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冷漠的队友
    孙日峰和食人鱼拔腿就跑!

    本有两只站在他们身后的干尸脸企图阻止他们的,可却不在话下的被他们俩一一撞了开去。而每一次与干尸脸接处,孙日峰都难免吸入一些刺鼻的福尔马林气味。

    接着他们俩拼命的往更高、树林更密集的地方跑去,宁胖子赛琳娜和罗茜早就到达了那,并一直在那看着他们俩的一举一动。

    孙日峰鄙视这些个队友,他们根本没有一点人情味,见自己和食人鱼苦战,居然没有一个人跑下来帮帮忙。

    不过也可以理解,因为食人鱼说过哪怕自保也不能给团队拖后腿。他们那是在自保呀,相反孙日峰倒还成了拖后腿的。

    叹声气后,孙日峰觉得怪了,这些干尸脸到底要干嘛呀,如果说要伤害自己,干尸脸手里有枪,拿枪扫射不就快速解决了?

    可干尸脸就是不痛快的这么做,非得装的跟个幽灵似的追着孙日峰他们到处跑。

    孙日峰也想过,或许,干尸脸的目的是为了把那恶心的液体全灌进自己这方人的嘴里,所以要抓活的?

    为什么,干尸脸要用自己来做**实验吗?

    天马行空的想到这,孙日峰的心脏狠狠抖了一抖,想想抗日战争时期,那些狗日的某国兵用中国同胞做的细菌试验,那可真是比死还恐怖啊。再回想刚刚被灌液体的场景和那液体的味道,孙日峰的胃又是一阵抽搐。

    孙日峰忽然剧烈咳嗽了起来,那瞬间他感觉有些天旋地转,随之整片林子就像水里的倒影一样,因为一颗掉落了水中的石子而变得晃晃悠悠,碎不成象。

    立刻,空间似乎在他的面前变得扭曲了起来。

    孙日峰以为是自己吐得太厉害,吐得头晕所致。实际上,是干尸脸吐给他的液体导致的。

    孙日峰开始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反应已经有了,这就像醉酒一样,喝醉了便无法很好的控制自己的举动。

    孙日峰胃部恶心的踉跄了一下,致使手电筒不小心脱手滚到了地上。他晃晃悠悠的试着捡,可手电筒已经快速的顺着山坡滚了下去。而下面全是干尸脸,于是他放弃了。

    不过没想到的是,干尸脸竟然取而代之帮孙日峰捡起了手电筒,接着炫耀加玩弄似的,把手电光打在了孙日峰脸上还晃了好几下。

    孙日峰生气但更加晕乎,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方向了。他的脚不听他的使唤,他想往前跑,可脚就像螃蟹一样非让他横着走。

    食人鱼发现了他的异常,反手逮住了他的胳膊,这时宁胖子见状站在高处大喊:

    “阿鱼,快放手!”

    放手?!

    孙日峰听见了这个令人心寒的词,他努力抬头鄙视宁胖子,结果更加备受打击的瞧见队友们站在高处看他的表情,像在看一部惊心动魄的恐怖片一样。

    紧张的气氛凝聚在他们脸庞没错,但他们只是期望孙日峰如何做,或者等待孙日峰如何做,没有施以援手的意思。

    简单来说,他们在看好戏!

    罢了,起码食人鱼还在孙日峰的身旁,只要跟紧食人鱼的脚步,得到食人鱼的救助就行。

    可是突然间,食人鱼放手了,他竟然听了宁胖子的话松开了手,然后一个人跑走了。那瞬间,孙日峰才是体会到了什么叫真正的背叛!

    食人鱼朝宁胖子他们那跑了去,不过跑两步会一回头跑两步又一回头,显得非常放心不下。

    既然如此,食人鱼为何不继续救助孙日峰,反而听从宁胖子的话松开了手呢?

    孙日峰跪地了,他两眼昏花跟喝醉了酒一般使不上力气。

    见状食人鱼停了下来,估计,他还是想回头去拉孙日峰一把。可是随即,又一个奉劝他“放弃”孙日峰的声音出现了。

    这个声音让食人鱼欲罢不能,因为他听出来是张檗波在喊他。

    张檗波突然出现在了宁胖子身旁:

    “钱风!放弃他,快过来!”

    这下孙日峰是彻底没希望了,因为食人鱼最顾及张檗波,张檗波开口,比宁胖子抵用一百倍。

    “老婆!你在那啊!”

    食人鱼冲着他的老婆屁颠屁颠的跑了去,留下一地绝望给孙日峰。

    孙日峰昏呼呼,再也没有支撑身体的力气,扑通一下倒在了地上。

    干尸脸抓住了他的腿,然后把他像一头死猪一样往山下拖。他能感觉松枝和碎石钻进了他的衣服,硌得他的背疼,也能感觉他离同伴们越来越远。可是他完全没有力气反抗,也没有同伴哪怕是呼喊他一声。

    一切仿佛就这样结束了,孙日峰像被蜘蛛麻醉了的猎物,任凭蜘蛛把他拖回巢穴慢慢吸食。

    接下来,孙日峰的意识越来越淡薄,他记得在他完全昏迷之前,松林里突然刮来了很大一阵风。这风的动静很大,不仅震动了森林里所有的树木,还发出了踏踏踏的闷响。

    最后,孙日峰闭眼前,不知是不是产生了错觉,他似乎听到了罗茜的呼喊。

    罗茜问他:“孙日峰,你是熊皮还是羊皮?”

    孙日峰嘟囔:“什么熊皮羊皮的,老子是人皮……”

    等等,熊皮、羊皮?这不是在地下监狱里时,“袁毅”和宁胖子的对话吗。

    什么意思啊……队友们怎么会如此冷漠呢……

    这些问题最后在孙日峰脑子里一闪,孙日峰便失去了意识。

    在失去意识直到醒来的这段时间,孙日峰似乎混混沌沌的看见了很多画面,但他醒来后,这些画面又如烟雾一般消散不见了。

    没错,干尸脸没有迫害孙日峰,至少,孙日峰还有再次清醒的机会。不过醒来后,孙日峰的脑子懵了很久。

    孙日峰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洁白的床铺之上,顶上的灯光很明亮,窗外还能看见月亮。

    不时,一些滴滴叭叭的噪音会传入房间,那是汽车的鸣笛声。

    这不就是都市的常景嘛,一间临街的旅社,一个喧嚣即将闭幕的子夜。

    这感觉真让人怀念,孙日峰仿佛回到了“文明世界”。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