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目的
    不过,既然绳子已经捆不住孙日峰了,区区一扇木门,他能踢不开?

    孙日峰明显没把这道门放在眼里,他准备把这道门给踢飞。不过刚抬起脚,熊老大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了来:

    “你就老实的呆在这间房,如果你敢把门给踢开,我保证谢克志没救了!”

    孙日峰放下了脚:

    “那就赶紧救他!”

    熊老大道:

    “已经打120了,你就在那里面等着护士姐姐们来吧。”

    “什么,120?!”

    孙日峰觉得熊老大是在逗他玩,因为谢克志身中蛤蟆毒,一肚子的蛤蟆卵,竟然是用120这种常规方式救助?

    熊老大解释说:

    “嗯,不然呢,我之前说的很清楚了吧,他的毒已经无人能解,那就看120能不能让他苟延残喘一会。

    我看啊,你要真这么在乎他,有时间陪我在这唠嗑,还不如去看看他还有没有最后一口气,有的话就听听他的临终遗言。”

    这么说来,谢克志基本上是十死无生了。孙日峰心乱如麻,为了排解怒气,他用能把门踢开的再稍小些的力气重重地踹了门一脚。

    哐当!

    门和连着门的墙壁都在颤抖!

    “我知道你现在是小金刚,你就算冲出来杀了我们也没用。你看我也没有逃,在门外陪着你们呢,这说明我还有话要对你讲。

    你要想听呢,就老老实实的呆在里面。你要不想听,随时欢迎你冲出来复仇。”

    复仇?可笑,熊老大刚逃出门那会儿,孙日峰也许脑子热想追出去,可他现在不会这么做了。至少,不会贸然的这么做,因为门外那群人可都有枪。

    对了,他们可是人人有枪啊,那为什么孙日峰刚才暴走他们不开枪,而是明知打不赢还傻不拉叽的拳脚相向呢?

    ……

    妈的!

    孙日峰恍然大悟的骂了一声,这他妈绝对是个圈套!

    不管了,反正都已经中计了,还是先看看谢克志的状况吧,而且枪的话,孙日峰也有啊,食人鱼给的,就插在他的腰上。

    孙日峰这就扭头去查看谢克志的状况,顺便把手在腰上摸了一圈准备拔出枪防身。可是这一摸,他发觉他的腰上已经空了,枪没有了,斧头没有了,就连扎在腰上的那根绳子也没了。

    孙日峰又恍然大悟,他奶奶的,原来刚才捆住他手脚的绳子是他的“腰带”。

    那么现在,孙日峰就只剩下一身蛮力可以使了。他跑到谢克志身旁蹲了下来,那流了一地的蛤蟆卵和谢克志扭曲的身姿,除了惨不忍睹四让他永生难忘在,他心里不禁还升起了一丝恐惧。

    卧槽,这他妈可是恐怖绝伦的寄生啊,怎么偏偏就让谢克志摊上了。

    孙日峰不忍再看,把眼神和注意力全移到了谢克志的脸上。他摸了摸谢克志的脸,发现脸已开始冰凉。他又轻轻晃了晃谢克志的肩头:

    “老谢,你听得见我说话吗?你怎么样了,快醒醒啊老谢!”

    ……

    反复呼喊多次后,谢克志终于有了些回应。他疲倦的睁开眼睛,现在空间里的所有东西,对于他来说就像空气一样没有形状,他看不见孙日峰,只能听到他的声音。

    “老孙?是你吗?”

    “是我!你感觉怎么样了老谢,你要坚持啊,医生很快就到了!”

    “医生?不,医生拿我没办法的,而且我这样子会吓坏他们的。”

    “你说什么傻话呢,医生什么疑难杂症没有见过。至少,他们可以帮你把体内的蛤蟆卵……我是说那些奇怪的东西全都清除掉,然后止血杀菌缝合伤口。”

    谢克志连摇头和做一些面部表情的力气都没了,孙日峰知道他想冷笑、想自嘲,但他逐渐冷掉的脸部肌肉让他无能为力。

    他只能挤出一些零碎的话语:

    “没用……我……死了……

    曾经救过我的那个人说……过,只要去到……村子,就、就一定有人救我……

    呵呵,看来我运气还是差呀……”

    孙日峰难受的吸了好几口气,谢克志继续说:

    “对不起老孙,我……”

    “别说话了老谢,留点力气,我理解你的,你也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相反,在你的指引下,我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事。”

    “有趣?是恐怖吧……”

    孙日峰加大力度捏住谢克志肩膀:“我让你别说话了,咬牙坚持住,等医生来啊。”

    “呵呵……”

    反正谢克志也再没有力气说话了,那就干脆真闭嘴了,还慢慢又闭上了眼睛。孙日峰从那瞬间开始再也感觉不到他哪怕一丝微弱的呼吸了。

    这时,门外响起了两声敲门声,熊老大站在门外问:

    “死了没有啊。”

    孙日峰扭头朝着门怒喊:“医生还没到吗!”

    熊老大操着一副莫名其妙的口气道:“what?你当医生坐的是火箭吗,这才过去几分钟而已。”

    “你说谢克志投靠你们是因为你有办法救他,药呢,赶紧拿进来给他吃!”

    熊老大开始不耐烦了:

    “我已经说过了,他死定了,你不用再白费力气了。接下来,我有话对你说,你认真听着。听完后我希望你能认真的考虑一下,做出一个选择。”

    孙日峰知道这场阴谋的最终目的开始浮出水面了,于是洗耳恭听。

    “你说!”

    接下来,熊老大开始说话了,孙日峰能听见他在门外踱步的声音。

    “20多年前,有一个对越作战的老兵退伍后无所事事,于是成为了雇佣兵,接受了一件悬赏额高昂但却棘手的任务。

    后来,他完成了任务……

    不,他看似完成了任务,但任务已经不是当初的任务了。而且由于这个任务,他不仅得罪了当时地下势力很大的马帮,还让他的老婆背上了一种诅咒。

    于是,20多年后的现在,为了搞清楚当年那个任务的真相,以及解除他老婆的诅咒,这个特种兵便带着他的证明去到了十人村。

    证明是什么呢,那当然是一种证明了,是一些能够证明今日去到十人村的人都跟20多年前的那件事及那件任务有关的东西。

    所以,20多年后,他们就都不约而同的进到了村里。这是一种约定,也是一种诅咒,更是一种冥冥之中的联系。”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