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车厢内
    可见,这列花里胡哨的观光小火车至少有20个年头以上了,它被埋在这里多久了呢。

    孙日峰他们的任务是要穿过这条隧道继续向前走,可是隧道坍塌了,这高度和乱石他们无法翻越,而且有再次垮塌的危险,他们该怎么办呢。

    食人鱼独自走到被塌方的岩石掩埋的小火车旁边,伸长个脖子到处看,他离那些偶尔还有碎石滑动的石块非常近,这令人感到不安。

    “阿鱼,你伸长个脖子,是准备让石头把你埋了吗?”

    食人鱼可没有宁胖子那样的幽默细胞和油嘴滑舌,他是实干型,有时说话做事从不拐弯抹角,从不浪费一秒时间和一滴口水。

    这不,他没理宁胖子,直接招呼大家过来道:

    “火车厢里是空的,我们穿越火车。”

    原来如此,这倒是个好方法,这就相当于把塌方的大隧道换成了火车小隧道。

    不过,这么做的危险系数也相当高啊,而且谁能打包票说这列火车是一路畅通无阻的?万一哪一节车厢已经被挤压变形,走不通不说,折返回来就增加了被岩石二次挤压的风险。

    那么这个方法是不是该应该好好的……算了,不用好好计划了,因为食人鱼已经带头由露出来的火车厢破碎玻璃处钻了进去。

    然后食人鱼从里面探出头:

    “快,进来,里面畅通无阻!”

    伙伴们面面相觑,通过眼神的交流可知他们都觉得是人鱼是个疯狂的领路人。不过,这就是冒险啊,食人鱼的规矩每个人都是同意了才加入队伍的,谁要是敢不照做,那就意味着前功尽弃了。

    之后在孙日峰拉、谢克志扛的帮助下,女同志们一一进入了火车内部。宁胖子是最后一个进去的,且是由团队里除了他和肯外的三个男丁一起拖着上去的。

    宁胖子落进车厢内部后,他们所在的这节车厢明显发出了一声钝响。随即,响声就这样沿着空旷的车厢向前传了去,宁胖子制造的动静还扬起了无数灰尘,可谓遮天蔽日,让电筒光射都射不穿。

    众人见状纷纷捂着鼻子,另一只手一边扇走灰尘,一边咳嗽。过了一会,灰尘终于沉淀了下来。

    谢克志咳得没完没了了,他体质弱,再加上毒还没清除干净,这一系列动作可累得他够呛。

    不过孙日峰看出来了,他这么拼命,应该是在向食人鱼展示他的主动。原来这厮也挺有自觉,知道自己从一开始的排斥、憎恶,到现在死皮赖脸的加入是多么突兀。

    于是孙日峰注意看了食人鱼的反应,不过食人鱼没啥太特别的反应。这对谢客来说其实也是一桩好事,起码食人鱼不再把他当废物看了。

    孙日峰偷偷朝谢克志的胸膛敲了一拳,用表情示意他继续这么干。谢克志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并告诉孙日峰,其实他差点被累死了。

    食人鱼恶狠狠的吐了一口气,他站在第一个,应该吸了不少灰尘:

    “我去!

    死胖子,你动作就不能轻点吗。”

    宁胖子狡辩:“动作能轻还叫胖子吗,我要真是个灵活的胖子,落地跟只猫似的,你们一个个的还不把胖爷我当怪物看呐!”

    宁胖子的强词夺理,食人鱼早就料到了,他不过是习惯性的调侃他罢了。

    “切、继续走!”

    食人鱼是急性子,做事节奏很快,上一秒还在调侃宁胖子,这一秒就喊继续出发了。还好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生什么让大家跟不上节奏的事。

    谢克志还在喘,孙日峰见状索性跟他走在了最后一排准备扶扶他。不过谢克志并没有欣然接受他的好意,而是坚持着自己往前走。

    车厢内的灰尘沉淀了大部分,但还有少许并不安分,一直在空气中游荡。

    人群中有人抬头向上望,并把电筒光射了上去。

    “啊!”赛琳娜突然惊呼,惊呼声又在车厢里回荡了许久许久。

    食人鱼对她的表现很是不满,因为她的叫声让车顶的一些碎石子滑落了下来。这样的举动相当危险,因为一队人马很可能因为她的一声惊呼被彻底掩埋在废墟之中。

    食人鱼赶紧转过身教训她道:

    “你她妈叫什么叫!”

    赛琳娜恐惧的指指顶上说:

    “上面……上面有怪兽!”

    众人齐声:“怪兽?!”

    而后众人齐刷刷的抬头看,发现这观光小火车的原来不是全封闭式的。车厢顶上隔三差五会有一些小铁网子,网子外面没有车厢盖。据罗茜回忆说,这列火车没有空调,那些网是用来通自然风的。

    现在正对孙日峰他们头顶的铁网子处,正有一个龇牙咧嘴又多毛的东西鼓着眼睛趴在网子上瞪着他们!

    这就是赛琳娜口中的怪兽,难怪她会惊叫那么一声了,因为这玩意露着尖牙,表情扭曲得恐怖,不过还好它是死的。

    可虽说是死的,当众人抬头冷不丁看见它时,几乎每个人都被冷汗毛了一下,唯独曾洛洛相当冷静。她还观察了良久后道:

    “是只狒狒干尸,你们看它的眼珠都爆出来了。”

    怪不得她愿意跟孟婆婆“学艺”了,口味不是一般重啊。

    罗茜才不愿意看,快速低下头跳开了那个区域。食人鱼瞪了赛琳娜一眼,给了曾洛洛一个大拇指。

    赛琳娜委屈不已的又蜷缩进了宁胖子怀里,宁胖子对她稍加安慰,便道:

    “这只狒狒死不瞑目啊。”

    食人鱼道:

    “管好你的小蜜,不然死不瞑目的就是我们了。”

    “啧啧啧,别酸,要我说**妹这辈子跟了你真是她眼瞎。你这么木纳又铁血,怪不得连个小蜜都没有。”

    食人鱼冷笑:“哼,你倒是小蜜多,可没见你有个老婆呀。”

    “你懂个屁,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男人在一棵树上吊死,这种行为极其弱智。”

    “那好吧,你要是不愿意在一棵树上吊死,就在这磨磨蹭蹭,最后被埋窒息而死吧。”

    说罢,食人鱼操着手电筒又继续往前方走了去。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