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不问
    戚云话还没说完,孙日峰已经忍不住吐槽了:

    “狼牙腼腆?纯情?!呵呵……”

    但戚云并不是在开玩笑,她无奈道:

    “日久见人心,相处久了,你会明白的。”

    相处?还要长期相处?孙日峰光是想一想就浑身一凉。就狼牙目前表现出来的德行而言,就算孙日峰主动妥协,狼牙肯定是不会打半点要好好相处的算盘的。而且说不定狼牙会趁机更加大肆的往孙日峰头上爬!

    所以孙日峰觉得还是各行其道的好。

    孙日峰敷衍着点头:“呵呵,可能吧……”

    见孙日峰不信,戚云只好苦苦一笑,便接着之前没说完的话茬继续说了下去:

    “相遇之后,时隔十多年再次见到了当年的伙伴,狼牙和小蝶内心充满了感慨。狼牙没想到当年的假小子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冰清玉洁的记者,名字也给改成了曾小蝶,便从此对小蝶产生了情愫。

    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阔少爷先是由欺负逐渐变成爱上灰姑娘那样,狼牙爱上了小蝶。但是他的爱并不坦诚,他一边假装不在意,一边又霸道的宣布小蝶是他的专属。所以我才说狼牙实际是个表里不一,外表纨绔内心纯情的人。”

    这么一说,孙日峰倒也想起了白天狼牙的一些别扭表现。好吧,或许孙日峰把狼牙的缺点扩大了,从而不想接受他是个“好人”这一事实吧。

    孙日峰更加纠结了:

    “你们都还记得小时候的事,可我一点记忆都没有了。为什么呢,我的记忆力明明很好的。”

    戚云道:“没关系的,我们的任务就是让你一点点的想起小时候。”

    也对,戚云让孙日峰“问”,谁知孙日峰居然先问了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不过他的疑问解开了,他终于可以直视曾洛洛了。

    那就继续问!

    孙日峰赶紧调整了一下状态,正襟危坐问:

    “我听说我们十个孩子是实验体,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为什么会在村子里出生呢?”

    戚云摇头道:“不可以了阿峰,我只让你问一次,你已经把机会用掉了。”

    孙日峰吃惊的望着戚云:

    “……啊?你只让我问,没说只能问一个问题啊!”

    戚云笑得让孙日峰心里直发冷说:

    “不用特地说明,这就是规矩。”

    “规矩?!”

    孙日峰又被戚云彻底莫名其妙的打败了一次,套路啊!不过,戚云很快便穿帮的换了副笑容:

    “哈哈哈,骗你的啦。不过你不要继续问我关于十个孩子的事情了,你跟着食人鱼大叔继续探秘下去,肯定会发现一切答案的。”

    孙日峰突然不知该作何表情好,不过他觉得戚云的表情很迷人,是一种充满了神秘感让人忍不住琢磨的迷人。最终,就为这迷人的笑容,孙日峰跟着傻笑了一下。

    这时戚云嘟囔,也像是在故意感叹:

    “嗯……明明阿峰小时候最爱站出来保护我和小蝶了。”

    “嗯?我吗?”

    “是啊,你总是在狼牙欺负我们的时候站出来保护我们,所以你和狼牙总是不和。我想狼牙在村里这么欺负你,一定是想报小时候的仇吧。”

    孙日峰感觉有些奇妙的点点头:“他这么无聊吗,童言无忌的仇也记。”

    戚云意味深长:

    “他……虽然霸道,但是他在用霸权主义保护着我们。直到现在,他依旧把保护我们当做任务……

    狼牙他想让你离开村子,然后由他一个人来保护我们。所以中蛊的时候都在梦里听见了吧,他要羊皮本身的意义,也就是说他要成为那个一开始就被选中要披羊皮的孩子。

    阿峰,其实当年真正被选中的孩子是你……”

    听到这,孙日峰也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或者说不想输给狼牙?于是忽然大声看着戚云发誓:

    “我会的,我会保护你的!”

    说完,孙日峰又觉得自己有些矫情,脸上写满了尴尬。不过话已经说出口了,那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看得出来,戚云的眼神在那一瞬间变得神采奕奕,那是一种感动,也是一种理所当然。不过它并没有持续太久,让那眼神一闪而过的是肯。

    孙日峰没想到谈了半天的话,肯一直跟个透明人一样,可刚才,就在孙日峰宣誓的时候,肯忽然肘了一下戚云。

    肯的动作不大,但孙日峰看见了,而且这一肘,戚云“醒”了。肯明显在阻止戚云的感动,也让戚云瞬间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这感觉,就像开水马上就要冒泡了,可底下的煤炭突然被人抽走一样,水不会开了,只会越来越凉。

    戚云埋下头,眼里黯淡无光说:

    “不只是我,还有小蝶,还有其他人……很多很多人。”

    戚云这句话一听就另有玄机,可孙日峰顾不得琢磨,立刻头昏脑热的就答应了,因为他不想让戚云失望,更不想戚云继续赞叹狼牙。

    “我会的,我都会保护的!”

    可是怎么保护,究竟要保护哪些人,保护他们什么,孙日峰压根还糊里糊涂。

    戚云还是对这个不假思索的答案感到很开心,可她在进行自我压制,肯也又肘了她一下。

    最后,“开水”终于完全凉了。戚云冷冷的说:

    “我跟你们一起走,穿过铁路,我就离开。”

    孙日峰的热情同样被冷却了,这下他很尴尬,眼神根本不好意思看戚云,只能看着无边又昏暗的天边说:

    “离开?你要去哪?”

    戚云道:

    “在那,有人等着我。”

    “那?”

    孙日峰见戚云在指远山,便抬头看,这时他看见远处有一阵蓝色的幽光在闪烁。戚云指的就是那里,仔细一想,昨晚在酒店,戚云也密切观察过那里。

    那些幽光是什么?从远处看,简直像极了孙日峰和戚云身体里会发蓝光的“垃圾”,孙日峰隐约觉得它们之间似乎有某种联系。

    戚云要去那里,去那干嘛呢?孙日峰懒得开口问了,免得又被搪塞或整蛊。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