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举手
    曾洛洛坐在一旁静静地聆听着各种声音,她许久没有说话了,此时,她捂着胸口看样子有些难受的咳喘了几下。

    曾洛洛素爱帮助人,孙日峰就受过她好几次照顾,所以这一咳,孙日峰有些担心。他询问:

    “你还好吧,看起来很难受。”

    曾洛洛看起来不开心的点了点头,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戚云干脆坐到了她身旁道:

    “小蝶,毒是不是到心脏了?”

    孙日峰听闻后表情大吃一惊:

    “什么,毒?你中毒了?!”

    曾洛洛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孙日峰,表情尽量装作不打紧,却一直用手揉胸口。手上的袖子滑开后,孙日峰看到了曾洛洛手臂上那之前就有的黑色印记。

    孙日峰曾因为意外偷看到这些黑色的印记快延伸到曾洛洛的心脏部位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毒?

    曾洛洛道:

    “这个是孟婆婆给我下的蛊,她一旦有什么意外,蛊毒就会侵入我的心脏。”

    孙日峰担忧问:

    “这……蛊毒进入心脏以后会怎么样?”

    曾洛洛摇头:

    “不清楚。不过,这些毒虽在蠢蠢欲动,却还没有到达我的心脏。这说明,孟婆婆没有死。”

    听到这个答案,戚云显然很吃惊,不听也就那一瞬而已。

    “我在后山捡到了婆婆的银甲碎片,地上还有一些血肉模糊的东西,我以为婆婆死了,因为那时,那些人闯进了这片树林。”

    孙日峰明白戚云所说的那时候,就是下午他们俩在后山挖东西时听见异响那时。

    孙日峰想弄明白的是,所谓“那些人”是指的谁呢,是给孙日峰下蛊的人?他们是村里人,还是还未在孙日峰面前登场过的人呢。

    戚云突然喜笑颜开:

    “太好了小蝶,如果孟婆婆真的没有死,你就有救了!我帮你找到她!”

    曾洛洛十分腼腆一笑,与戚云相视、点头。然后她道:

    “时间差不多了,现在是树林毒气最少的时候,你们赶紧动身吧。”

    听这意思,曾洛洛可能不会跟孙日峰他们一起离开。食人鱼看看手表,现在正好是凌晨四点,是到了之前说好出发的时间。

    食人鱼的表情是凝重的,也是严肃的。他怒视在场所有人,就像人群之中夹杂了妖怪一样。

    “这就要出发了,我现在要肃清队伍。你们谁要跟着去的,就举手。”

    孙日峰立刻把脸转向谢克志小声问:

    “老谢,你考虑好了没,去不去?”

    谢克志点头:“去啊。”

    孙日峰又问:“那我问你,之前在沈伯房子里我给你看的那张地图照片,你有没有给别人看过?

    你要老实回答我!”

    谢克志斩钉截铁答:

    “那张图?没有啊,没给别人看啊。”

    其实仅凭谢克志这一面之词,孙日峰还是不能断定他到底说谎没有,不过能增加一些底气。

    “好,那就举手!”孙日峰道。

    结果,在座的人之中除了戚云和曾洛洛外都举了手。肯本来也举了手,不过看到戚云没有动静,他立刻把手放了下去。孙日峰猜想他不会中文,很可能压根就不知道大家为何举手,只是看见大多数人举了,也就跟着举了。

    谢克志看了戚云一眼,戚云微笑以待。

    谢克志结巴问:“你…你不去吗。”

    戚云转而看向了食人鱼道:

    “钱风叔叔,我和肯跟你们一段距离,到了某个地方就分手行么。”

    看来食人鱼对戚云是完全信任的,也是特别照顾的。

    “可以,完全没问题。”

    这下换孙日峰询问了,他虽然不知道戚云这是要去哪,可曾洛洛可是连去都不去。今晚村子里可没人,她要不跟着集体行动,就得一个人待在荒村里了。

    “曾洛洛你不去吗?”

    曾洛洛轻轻一笑摇头道:

    “我不跟你们去了,我要去找一个人。”

    找人?孙日峰心想会是去找孟婆婆吗。

    这时一只蛤蟆呱呱呱的跳了过来,像是在对曾洛洛说话,而这蛤蟆的语言,看来也只有曾洛洛才听得懂。

    最近蛤蟆叫,孙日峰是听得太多了。而每次在不对应的季节听到这些怪异的叫声,都会让孙日峰膈应好一会。他确定了,昨晚在酒店大堂突然莫名其妙熄灯那会,他听到的“哇哇”声的确是蛤蟆叫。

    他突然领悟了些什么,但不敢肯定,他需要得到一些证实。他问曾洛洛:

    “对了,我以前就对巫蛊之术挺感兴趣的,蛊术好像分好几种吧,据说有中了毒蛊死亡的,也有被蛊惑人心的。

    蛊惑人心的蛊术,是不是中了以后,身体就不听使唤了?”

    曾洛洛简短答道:

    “有,孟婆婆就有蛊惑人心的能力,可以控制任何中了蛊的人的思想和行动。”

    孙日峰嬉皮笑脸的摸着下巴,装出就只是一副好奇的样子。

    “哦,不知道你学会没有呢。”

    曾洛洛浅浅一笑,之后开口说话,但话题跟孙日峰的问题没有半毛钱关系:

    “蛤蟆说赶紧走,现在是行动的最好时机。”

    食人鱼道:

    “那好,刚才举了手的可以跟着我一起上路,之后我会把队伍必须遵守的规章制度通报一遍,谁要是犯规,我就真送他上路。”

    说罢,食人鱼拍了拍腰上的枪,动作很明显,也就是说谁要是被发现是内奸,就会被他一枪崩掉。

    接着,食人鱼把在林子外对之前团队宣讲过的规章制度又重新公布了一遍,每个人都听得很认真,大概每个人都怕犯规吧。

    后来曾洛洛送给食人鱼一瓶暗红色的液体,让大家每人都喝一口。孙日峰眼尖,一下就认出来那是什么了。

    “那是地婴的血?”

    “没错,地婴是这片大地的精灵,是一种奇特的会吸食其他植物精气的菌类。吃了它的汁液,有助于解毒和提神醒脑,你们每人来一口吧。”

    原来地婴是这种东西,说白了也就是一种类似“太岁”的东西呗。

    食人鱼望着地婴“血”,表情很是复杂,他一定认为地婴不是这么简单的东西。不过,他带头第一个喝了地婴的“血”。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