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救命稻草
    那是金属的光泽,可孙日峰没来得及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四周忽然就刮起了大风。

    这可不是意识混沌时的那种抽象的龙卷风,而是货真价实的、让人感觉凉飕飕的大风。风中夹杂着一些声音,就是那种孙日峰昏迷前听到的踏踏踏的响声。

    这风吹得孙日峰睁不开眼睛,身体也被吹斜向了一边。不只是他失去了平衡,他感觉有几个人正靠着他,大概也被风吹倒了。

    忽然!一个通体发黑的庞然大物在离孙日峰不远的地方升腾了起来。

    风就是从这个庞然大物的身体上吹出来的,此风撼动了树林的每一片叶子,惹得山里的蛤蟆“大合唱”。

    孙日峰明白了,原来前两次山林里的异响都是这个东西造成的,那这个黑色会飞的庞然大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待庞然大物飞到高处时,风和响动就慢慢减小了。此时孙世峰抬头望,望见了一架开着巡航灯正在缓缓升空的直升机。

    原来是这个高科技玩意造成的异响,真没想到城市里经常见到的东西,到这却成了最让人恐惧不安的东西。

    直升机突突突的升到了比山间任何一棵松树都高的高度,有人便坐在直升机上开始用探照灯向下探射了。

    这个人在找孙日峰,而探照灯最终找到了孙日峰,并在他身上打了几圈。

    孙日峰左闪右闪,他被莫名其妙的欺负怕了,生怕直升机上有人拿机枪朝他扫射,或者干脆扔一枚炸弹下来。不过只是虚惊一场,直升机最后飞走了。

    “好了好了小峰,他们只是来探一探情况,已经走了。”

    孙日峰还有些后怕,而且懵。他猛的朝跟他说话的人的那个方向转头,然后一张能令他振作的脸出现了。

    “风哥!”

    食人鱼笑着点头:“是我是我。”

    高兴间,孙日峰发现自己的身边还围着一些人,他扭着脖子一一打量,发现都是些熟人。

    有食人鱼、宁胖子、戚云、谢克志、罗茜、赛琳娜和曾洛洛,还有国际刑警——肯。

    肯怎么会在这里?不过这下孙日峰总算安心了,而且看见谢克志没死,差点没激动的哇呀一声哭了出来。

    谢克志凑近他问:

    “老谢,你做什么梦呢,梦里老叫我的名字。”

    孙日峰摇头苦笑:

    “你不知道?你们不是在梦里喊我了吗。”

    曾洛洛道:

    “是我让他们呼喊你的,但他们不知道你的意识经历了些什么,而且你不是在做梦,那是一种巫蛊之术。如果你当时没有及时跳窗的话,你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原来是这样,好险。

    孙日峰惊得满头虚汗,他擦了把汗,随即发现曾洛洛的造型特别有特色。

    原来他刚才看到的那团银闪闪的东西,是曾洛洛穿的衣服。曾洛洛怎么这样穿啊,穿得就跟个银衣圣斗士一样,头上还戴着个看着好看但一定重得要死的银帽子。

    再仔细瞧,曾洛洛肚子上的银衣不是白天戚云红肿着眼睛抱着去水上走廊开会的碎片么。据说,那是孟婆婆的遗物。

    孙日峰好奇的问了一句:“你干嘛啊。”

    曾洛洛有些难为情道:

    “你别笑我,这是孟婆婆祖传的衣服,是某个地区苗族的盛装,我穿起来四不像。

    但是,这银衣是有驱邪挡煞的作用的。”

    孙日峰点点头:“你已经继承孟婆婆的衣钵了?”

    宁胖子插话抢答:

    “哎哟,我这也是第一次见呐,这小姑娘可厉害,穿着这衣服叮叮当当的跟一个白发老头子斗法似的斗了半天,又是咒语又是召唤的。”

    曾洛洛更加不好意思了:

    “哪有那么夸张嘛导演,不是斗法,就是念念孟婆婆传授的咒语罢了,这些咒语蛤蟆听了有反应,所以才像我召唤了它们一样。”

    孙日峰看看曾洛洛,又看看宁胖子。看着宁胖子他忽然气不打一处来:

    “啊!我想起来了,宁导你真狠心,愣是让风哥撇下我快走!”

    宁胖子瞪着眼睛:“嗯?什么时候的事?”

    “就我被那些干尸脸捉住的时候!”

    “干尸脸?”

    说完宁胖子捂着嘴扑哧大笑:“哈哈哈,原来你看到的是干尸啊。”

    孙日峰奇怪:“不是么,你们也看到了吧。”

    食人鱼解释:

    “小峰,我们一进林子就产生了幻觉,而让我们产生幻觉的就是散发着福尔马林味道的液体。那些液体是由一些蛤蟆的毒腺分泌出来的,中了幻术后,我们在围墙缺口处看到了不一样的幻觉。

    你说你看到的是干尸,而我看到的是我老婆。”

    宁胖子深怕自己没有发言权,遂赶紧道:“我看见的是一群泳装美女!”

    食人鱼逗他:“我看是一群**美女吧。”

    随即大家都笑了。

    食人鱼道:“其实,我们看到的幻象的本体是刚才坐直升机飞走了的那群人,除了小峰你。

    小峰,也许你看到的东西最可怕,所以你立刻转身逃走了,脱队后就被给你下蛊的人下了蛊。”

    宁胖子这下洗清嫌疑了:

    “没错,所以我根本就没对你冷血,那些都是你的幻想而已,胖爷我那个时候肯定在忙着追逐美女呢。”

    食人鱼道:“多亏曾洛洛了,要不我们可能全都被玩死在幻觉里了。

    我们只是中幻觉,小峰你中了蛊。曾洛洛用药草把我们救醒后我们第一时间就去找你了,然后发现你躺在草丛里一动不动,身上爬满了蛤蟆。”

    曾洛洛插嘴了:

    “说起来,你不仅不能怪宁导演,还得谢谢他呢。”

    孙日峰看看一脸坏笑的宁胖子然后问:

    “为什么?”

    曾洛洛答:

    “因为对方的道行很深,我差点就连自己也跟着中蛊了。但是,宁导演手里居然有一句孟婆婆没有教给我的咒语!他教给我,我一念,对方的蛊术立刻就被破解了。”

    宁胖子配合着曾洛洛的节奏,得意洋洋的指着孙日峰腰间的“灵位”坏笑。孙日峰明白了,原来咒语说的是灵位上的这句咒语,没想到这灵位真还救了自己一命。

    这块牌子是谢克志强烈推荐让带上的,结果成了救命稻草,这其中的猫腻,孙日峰总会向谢克志问清楚。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