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偷袋子的真凶出现了
    知道真相后的孙日峰简直痛心疾首,他又问一次: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偷我的袋子!”

    曾洛洛仍旧一点也不否认,而且她一定要将这个袋子占为己有,把袋子背到了身后。孙日峰希望听到她的难言之隐从而找借口原谅她,或者她能找一些怪力乱神的借口表明偷东西是有正当理由的。

    可是没有,曾洛洛不否认也不解释,反而把东西藏在身后问了孙日峰:

    “我问你,你是怎么发现是我偷了你的东西的?”

    孙日峰放下手,一脸难受的说:

    “本来,我认为这是一桩没有动机、没有作案时间的悬案,一开始我把它定位于怪力乱神,认为是神魔鬼怪制造了这起事件。不过现在看来,我的猜想并不算太偏门。

    在调查的过程中,我在我靠过的那张沙发靠椅上发现了一些粘液,又在酒店的配电室门上发现了同样的粘液,事发当时我还听见了蛤蟆叫,所以我断定那些粘液是蛤蟆留下的。

    不过,我并没有把蛤蟆跟你联系在一起,也不知道你们之间会有联系,我反而把蛤蟆跟猛婆婆联系在了一块。

    后来,有人告诉我说昨晚酒店停电那几秒,他听见自己头的一侧有东西飞过去。这很令人匪夷所思,但如果把飞过去的那个东西定义成我失窃的袋子的话,我就又得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

    我根据我坐的位置、告诉我头顶有东西飞过去的那人的位置及东西飞过去的方位推断出,我的袋子是飞向了你坐的地方。

    当然,这些只是我凭空的推测,而且最让人疑惑的一点就是,我的袋子为什么会低空飞行呢?

    我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很久,直到……你自己说漏了嘴。”

    “我说漏了嘴?”

    “没错,你说漏了嘴,就在刚才。

    你说蛊术有蛊惑人心的力量,现在看来,我在前天晚上应该就已经中过一次蛊了,虽说就那么两三秒的时间。在我中蛊之后,你给我下达了命令,让我自己把袋子扔给你了对吧。

    所以我的袋子才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失踪,因为根本没人碰过那个袋子,是我自己把它扔了出去,这就造就了一桩任何事人都没有机会犯案的悬案。”

    曾洛洛面露欣赏之色,看来孙日峰的推断**不离十了。

    “可你昨晚在东西不在的第一瞬间就已经站起来找了,你检查过我们每一个人。那你说说,我拿到东西以后是怎么快去把它处理掉的呢。”

    孙日峰只有继续推断:

    “有蛤蟆这么廉价又好用的劳动力,我想你大概是让蛤蟆把东西悄悄运走了吧。

    我再跟你说说昨晚停电是怎么回事。

    昨晚我在酒店的配电室发现了蛤蟆的粘液,说明有蛤蟆跳进去过。我想你一定也是利用蛤蟆来操纵灯的开关的对吧。”

    这下曾洛洛摇了头:

    “不对,开灯关灯属于主观意识明显的动作,蛤蟆听不懂这么复杂的指令。它们能帮我把袋子拖走,却不能帮我在特定的时间内关灯又开灯。

    其实昨晚灯闸会向下拉,是因为我在闸上做了手脚。

    你有没有发现闸阀很光滑?我在阀上栓了一根线,线的另一头绑了一个加了重量的网球,然后把球放在不会影响阀门的位置。

    之后,我让蛤蟆在我想要的时间进入配电室并踢动网球,网球便带动绳子拉下了闸。因为闸很光滑,我并没有打死结且留出了足够空间以便滑落的绳子就这样跟着球滑落了下去。

    之后球体上弹,又把开关给撞开了。”

    孙日峰一边听一边分析,心想原来是这样啊。昨晚他确实是听见了什么东西在楼道间咚咚咚跳跃的声音,第二次是“小鬼”,第一次想必就是网球滚出配电室在楼道间弹跳发出的声响吧。

    不过……还有蹊跷!

    孙日峰想不通问:

    “你连网球都可以控制?不然你怎么能断定网球回弹就一定会砸在开关上。”

    曾洛洛腼腆的笑了一下说:

    “这是个概率事件,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要将这件事设计成一个悬案,我只要灯熄灭,然后顺利拿到你的袋子就可以了。我也万万没想到网球竟然自己又把灯给打开了,于是一件悬案就出来了。”

    原来如此,真是无巧不成书啊,孙日峰和曾洛洛都因为这个巧合而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孙日峰得脸忽然僵了下来。

    孙日峰突然意识到自己在笑个屁啊!对方可是偷自己东西的真凶,因为她,自己很可能会被拿去分尸喂狗!至少,昨晚孙日峰是担惊受怕了一晚上的。

    可是曾洛洛曾几度帮助孙日峰,为人也低调内敛,这下孙日峰该怎么怪罪才好。其实,只要曾洛洛给他一个除了“好玩”之外的偷东西的理由,他就都能原谅她。

    于是孙日峰又问:“为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要偷我的袋子?”

    曾洛洛道:

    “你不该进村来的,昨天在村外遇见你,我已经提示过你让你不要进村了,可我真没想到你最终还是被罗茜他们带了进来。”

    孙日峰纳闷:“这跟偷不偷东西有什么关系,而且我要是不进村,你就没有办法拿到这个袋子了呀。”

    “我昨天出村其实就是为了这个袋子而去的,就算你不进村,我一样可以蛊惑你,让你把袋子乖乖交出来。可是,我没有成功,我并没有对你下手。”

    “为什么?”

    “因为孟婆婆比我先一步出村盯着我呢。你应该觉得孟婆婆对我的态度很差吧。”

    孙日峰想了想昨天白天的经历,回想起孟婆婆对曾洛洛的态度确实不好。孟婆婆对戚云很是疼爱,却对曾洛洛冷眼相待,甚至恶语相加。

    孙日峰有些心疼曾洛洛的点点头:

    “嗯。”

    曾洛洛道:

    “以前孟婆婆对我和小云是一视同仁的,她昨天之所以对我态度那么恶劣,是因为她已经看出来我想干什么了。她警告过我,也亲自出村盯梢,可我前晚在酒店还是不听招呼的把这件事给做了……”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