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袋子的下落
    接下来轮到孙日峰喝了,他独眼朝瓶子里望了望,脸上满是嫌弃的表情。虽然曾洛洛刚才解释过地婴只是一种菌类,可孙日峰见识过地婴长啥样,便再也不能把它当做菌类看待了。

    不过闻一闻,发现地婴“血”散发出的是一阵植物的味道后,孙日峰这才给自己狠狠的灌了一口。

    接下来该谢克志喝了,这时曾洛洛立即叫停:

    “他就不用了,这东西不宜多喝。”

    谢克志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左看看右瞅瞅:

    “可是我没有喝啊!”

    孙日峰一脸贼笑的抢回瓶子,再把瓶子递给了坐他旁边的戚云,然后道:

    “就不给你喝,嘿嘿。”

    谢克志用中指对着孙日峰猛推眼镜质问:“为什么!”

    孙日峰还想继续跟他开玩笑,不过也许是见时间紧迫吧,曾洛洛直接回答了谢克志:

    “你在昏迷的时候,我们给你找过这个药,你已经吃了一次了,没必要再吃。”

    谢克志听后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孙日峰不停笑话他,接着头一扭,忽然见食人鱼还是那么一脸嫌弃的瞅着谢克志,谢克志却毫无自觉,真是令人汗颜。

    孙日峰假装哼哼唧唧的清嗓子,实际上是在警告谢克志:

    “老谢,你千万不要再那样推眼镜了,特别是对着食人鱼。”

    谢克志敷衍回:“知道了知道了。”

    戚云没喝地婴的血,她说她体制特殊百毒不侵,紧接着便把瓶子越过曾洛洛递给了罗茜。罗茜接过瓶子后,一边摇晃其中的液体一边质疑,大概是觉得恶心,在想自己到底要不要喝。

    食人鱼劝说她到:

    “你的身体虚弱,最好多喝两口。”

    这下罗茜才安心的猛灌了两口。

    很明显,食人鱼对罗茜是照顾有加的,甚至打破了他厌恶弱者的作风。罗茜并不强悍呀,同时还是个少了某些器官的病怏怏的女人,可食人鱼从没有动过要把她赶出团队的念头,反而对她的加入是欣然接受的。

    食人鱼为什么会这么照顾罗茜?以至于他多年的老搭档宁胖子都在一旁嫉妒的老做些阴阳怪气的表情。孙日峰觉得这里面猫腻大了,包括张檗波在浴室里跟食人鱼吵架一事。

    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喝了地婴血,瓶子到肯手里后就只剩一小口,然后被他一饮而尽。

    食人鱼一声令下:

    “那好,检查一下你们所有的工具,包括手电筒手枪等等,检查好后就出发!”

    孙日峰赶紧把自己的腰摸了一圈,他很庆幸经过了一场恐怖的蛊术劫,他的枪、斧头,还有那块灵位居然都还在。

    斧头虽秀,可尖还是刮伤了一些孙瑞峰的手指。至于枪,孙日峰心想什么时候才是使用它的正确时机呢,反正千万不要用于送谢克志“上路”就行。

    食人鱼从容起身,背上他就像去行军作战用的包袱对大伙道:

    “出发!”

    大伙全都不敢耽误的站了起来,这场景,还真像极了去行军作战。食人鱼是指挥官,剩下的全是唯他马首是瞻的士兵。

    “小蝶,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千万要小心哦。”

    曾洛洛冲戚云笑笑说:

    “放心吧,有这些蛤蟆陪着我没事的,你也要小心。”

    戚云也微笑点头。曾洛洛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叮嘱孙日峰:

    “孙日峰,要好好保护戚云哦。”

    孙日峰只能尴尬的点点头,点头是肯定的,但他为何尴尬呢。原来“保护”二字让孙日峰想起了刚才在小悬崖上的对话,他抑制不住冲动和内心的情感信誓旦旦宣誓要保护戚云,可戚云不仅不领情,还当着他的面大肆表达了不愿与谢克志分手的意愿。

    热脸贴上冷屁股,这能不让孙日峰尴尬和郁闷么。

    之后,一队人马和曾洛洛就这样分道扬镳了,大队人马朝着围墙的缺口而去,曾洛洛则转身往森林的更深处走了去。

    曾洛洛大晚上的钻进那么密集的森林去干嘛呢,没人知道。这时山里又起了风,风吹得她身上纯银的小部件互相碰撞,发出叮叮当当清脆的响声。

    而后没走多久,曾洛洛在一棵巨大的松树跟前停了下来。这棵松树的主干上侧柏丛生,最低的枝桠曾洛洛只要稍微垫脚就能够着。

    她垫脚抬手,把最矮的枝桠上人为插上去的一个人字形的树枝取了下来,然后折断再放在手里捏了捏,最终将几乎被捏碎了的人字形树枝洒在了地上。

    紧接着,曾洛洛在地上随意捡了根趁手的较粗壮树枝,顺着人字形树枝洒下的地方开始挖掘。也就是说,曾洛洛在刨土,她应该想挖些什么,或挖个坑埋些什么。

    刨了半天,地上终于有了一个坑,曾洛洛擦擦满头被累出来的大汗,紧接着弯腰把坑里的东西给拔了出来。

    原来她独自一人鬼鬼祟祟的在这挖坑是为了刨东西,而不是埋东西。那她究竟将什么东西给刨出来了呢?

    只见曾洛洛手里捏了一个黑色的袋子,在取带子的过程中,她的头不停左顾右盼,显得非常警觉。然后在确定四下无人后,她才小心翼翼打开袋子确认里面的东西。

    确认无误后,曾洛洛感觉轻松了一些的吐了口气,然后把袋子揣进怀里、站起来,这就准备离开。但是,一个声音居然在这个时候叫住了她:

    “等等!”

    曾洛洛忽然慌张了起来,她隐藏好怀里的东西转身:

    “谁!”

    没想到啊,曾洛洛猛的转身,看见的居然是孙日峰的脸!这也太始料未及了,这下曾洛洛更加用力抱紧了她怀里的东西。

    孙日峰一脸失望的盯着她,把手伸了出去对她道:

    “我真没想到是你偷了我的袋子,我怀疑每一个人,却偏偏排除了你。”

    曾洛洛并没有否认怀里的东西就是孙日峰的袋子,她很吃惊,神色慌张极了,也内疚极了。

    “你……你不是跟着食人鱼走了吗!”

    “我找借口说想方便一下,就悄无声息的跟着你后面来了,他们现在正在围墙缺口那等着我。”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