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探索发现
    黎明到来之前是夜晚最黑暗的时刻,走在冰冷的轨道上,人手一个如夜空中闪亮繁星的手电筒,是唯一能指引他们方向的东西。

    在沿着铁路走的途中,戚云和曾洛洛一路都在聊天。偶尔有风会把一些话茬吹进孙日峰耳里,而一听到自己的名字隐约正在她们嘴里响起,孙日峰就认定她们一定是在讨论自己刚才有多绅士……

    现在,他们已经走到了白天发现指示牌的地方。食人鱼下令暂缓前进,然后和宁胖子、孙日峰一起默契的围着牌子看了一圈。没想到白天虽锈却还算保存完整的牌子,此刻已经被人砸得面目全非。

    食人鱼道:“一看就是斧头砸的。”

    孙日峰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腰上的生锈斧头,一不注意手指又被斧头的尖锐处给刮了一下。

    “嘶!”

    “怎么了?”食人鱼问。

    孙日峰说:

    “哦,没事,我是听见你说斧头,所以摸了摸我的斧头,没想到被划了一下。”

    “这样啊,要小心啊小峰,生锈的东西扎入人体很可能会引起中毒的。”

    孙日峰后悔自己干嘛小题大做道:

    “我明白了,不过真没关系,没扎破。

    对了风哥,这块指路牌,我们离开的时候还是好好的,现在竟然被砸成了这样,这应该是比我们先行一步的人做的吧,为了毁掉地图?

    不过……”

    孙日峰越说,脸上的表情就越纠结,他似乎觉得哪里想不通或者不太对劲。食人鱼问他:

    “没关系,你说,你在迟疑些什么。”

    孙日峰知道食人鱼是在给自己机会发挥,这表明食人鱼早就看出了蹊跷。

    孙日峰道:

    “我们白天给地图拍过照了,你我还有宁导的手机里面都有地图。既然今天晚上村里会是空村,就说明不管是有人走露了我们的图还是这是一个骗局,对方是知道我们手里有图的。

    那么,对方就没有必要再费力毁掉这块牌子了呀。而且这应该是块铁牌子,捣毁起来可费力了。”

    孙日峰的怀疑和分析与食人鱼不谋而合,而食人鱼是在看到牌子的第一瞬间,就先于每个人开始怀疑了。对于孙日峰的疑惑,食人鱼的回答是:

    “有几种可能,其一,这可能是对方故意的挑衅,他们也许想告诉我们,他们已经先行一步了,并且手里握有很锋利的装备。

    第二种可能就是,也许毁掉牌子的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些人。现在村里除了已经现身的外来人和十个原住民外,还有别的人一直在村子边缘虎视眈眈。之前他们一直没有出现在村子里,是因为孟婆婆的蛤蟆在村子外围地区撒下了许多毒和幻术。

    现在孟婆婆生死未卜去向未知,那些人早就趁空进村蛰伏了。

    其三……”

    说到这,食人鱼也学孙日峰卡壳了,接着表情就变得凝重而怪异。连食人鱼都变得如此小心谨慎,在场之人无不感到一阵紧张。

    尤其是宁胖子,这厮可是出了名的会“趋利避害”,只要一有意想不到的危险和风险,他就会打起12分精神准备“撤退”,绝对不会让自己卷入危险之中。

    他问:

    “阿鱼,盯块破牌子看这么久,寻思什么呢。其三是什么,你倒是说呀。”

    食人鱼指着满身疮痍的牌子说:

    “你们看,这块铁牌子虽然好像是被斧头之类的利器挖了很多的洞,可这洞大小一致,排列整齐,就像是一气呵成的一样。

    如果这是人为的话,此人一定不简单。据我所知在村里现过身的人,应该都没有这样的水平。而且他为什么要把缺口砍得这么对称呢?”

    的确,这牌子上一共有八个像斧头砍过一样的洞,洞眼按两排平行对称排列。

    食人鱼纠着眉毛抬头,转身把手电筒朝他们接下来要行进的方向照了照。不过直到手电光被黑暗吞食,他都没有发现什么异状。

    宁胖子说:

    “万一砸牌子的人是个强迫症呢,难道就不允许别人有点艺术爱好?”

    气氛本来严肃又紧张,听了宁胖子的分析,人群之中终于有了点缓和气氛的笑声。

    食人鱼也笑道:

    “我看啊,你就是那第三种可能。不用在这老研究牌子了,我们继续走吧。”

    接着他们重振旗鼓,继续踏上旅途。下面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大概是什么样的。

    其实,进入围墙缺口后,他们就被两堵高高的、平行的,不知道延伸向哪的围墙挤在了中间。围墙里面是石子路,一看就是为了架设铁路而人为铺设的。现在,他们正沿着铁路走。

    围墙外因为天太黑,没人到过而显得陌生。孙日峰他们一路不停的尝试用手电筒探照围墙之外的情况,但却徒劳。他们只能照到一些鳞次栉比的树木,从而判定围墙外可能是延绵的大山。

    很快,他们遇到了一个隧道,隧道已经坍塌,坍塌的岩石下埋着一个方形的五彩斑斓的东西。如今前去无路,他们只能停了下来。

    他们齐刷刷用手电对着坍塌的隧道照呀照,照完后确定这个隧道无法翻越。

    宁胖子惋惜的大喝一声:

    “嘿!塌了!这要怎么过去?”

    食人鱼倒没觉得这是什么大难题,把电筒光照在那块方形五彩斑斓的东西上说:

    “看。”

    众人就这么跟着齐刷刷的看了过去,把所有的电筒光源和目光都集中在了那块被岩石埋得死死的方形的东西上。

    他们慢慢靠近,然后有人道:

    “这是火车屁股吧?”

    罗茜突然恍然大悟的哦了一下:

    “哦!我想起来了,我见过它,还坐过,它是一列观光小火车。”

    经过提点,孙日峰也看出来了,这确实是一列火车,原来是观光火车,怪不得这么花里胡哨的。什么?罗茜坐过它?

    食人鱼知道年轻人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于是解释说:

    “今天进到村里的人,在20多年前几乎都进过村。那时候的水东村跟今天的死寂之景截然不同。”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