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局
    当然不怎么样,孙日峰呵呵一笑:

    “我看,还是先把你那身狼皮拿出来看看再说吧。”

    孙日峰其实并不能百分之百确定眼前这个人就是狼牙,即使他看过狼牙穿这双皮鞋,还有这位熊老大的言行举止确实跟狼牙很相似。但是,因为熊老大的脸上罩着熊头,说话时声音被包着出不来,孙日峰便不能辨别这声音是不是狼牙的。

    于是,他要逼熊老大现形。

    孙日峰相信熊老大明白自己一直把狼皮挂在嘴边的原因,因为熊老大如果是狼牙,定能知道狼皮是在暗示他的身份。倘若,熊老大不是狼牙,孙日峰就得改变下一步的计策了。

    熊老大收回了脚,并没有承认或否认什么,反倒是擅自终止了之前的话题。

    “你既然不急,那我也不急。

    不急不急,我先让你见个人吧。

    过来。”

    熊老大朝着门边喊了一下,随之有一个瘦弱的身影从彪形大汉之间挤了过来。

    看到此人的瞬间,孙日峰犹如被五雷轰顶!

    “老谢!”

    他意外谢克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显然跟这些人是一伙的。

    谢克志窝窝囊囊的走到了熊老大身旁,他冲孙日峰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然后对熊老大点头哈腰:

    “老大。”

    谢克志微微鞠躬时,不小心让眼镜滑到了鼻头,于是站起来后,他用招牌动作推了推眼镜。可谁知就是这个习惯性动作,让谢克志遭到了一顿毒打!

    先是熊老大推了他一把:

    “你他m的敢对着我竖中指!给我打!”

    接着谢克志就被其他的壮汉群殴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意外,导致孙日峰不知该怎么切换自己的心情。不过见兄弟被揍,孙峰的怒火一下从两只眼睛里冒了出来。他怒吼:

    “住手!

    他不是故意的,那是他的习惯性动作,他只是在推眼镜而已!”

    熊老大抬手命令旁人住手,然后说:

    “你真是纯真,他就是故意的。本来他是用来故意鄙视你的,谁知真成了习惯,连我都一起鄙视了。”

    孙日峰不明白:“什么?”

    熊老大阴险的笑了出来:

    “哈哈哈,你难道不觉得你正在经历一场巨大的阴谋吗?你被人骗进了村,然后被人故意偷了东西,正当你心灰意冷之时,居然有一个不排斥你,甚至给了你指点的兄弟出现了。

    然后你开始发现了村子的不寻常,发现了来村子里的那些人的不寻常。接着就是各种各样的线索,还有五花八门的人,将你一步步带进了迷之深渊……

    其实你的遭遇,就是一个局,你被骗啦楞头青,哈哈哈哈!”

    令熊老大没想到的是,孙日峰听了这些话后居然异常平静,事实上,孙日峰早就有自己似乎是走进了一个局的自觉。所以,他甘愿被叫做楞头青,他会成长的,从被人玩弄的角色,成长为这庄局的操控人之一。

    只是,他目前还甄别不出来这局里的人和事,哪一些是这局本身的框架之中有的,哪一些是游离状态的。

    所以他刚才问的那句“什么”不是在惊讶自己竟然走进了一场安排好的局,而是在向熊老大确认谢克志是否是属于原本就有的框架。

    熊老大的答案是:

    “我明白了,看你波澜不惊的表情,你应该是很享受这局了。那我就来告诉你一些东西,测测你的承受力吧。

    谢克志,其实是我们有意安插在你身边的。呵呵,他原来没有用中指推眼镜这个习惯的,一开始,他这个习惯只是针对你的。

    没错,他在鄙视你,鄙视你是个什么都不懂还怂得要死的傻缺。但是久而久之,他居然习惯了这个推眼镜的动作,所以我们才打了他。”

    孙日峰怒着眼睛看向谢克志,意图向他求证这个说法。可是谢克志已经被打得晕头转向,连眼镜都不知被打飞到哪去了,哪能回应孙日峰质问的眼神。

    在事情没有完全弄清楚前,谢克志依旧是孙日峰认定的兄弟,见他被揍成那样,孙日峰于心不忍。

    “既然是你们的人,你们没必要对他下这么狠的手吧!”

    熊老大道:

    “不是我们对他下狠手,是他毫无招架之力,他就要死了,这样的人没有价值了。”

    孙日峰嗤之以鼻:“他的身体本来就孱弱,还中了毒,你们这么多彪形大汉揍他,他能有招架之力吗!”

    这时,谢克志忽然“扑哧”一声从两个鼻孔里喷出了许多红黑色的血液,血液里还夹着一些肉酱似的东西,一看就不正常。

    孙日峰放心不下问:“老谢你还好吧!”

    谢克志摸摸鼻子,然后用哀怨万分的眼神望着孙日峰,那瞬间,孙日峰读出了那似乎有千言万语想对自己说的眼神,可谢克志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哇呀一下哭了出来。

    那是一种绝望到家了的哭泣,再没有振作的希望了。孙日峰多想挣脱双手双脚的束缚去帮助他,但他确实无能为力,因为牢固的绳子根本不给他任何一丝挣脱的机会。

    “别哭老谢!”

    熊老大嘴里不停啧啧的摇头,表示他很恶心谢克志此时的状况。

    “啧啧,人之将死,知道自己马上死定了,除了哭泣还能干嘛。”

    孙日峰怒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熊老大让人把谢克志的左右两只胳膊架了起来,再命令一个人掀开了谢克志的衣服,把谢克志的腹部对准了孙日峰。

    孙日峰先是感觉触目惊心,然后扭开头再也不看了。因为,谢克志还是那么骨瘦嶙峋,肋骨的形状清晰可见不说,骨头上还有一些奇怪的突起物。

    熊老大隔得远远的指着谢克志的腹部说:

    “知道他为什么投靠我,帮我靠近你吗,就因为这个。

    你说的没错,他是中毒了,我这里有一些解药,所以他用自己的劳动来换取解药。

    不过死神已经找上他了,现在谁也救不了他。解药没用了,他只能等死。你想知道他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吗?”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