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笔记的内容
    孙日峰傻不拉叽笑了起来,笑容略显疲惫:

    “我爱上你了?滑天下之大稽!不过,我真挺想抱抱你的。”

    谢克志立刻用双手护住胸口:“干嘛!我不好这口!”

    结果,孙日峰只是把手搭在了谢克志肩头,就像食人鱼常常会对孙日峰这么做一样。

    “好啦,开玩笑的。老谢,你还活着真好。”

    谢克志不明白孙日峰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肉麻,因为孙日峰在中蛊之后的经历除了曾洛洛外,别人并不知道。

    “老谢,我想了一下,关于你体内的蛤蟆毒。”

    “我的毒?

    我的毒怎么了,老孙,你今晚相当奇怪啊,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殷勤,而且我活得好好的呀。”

    谢克志确实还生龙活虎的活着,但他在孙日峰的意识世界惨死的样子,已经成为了孙日峰一辈子的梦魇。如果不帮助谢克志找到能够清除他体内蛤蟆毒素的人,那令人心酸又恐怖的场景迟早会成为现实。

    不能那样,孙日峰不允许那样的事情真正发生。

    “我这是关心你呢老谢,你别以为我在开玩笑,也别把我的好心当做驴肝肺。我想帮助你,跟你一起去寻找那个能化解你身上毒素的人。”

    谢克志玩味一笑:

    “受宠若惊啊!”

    孙日峰极其严肃说:“我说的是真的!”

    “那也不用,我已经找到这个人了。”

    孙日峰一愣:“什么,找到了?谁啊!”

    “戚云啊。”

    “戚、戚云?!”

    谢克志认为透露一些实话的时候到了,便向孙日峰袒露一些真相:

    “是她。

    老孙我撒谎了,其实昨晚在酒店,是我拜托戚云吻我的,不是她主动的。”

    孙日峰一愣:“啊?你这么主动?”

    “戚云是怎么给人解毒的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你和戚云在她家发生了什么,戚云全都告诉我了。”

    孙日峰眨眨眼,回想出戚云是说过这话,戚云当时还想吻孙日峰来着,目的是吸走他体内的隆包。孙日峰露出三分之一的舌头顶在上唇部,表示他现在很疑惑,并且摸了摸自己的隆包。

    这东西,熊老大想要,戚云也想要。熊老大和戚云之间有什么联系吗,还是他们都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

    “但是老谢,你怎么知道戚云就是帮你解毒的那个人,你昨晚上是怎么跟她说的?”

    谢克志无故叹了口气,然后在自己身上东摸摸西摸摸:

    “给你。”

    孙日峰心想是什么东西,结果接过来一看,居然是谢克志的笔记本!

    孙日峰瞪大眼睛:“怎么,你的小说给我看了?”

    谢克志道:“看吧看吧,看了你就全明白了。”

    孙日峰有些迟疑,他还是不相信谢克志竟就这样主动把笔记本拿给他看了,这感觉就像拿了假货一样。

    “看着我干嘛啊,不看拉倒。”

    说罢谢克志伸手就准备收回笔记本。孙日峰护住笔记本转身:

    “看!”

    然后孙日峰坐在岩壁上翻开了笔记,谢克志也坐了下来。孙日峰以为里面的故事会很冗长,可没想到居然才寥寥几语。

    合上笔记,孙日峰道:

    “哦,原来这个笔记本是救过你的那个神秘人给你的,他在这上面写清楚了村子的方位,并让你在这个时间来到村子。”

    谢克志点头:“没错,而且上面也清楚的写道,这本笔记就是证明。

    其实我一直不懂这证明是什么意思、这证明要证明什么。不过昨晚,村子里忽然集合开会检查证明,那时我才恍然大悟。

    于是,我昨晚就跟个无头苍蝇似的,见人就想把笔记本给他们看。如果能给我解蛤蟆毒的人就在这村里的话,一看笔记本他就能明白。

    不过,自己的证明是不能随便给别人看的,幸好啊,没有人愿意看我的笔记本。”

    孙日峰问:“那这笔记本上也没写谁是能够救你的人,你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戚云呢。”

    谢克志答:“朱翡翠告诉我的。”

    “朱翡翠?”

    “嗯,昨晚我的笔记本只给她一个人看过了,当时我心里还在害怕她会不会把我一脚踢出局呢,可没想到她居然悄悄对我说了戚云两个字。

    戚云是谁我并不知道,不过七爷昨晚不是让戚云上去倒茶水了么,我坐在第一排容易观察,就把戚云的样子牢牢的记在了脑海里。

    然后就是酒店里发生的事了。我在天台见到戚云后赶紧把笔记本给她看了。她翻看了笔记本上的字迹和那枚鲜红的印章图样后,立刻知道了我的身份和遭遇。

    她亲口告诉我说他可以帮我解毒,我就拜托她帮忙了。接着,她就吻了我……”

    孙日峰切了一声:

    “切,你说的主动原来是这样子的,我还以为你主动要戚云吻你呢。”

    谢克志道:“老孙,我怎么听你的语气有点幸灾乐祸呀。”

    孙日峰心里其实是有些窃喜,因为不是戚云一见谢克志就吻了上去,也不是传闻里的水性杨花。

    不过孙日峰得掩饰自己的窃喜:

    “我哪有。对了我问你,你笔记本上的那枚红色的大印,是不是跟昨晚我们在酒店二楼餐厅的地板上看到的那些线条是一样的。”

    谢克志答:“我记忆力哪有这么好,不过应该是一样的吧,看着挺像的。而且戚云也是看到了那枚大印的图案才相信我的,酒店二楼地板上的线条也是她画的,应该是一样的吧。”

    孙日峰问:“那些线条是什么意思呢,白天我在火场的围墙上也看到那些线条了。”

    谢克志摇头:“这个我是真不知道。”

    “哦……那你的毒已经都解了吗?”

    谢克志摇疑包:

    “没那么快,要慢慢来。”

    孙日峰的眼神忽然黯淡了下去:

    “这样啊……慢慢来……

    慢慢来挺好的,挺好的。”

    他的这些话明显是心不在焉而且完全没有什么内容,谢克志审视的看着他:

    “老孙,你在想什么呢,你是不是听见慢慢来所以在吃醋啊。”

    孙日峰好像被说中了,于是紧张了起来:

    “胡说,我吃什么醋!”

    “你那么激动干嘛,你是不是吃醋,觉得慢慢来就意味着戚云还得吻我很多很多次啊。”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