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归队
    孙日峰没想到曾洛洛竟然这么坦诚,然后她就像做错事了的小孩一样讲完话后咬住了嘴唇,不敢抬头看孙日峰,也无法正视自己的行为。由此,孙日峰依旧认定曾洛洛是善良的,偷东西一定是有难言之隐的。

    孙日峰又伸出了手苦口婆心说:

    “没事的,你不用自责成这样,你把你做这一切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的告诉我,把东西还给我,我们之间没事的。”

    不过曾洛洛依旧不给:

    “不行,我回不了头了,这东西我不能给你。”

    曾洛洛边说边往后退,尽管她脸上依旧内疚,但她向后延伸的手表明了东西是不会交给孙日峰的。

    孙日峰皱起了眉,犯起了难,他心想曾洛洛怎会如此冥顽不灵,她到底有什么苦衷?

    “你别再退了,危险!你还是把东西交给我吧,你跑不过我的。”

    曾洛洛忽然抬头望着孙日峰,孙日峰以为她是想通了要把东西扔过来,这还准备接应呢,却没想到原来是有人从后面拽住了她,从而让她一愣。

    曾洛洛赶紧回头,而就在电光火石间,出现在她身后那人已经把她手里的袋子强行夺走,还害她摔在了地上。

    那人拿了东西转身就跑,孙日峰快速踏出步伐去追,不料被几只曾洛洛召唤来的蛤蟆迎面扑倒。这些蛤蟆个个膘肥体圆,分泌出恶心的粘液在孙日峰身上各种刮蹭,让孙日峰应接不暇。

    折腾了一会,蛤蟆走后,夺走袋子那人已不见了踪影。

    摆脱掉蛤蟆,孙日峰立刻起身又继续朝前追。这回他是被卧在地上的曾洛洛抱住了腿,从而停下了脚步,其实他自己也主观想停下来。因为继续追踪的话,林子很黑,又大,根本就不知道人躲在哪,还可能中埋伏。

    曾洛洛抱着孙日峰的腿蜷缩在地上显得很无奈,见此,除了怪罪,孙日峰心里涌现的更多是怜悯之情。

    他蹲下来安慰曾洛洛,让她不要再自责和哭泣了。不过越是被原谅,曾洛洛哭的越更是厉害。

    孙日峰苦笑:

    “别哭了嘛,东西又不在了,我就快被分尸喂狗了,我都不哭你哭什么。快别哭了,告诉我那个人是谁,你认不认识他。”

    曾洛洛立刻摇头说:

    “不、不认识。”

    孙日峰不信:

    “别撒谎了,把你一掌推倒在地上你还极力掩护的人,不用想肯定是狼牙了。真是的,你们到底是想干嘛呀,有什么事就不能找我商量一声吗,我这人不难相处吧,何必要搞这么多猫腻呢。”

    曾洛洛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说:

    “不会的,放心吧,我不会让你被分尸喂狗的。这件事情我也考虑了很久,才最终作出选择,自告奋勇跟孟婆婆学习她的秘术从而保护你们。

    所以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被分尸喂狗的。”

    孙日峰此刻更是感觉无奈了,不过心中也升起了一股霸气。他直接把手心摁在曾洛洛头顶,用大拇指**她纠结得不成样子的眉毛说:

    “说什么傻话,要被保护的不是我,是你。我会好好保护你们的,就像小时候一样。”

    曾洛洛欣喜的抬头:

    “阿峰,你想起小时候的事情了吗?”

    “那当然,我小时候律立誓要保护你们,长大了就得兑现这个诺言。”

    其实,孙日峰压根就没有想起来,对于小时候的记忆,他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他只是把戚云告诉他的话热血沸腾的告诉了曾洛洛而已。

    不过这一招很管用,曾洛洛立刻就不哭了,带着鼻涕喜笑颜开。

    孙日峰趁势把曾洛洛从地上扶了起来,这一刻,孙日峰认为自己发挥了男子汉精神宽恕了一个迷途少女,从而从颜值到魅力值都升华了一百倍。殊不知,在曾洛洛眼里,他其实就是个头发上脸上涂满了蛤蟆粘液的傻气小伙伴。

    这不,曾洛洛立刻让他原形毕露问:

    “阿峰,你是不是也想起了小时候跟狼牙打架,被他当众扒掉了了裤子,害你哭鼻子的事啊。”

    孙日峰可没想到曾洛洛会来这一招,只能尴尬的笑一笑说:

    “呵呵,那小子从小就这么顽皮嘛。”

    曾洛洛倒是赞同的大点头。

    接着,孙日峰的心情又复杂了。

    “现在东西已经被拿走了,你应该可以和我们一起走了吧。”

    孙日峰的不计前嫌,再一次让曾洛洛感到无地自容,她包着眼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好。这事摊在谁身上都不好回答,除非真是没皮没脸到了一定的境界。

    今日的孙日峰与往日截然不同,不时想来,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他最近总扪心自问,难道自己修炼了什么秘籍吗?还是突然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为什么自己的思维方式和行动指南与两日前的自己截然不同了。

    他想了想偶像剧里如果发生这种情况,男主角会怎么做。而最终他思考出来的答案是——霸气一点。

    于是他没等曾洛洛墨迹太久便替她做了主,一把拉着她的手转身朝伙伴们所在的地方走去说:

    “就这样决定了,一起出发。”

    就这样,曾洛洛被孙日峰一路拽着走回了围墙的缺口处,途中,孙日峰明确的对曾洛洛说让她不要担心和自责了,见到大伙后,他是不会把偷东西这件事公诸于众的……

    见到孙日峰牵着曾洛洛归队,宁胖子虽不明所以,却先吹了个口哨。谢克志见这场面也很吃惊加纳闷,他心想孙日峰不是要去方便吗,这两人怎么就堂而皇之的牵上手了。

    孙峰赶紧撒了手,他主要是怕戚云误会。好在,戚云表现出来的是一脸感动,她望着曾洛洛微笑,眼里有少许泪花。曾洛洛也看着她五味杂陈的笑了起来,从她们俩互递的眼神中,孙日峰隐约感觉戚云应该知道一切。

    尽管孙日峰已经跟曾洛洛打过招呼,保证不出卖她偷东西一事。但是在见到大家后,曾洛洛还是自动把一切向大家说明了。看来,曾洛洛确实是情非得已,不得已而为之的。

    其实,事主是孙日峰,如果孙日峰自己都不追究,别人就更不用皇帝不急急太监,替他去瞎操心了。

    所以,曾洛洛加入了队伍。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