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你滴明白?
    见状,食人鱼赶紧一巴掌拍掉了宁胖子的手,并呵斥他:

    “干嘛!你要把你的耳朵挖下来吗!”

    这下宁胖子醒了,他像在水里憋久了好不容易上岸一般大喘气:

    “哈哈……哈哈……

    我……我他妈觉得蛤蟆都钻进我大脑里了!”

    的确如此,这些蛤蟆的叫声似乎有魔性,而且无孔不钻,一旦听进去了就会摄人心魄。现在,现场除了有点经验和意志力强的食人鱼外,全都陆续出现了宁胖子抓耳挠腮的症状。

    宁胖子喘着气提醒:“阿鱼,你老婆就在林子里呢,你不管?”

    食人鱼担忧的望了一眼树林,但担忧等级十分轻,并没有到坐立不安,现在就要奔过去救人的打算。

    难道这两口子真的已经吵到心灰意冷了?其实没这么简单,但更不复杂,孙日峰是看出来了,食人鱼放心张檗波一个人进树林,一定是有什么猫腻的。

    食人鱼继续演戏:“不管她,任性。”

    宁胖子赶紧接话:“我们不任性,见多识广的特种兵先生,你快想个办法救救我们呀。”

    食人鱼瞪着宁胖子:“谁叫你一天瞎ji巴玩,现在连神魔都看不下去了。”

    宁胖子又跟着了魔似的向上瞪着眼珠扭脖子,手就是控制不了的抓耳挠腮。他实在受不了了,也没心情跟食人鱼抬杠玩了。

    他道:“行行行,都是我的错行了吧,一看你这么淡定我就知道你有门儿,赶紧麻溜的救我们于危难呀!”

    孙日峰也艰难的喊出“风哥”二字,这已经是他继昨晚在酒店顶楼产生幻觉后的第三次幻觉了,之前是婴儿的啼哭,现在是蛤蟆充斥了他身体的每个角落,在身体里面嘶叫,并蚕食着他的内脏。

    食人鱼一看就很在乎孙日峰,他本想让嘴上没个把门的宁胖子多受些苦,可孙日峰一开口,他便动了恻隐之心。

    他吐口气道:

    “我也不知道这个办法行不行,本来这事得孟婆婆来做,可她已经死了,就得由她的接班人曾洛洛来做。

    但曾洛洛又不在,所以……”

    “哎呀你烦不烦!说重点!”

    宁胖子怒了,不过食人鱼也真是拖沓,说个事情绕半天圈子。

    敢情食人鱼还是在惩罚宁胖子呢,他噗嗤一笑终于道出了重点:

    “胖子,拿好那个灵位,照着上面用你刚才的语气,把那排字重新念出来。”

    宁胖子一脑门的汗,几尽虚脱的立好灵位道:

    “早说嘛!

    宁胖子接下来站也不是趴着也不是,笑也不是哭也不是的念出了牌子上的内容,可是念完后,情况仍旧没有改观。

    “不行啊!”

    “你他妈大声点!”食人鱼道。

    “我……我没力气了呀我,对了阿鱼,你怎么就不着道呢!”

    食人鱼答:“因为我意志力坚定啊。”

    宁胖子明显不信:“呸,坚定个ji巴,你身上肯定有什么猫腻!”

    食人鱼阴笑一下扭过头背对宁胖子,玩弄他似的道:

    “这么啰嗦,你死定了。”

    宁胖子立刻收敛:“别别别嘛,我死不足惜,可是你的初恋情人和干儿子死了就可惜了。”

    这……宁胖子明显还是在调侃人,看样子他是死不悔改了。

    于是,孙日峰终于爆发了,他凭着越来越强的意志力挣脱蛤蟆的束缚,一把夺过了宁胖子手里的“灵位”,对着树林声音洪亮到几乎是最后一次奋力反击般念出了咒语。

    念完,整个后山都在回响他的话。

    孙日峰抱着嗓子咳嗽了几下,才一嗓子,他的嗓子就“冒烟”了。

    不过这一喊很管用,树林的动静很快就没了,在场人也从幻觉里逐渐清醒了过来。清醒的过程中,罗茜不停的呕吐,这跟孙日峰第一次在酒店顶楼的小教堂里产生幻觉醒来后的第一反应一样。

    这说明,罗茜的意志力还算强大,因为同样身为女人的赛琳娜已经两脚瘫软,双眼翻白的在地上口吐白沫了。

    食人鱼很满意孙日峰的做法,直接把这场灾难当成测试一般笑着对孙日峰说:

    “干得好小峰,中气很足,以后遇到各种情况,继续保持这种能动性。”

    孙日峰嗓子还在“冒烟”,于是没回答,而是用手指做了ok。随即,食人鱼恨铁不成钢的藐视了一下赛琳娜,然后勒令宁胖子:

    “胖子,你罩的妞还行不行啊。行,就把她弄起来,我有话要问她。要是不行了,就……”

    接下来的话食人鱼是用动作在代替话语的,他做了个杀头的动作。这个动作在罗茜和孙日峰的心头留下了阴影,伴君如伴虎这句话用在此时最为恰当。

    不过,即使赛琳娜就此一蹶不振,孙日峰也断不会让食人鱼对她为所欲为的。

    宁胖子似乎也开始嫌弃赛琳娜累赘了,好在,他还剩一些耐心和怜悯之心:

    “这就不行了?不可能,这可是个大冬天都能穿露背装和高跟鞋的货,等一下,瞧好吧你们。。”

    宁胖子接着动用了包括轻轻扇耳光在内的各种手段,愣是把赛琳娜给弄醒了。

    赛琳娜用手捂住被扇疼了的小脸,蒙了圈的看了看四周。

    “导演……我……我这是怎么了。

    我……人家好怕呀导演,呜呜呜……”

    没想到赛琳娜被吓得哭了出来,罗茜见了内心一阵酸楚。但是,罗茜经历过比她恐惧难过一百倍的事,罗茜挺过来了,内心自然变得坚强。

    所以罗茜没有安慰和做任何发言,他知道食人鱼的步步紧逼是有道理的,因为任何团队都不想带一个拖油瓶上路,更何况食人鱼是领头者,得对整个团队负责。

    除非,赛琳娜也像罗茜一样变得坚强甚至冷酷,否则赛琳娜的安全将岌岌可危。

    赛琳娜哇呀一下抱着宁胖子的大腿撒娇,宁胖子蹲了下来,先是温柔的拍拍他的肩头安慰了她一声,而后,立刻露出牙齿做了个又狠又狰狞的表情。

    赛琳娜愣住了,宁胖子随即学食人鱼做了杀头的动作,并鼓着眼睛道:

    “还哭?谁掉眼泪谁就被这样!你滴,明白?”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