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真话还是假话
    孙日峰认为熊老大的话有蹊跷:

    “不,我跟这个村没关系,那证明不是我的。”

    熊老大冷笑一声:“没关系?关系可大了!不过,你要是想跟村子撇清关系,我可以成全你。只要,你答应把羊皮交给我就行。”

    “我说过了,我没有羊皮,也不知道羊皮是怎么回事。要不你就痛快点,把这羊皮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

    熊老大道:

    “曾经,有十个孩子在村子酒店顶楼的那间教堂出生,然后在村子里生活了六年,这些孩子六岁以后便被全部送出了村子。

    你和我,就是这十个孩子里的其中两个,而且你和我是这十个特别的孩子中更特别的两个。”

    “特别?”

    “没错。我们这十个孩子都是实验体,而对这十个孩子进行实验的人,最终要在这些孩子里挑出两个可以胜任的孩子。

    于是最终,他们挑中了我和你。但是后来,做实验的人又决定从我和你之中挑出一个最终的胜任者。

    你猜,他们最后挑的是你,还是我?”

    孙日峰并没有猜,而是静静的等待熊老大自己公布答案。

    “哈哈好吧。

    他们挑中的是我,不过这得从那十个孩子还未被送出村前说起。本来,十个孩子是不用出村的,而这是一项绝密试验,作为试验体,十个孩子也不宜暴露村外。

    可惜实验在当时出了纰漏,也因为一些意外情况而导致整个村子处于崩溃的边缘。于是,十个小孩才在六岁时被送出了村,然后被分散在了各地。

    在被送走的紧要关头,做实验的人在压力中决定让我成为那个最终的胜任者,他们要在我被送出村以前在我身上做最后一次试验。

    当时他们拿实验器具去了,然后给了我之前提到的那个特种兵先生两张动物的皮毛,好让特种兵先生把我们俩伪装成动物带出山去,全当我们俩是他打死的猎物。

    这两张动物的毛皮,一张是我现在身上披的熊皮,另一张是羊皮。

    实验者交待特种兵先生让给我披上熊皮,这样他们就能知道最后的试验得往披熊皮的小孩身上做。

    可谁知道呢,特种兵先生居然把熊皮和羊皮给披反了,他把羊皮披在了我身上,把熊皮给了你。

    披好后,我们就像两头被麻醉了沉睡了的动物,而那些试验者居然没有扒开动物皮好好确认一下我们的身份,就对着熊皮扎了几针,然后宽心的让特种兵把我们匆匆的送出了大山。

    那块羊皮,到现在我都还把他放在家里,因为我知道20年后我们会再聚首,我可以用羊皮,把我的熊皮换回来。

    你好好想一想,你家里到底有没有熊皮。”

    到底是什么皮?

    孙日峰本很认真的听着,可听着听着居然听懵了。

    熊老大不是要羊皮吗,结果讲了半天,孙日峰听见羊皮居然是在他手里,而自己拿到的其实是熊皮。

    怎么回事,难不成是熊老大把羊皮和熊皮说反了?有可能,而且熊老大也披着熊皮。

    “你说反了吧。”

    “没反,我身上的这熊皮是我长大后亲自猎杀的战利品,并不是当年的那张小熊皮。你好好想一想,从小到大,你都没有见过一头棕色的小熊皮吗?”

    不用想,如果说羊皮,孙日峰还真没有,但说棕色的小熊皮的话,从小,孙日峰的妈妈便用它做了一头小熊模型陪伴孙日峰长大。

    看来,熊老大可不是在这瞎吹牛。

    “既然如此,羊皮本来就在你手里,你何故又问我要羊皮呢?”

    熊老大神秘说:

    “因为,披着羊皮的才是那个孩子。”

    孙日峰心里一个激灵,因为这句话好熟啊,好像在哪听过?哦,他想起来了,就是今天白天在地下监狱的时候,最尾端的牢房里关着的满手长毛的那个人说的。

    “好吧我想你现在一定蒙头蒙脑的,毕竟真相太复杂,我也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

    其实我要的羊皮,并不是指披在身上的那件羊皮,而是羊皮本身的意义。”

    “羊皮本身的意义?”

    孙日峰还是没有听明白,他拥有的线索太少了,根本不能利用它们拓宽思路,去理解熊老大的话。

    “我不懂,还有,我压根就没有在村里面生活过的记忆。”

    熊老大道:

    “六岁以前的记忆,大多数人都会不记得的,而且我们都被动过手脚,所以不可能记得。你现在好好想一想,如果你不相信六岁以前你是在村里度过的,那你脑海里有在其他地方度过的六岁前的记忆吗。”

    孙日峰还真的瞬间回忆了一下,而答案是——没有。当然,他不是现在特地回忆后才确定没有的,他以前是琢磨过这个问题的——为什么他会没有六岁以前的记忆。

    “可……我问过我妈,我妈说得很清楚,我六岁以前是在我们家附近的一个幼儿园就读的,她压根没有提过村子的事。”

    “那当然,因为你的老妈本来就是个假货,她只是一个养母而已。”

    提到孙日峰的妈妈,熊老大的语气很是蔑视,这点让孙日峰心头很不爽。

    “养母?开什么玩笑,她可是含辛茹苦把我养大的,我不可能相信你的一面之词。”

    “随你信不信吧,我还要再告诉你一个爆炸性的事实,其实你的生母就在眼前,她的名字叫……

    罗茜。”

    “哈?”

    孙日峰几近冷笑,他觉得这就是个笑话。

    结果,熊老大也冷笑:

    “听你的笑声,我知道你不信,但你去过地下监狱了,也得到了‘披着羊皮的才是那孩子’的答案,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个答案指的是什么吗。

    告诉你吧,罗茜是来这村里找儿子的,她的儿子是当年被作为试验体的那10个小孩的其中一个,她最终得知她的儿子是当年被试验者要求披上羊皮的小孩。

    那个小孩不就是你吗。”

    孙日峰逼着自己冷静、专注,以便重新梳理熊老大的话。他心想如果熊老大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自己就很有可能真是罗茜的儿子了?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