罗茜这可就失算了,因为宁胖子不仅真敢暴露自己的证明是什么,而且已经暴露过了。这不,他立刻没皮没脸说:

    “可能啊怎么不可能,我的证明就是一卷录影带,而且爷随身带着呢。”

    说着,宁胖子啪啪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示意录影带他揣在怀里随身带着的呢。

    罗茜算是见识宁胖子的“不可确定性”,只好无奈的摇摇头说:

    “那也不行,至少现在,我的证明不能公开。”

    宁胖子算是犯众怒了,只要有他在,事态往往会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现。于是他被暂时“冷藏”,被食人鱼和孙日峰默契的狠狠挤出了人群外。

    赛琳娜已经成了宁胖子忠实的追随者,宁胖子一“出局”,她也就跟着退了出来,贴着宁胖子不肯离开。

    宁胖子站在外围磨皮擦痒,他真的一点都闲不下来。忽然,他问孙日峰:

    “技术峰,你那是什么造型啊,你的腰上插了一把斧头和一块灵牌!你把谁的灵位都给抄了?!”

    这段话非常引人注目,话音落,每个人都看向了孙日峰的腰。

    赛琳娜十分浮夸的惊叫:“啊!灵位!”

    孙日峰摸摸灵牌道:

    “这不是灵牌,是……”

    是什么?孙日峰突然觉得百口莫辩,这牌子明显就是灵牌的造型,他后悔“盛情难却”的把它带了出来。

    食人鱼正儿八经问:“小峰,你到底把谁的灵位带出来了。”

    孙日峰真无语了,而且想想得到灵牌的过程的确很好笑,于是笑了出来:

    “这真不是灵位,这上面写了一句咒语一样的东西,谢……我觉得可能应该会有用,所以把它带出来了。

    就算这咒语没用,这木牌子,应该也能派上些用场吧。”

    孙日峰差点把谢克志供了出来。食人鱼问:

    “咒语?你怎么会联想到它,你在哪得到这块牌子的?”

    孙日峰低下头说:“路上捡的。”

    宁胖子一把抽下牌子:

    “可以啊技术峰,别人的灵位你都敢捡,原来你胆子大得都长毛了。”

    孙日峰没说话,其实,他的内心是十分想笑的。捡的?换谁谁不想笑,这牛吹得太假了,谁没事会捡块灵牌挂在身上,一般人见了都得绕道走。

    “来,我给大家念念这咒语。”

    宁胖子这就玩上了,就着微光,他愣是一字一字的把“灵位”上的内容读了出来:

    “@&%*罒▽罒*……”

    读完,没人听懂,然后几只蛤蟆叫了起来。

    宁胖子觉得有些冷场,便道:

    “不对,一般咒语都不这么念,还是东北味儿的。”

    食人鱼阴笑:“那该怎么念?”

    “当然是学杰伦,吐字不清的念,不然鬼哪听得懂人话。”

    说完,宁胖子愣是装模作样的又念了一遍,而且真是咬字不清的。他摇头晃脑的样子别说真像个道士,惹得在场的人全体哈哈大笑。

    念完后,他把手指指向树林,还应景的加了句词:

    “急急如律令,胖爷在此,小鬼速速显灵!”

    然后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好了,玩闹结束,大伙该全神贯注的投入“工作”了,可突然,树林也不知怎的就“唰唰”一声发出了一些响动,像是有猴子在树林间穿行,黑暗里一听,冷不丁怪吓人的。

    闻动静,在场的人全都互相不可思议的面面相觑。

    孙日峰捏了把汗的开玩笑道:

    “呵呵,宁导你真厉害,真召唤了一个小鬼出来。”

    宁胖子已经一身冷汗了,但他努力保持幽默说:

    “呵呵,它们不给面子,胖爷我是要召唤个大的,结果才这么点动静。”

    然而不知道是否真有神魔听到了他的心声,话音落,树林就像突然来了千万只猴子一样闹腾。

    孙日峰盯着黑漆漆的树林,心想这会不会是风吹树木,树叶相互摩擦发出巨响?但现场又无风,孙日峰连一丝发丝的飘动都没有感受到。

    然后就是此起彼伏的蛤蟆叫,“密密麻麻”遍布树林的每个角落!

    这场景,狠狠唤醒了孙日峰心头的恐惧和记忆,这场景,孙日峰白天和戚云来后山挖东西的时候经历过。

    怎么回事,是白天的现象卷土重来了?还是宁胖子的咒语起效果了?

    反正宁胖子是怂了,树林的恐怖现象超出了他的意料。他开始抓挠耳朵,把耳后抓得又红又肿!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