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新的身份
    休整了一下后,孙日峰把中蛊之后发生的一切悄悄告诉了食人鱼,食人鱼也证实了熊老大的话是真的。

    孙日峰告诉食人鱼他怀疑熊老大是狼牙,这句话同样得到了食人鱼的赞同。

    孙日峰叹了气。

    谜底还得慢慢去解,孙日峰的心已经受到了新一轮的涤荡。

    “风哥,坐直升机飞走的那些人是装神弄鬼的那些人吗。”

    “不是的,给你下蛊的人已经逃离树林了。以前孟婆婆在,因为道行高深,那些人无法踏足这片领地。但是孟婆婆一死,曾洛洛道行不够,他们便闯了进来。

    他们的目的是你。”

    “我?”

    “嗯,一山不容二虎,这个村也不需要两个被选中的小孩。”

    “你的意思是说,狼牙跟他们是一伙的,他们想要我的……我肚子上的这个东西和我的命?”

    食人鱼摇头:“狼牙未必是跟他们一伙的,我也不是太清楚他们的目的和身份,因为你还没有进村之前,他们就一直在骚扰这片土地了。

    不过因为孟婆婆在,只要孟婆婆的蛤蟆所到之处,他们的蛊术便无法施展。”

    孙日峰终于体会到孟婆婆的重要性了,现在是曾洛洛在进行孟婆婆的工作,看她穿银衣羞涩不已的样子,孙日峰觉得年纪轻轻的真是难为她了。

    “那,那些坐直升飞机的人是谁?”

    食人鱼五味杂陈说:“一群看热闹的人,像幽灵一样无处不在,却又像空气一样派不上用场,无视他们吧。”

    孙日峰还有一件事耿耿于怀:

    “风哥,熊老大说罗茜是我妈!”

    食人鱼神色怪异的看了看孙日峰,接着哈哈大笑:

    “哈哈哈,这狸猫换太子的戏码骗了多少人呀,哈哈哈!

    放心吧,你妈还是你妈,罗茜不是你妈,这件事我也给罗茜说过了。她确实曾错把你当成她的儿子,就因为你曾差点披了羊皮。”

    孙日峰好像渐渐梳理出来了一些东西:

    “风哥,在监狱里那会,宁导让我对罗茜隐瞒了一些情报,既然披羊皮的是她的儿子,你们为什么不让我把那句‘披羊皮的才是那个孩子’告诉她呢,这样就不会引起误会了。”

    食人鱼笑笑:

    “这样才会引起误会呢。

    把你和狼牙披的皮对换这件事我告诉过罗茜,所以她总认为被选中要披羊皮的孩子是她的儿子。

    实际上,监狱里那人说的披羊皮的孩子,不是一开始被选中要披羊皮的孩子,而是最终披着羊皮走的孩子。

    我就是怕罗茜误会,所以让胖子劝你不要对罗茜说。”

    孙日峰一脸惊讶:

    “原来是风哥你让宁导这么做的!”

    食人鱼点头:

    “嗯,所以我才没有下监狱去,因为我知道监狱里那人要说什么。

    不过,我跟胖子说二十多年前的往事的时候,谈话被我已经醒来的老婆偷听了。她没听得太清楚,只敏感的听到了罗茜的名字,而我提及了好几次罗茜,她就生气了。”

    原来是这样,那在浴室里孙日峰看见的一切就都说得通了。孙日峰非常想弄清楚一些事:

    “诶风哥,当时监狱里,宁导骗那人说子宫和胎盘是罗琳的,而那人要得也是罗琳的子宫和胎盘,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嘛,一些误会而已,开洞前你会知道的。”

    孙日峰可不想等到开洞,想现在就知道答案,可食人鱼不说也没办法。他心有不甘又问:

    “这么说狼牙是罗茜的儿子?”

    食人鱼只是做了嘘的动作:

    “这件事对罗茜要保密好么。”

    孙日峰答应了,但他明白食人鱼并没有明确承认狼牙就是罗茜的儿子。孙日峰不好妄加猜测或妄下定论,毕竟就今天白天集合时发生的事来看,狼牙是罗琳的纨绔儿子。

    食人鱼做了个总结:

    “小峰,你能正视你的身份并选择继续留在村里我很开心,剩下的谜团,跟着我一起去找答案吧。”

    孙日峰有些激动,当然也有不安。不过食人鱼摁在他肩头上的手掌很有力度和温度,这力度和温度成了支撑他探究下去的力量。

    孙日峰傻笑:“那当然。”

    食人鱼又拍了拍他:“好小子。”

    孙日峰道:“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出发?”

    “不急,曾洛洛说这林子里到处是对方蛤蟆的毒液,得等到四点以后,毒液和霜露凝结了再行动。在那之前,我们的活动范围就只限于这个通风的小悬崖一带。

    回去跟他们汇合吧。”

    “嗯。”

    说是汇合,其实两组人马相隔还不到几十米远。归队后,面对大伙的打量,孙日峰忽然有了一种宛若新生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好像不再是原来的自己了,想法也变得积极了许多,愣把自己当成了本次行动的主人公,甚至觉得大家的行动都是为了他。

    哈哈,其实这是他的臆想而已啦,这足以说明他很兴奋。

    罗茜盘腿坐在地上一直盯着孙日峰的一举一动,若是平时,孙日峰倒也觉得这没什么。可一想到罗茜曾错把自己当成了儿子,就有些异样的尴尬了。起码,孙日峰觉得从现在起,一定会很长时间在罗茜面前表现得不自然。

    罗茜愁思茫茫,居然对着孙日峰失落的叹气:

    “原来你不是我儿子。”

    孙日峰表面呵呵一笑好似遗憾,心里却吐槽幸好不是啊,不然就变成狗血剧情了。

    不过狼牙到底是不是罗茜的儿子呢,即使答案是“是”,这同样会变成恶俗的狗血剧情,但看着罗茜思子心切长出的两鬓白发,孙日峰还真希望罗茜赶紧找到儿子。

    “嗯?什么儿子呀姐姐。”

    赛琳娜突然好奇的问,不过罗茜没有理会她。

    孙日峰随后朝着谢克志把头一歪,示意谢克志跟他走一趟,而后两人一起走到了之前食人鱼和孙日峰谈话的地方。

    今晚月色还不错,月光清晰地打在小悬崖处,照亮了他们两人的面容。

    谢克志抬头看月亮,孙日峰却一直在看他。于是谢克志纠结的转过了头:

    “老孙,你是不是爱上我了?”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