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春三十娘”
    “你豁什么豁!”食人鱼问。

    宁胖子答:“春三十娘啊!”

    大家都没立刻反应过来春三十娘是什么东西,齐刷刷问:

    “啊?什么娘?”

    宁胖子吞口唾沫:

    “哎呀,就是大话西游里的蜘蛛精啊!”

    话音落,那哐哐哐、锵锵锵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到此,众人只是觉得这响声来得蹊跷,却没有感受到宁胖子口中所说的“春三十娘”的实感。直到……忽然一个带着风的东西从他们头顶掠过!

    女士们哇呀一声抱头下蹲,孙日峰和食人鱼赶紧放手电光追踪。不过那货行动快如闪电,食人鱼只照到一团黑影,接着就是那货落地发出的锵锵声。

    “那么大还那么灵敏!”食人鱼惊叹。

    宁胖子理所当然道:“那当然,八条腿啊!”

    食人鱼不信:“那么快,你当真看清楚了?”

    宁胖子的脖子突然僵了,冷汗如止不住的春雨淅淅沥沥。他动作机械的指着食人鱼身后说:

    “你自己看吧……”

    “春三十娘”跑到了食人鱼身后?食人鱼犀利转身,孙日峰也配合着连忙把手电光打过去。他们配合得已经可以算是电光石火了,可还是让那东西逃进了黑暗里。

    “春三十娘”应该很轻很灵敏,因为它一直在上窜下跳,让人捕捉不到。可是从声音听来,“春三十娘”似乎又很笨重,因为它所到之处都会发出锵锵锵的金属撞击声。

    成功躲避了电筒光后,春三十娘跳到了工厂二楼的那些金属框架结构之上,并在上面如一条发疯的野狗般没有规律的乱跑,锵锵哐哐的声音响彻头顶。

    食人鱼虚起了眼睛:“这家伙在隧道外就盯上我们了。”

    罗茜反应了过来:“你是说我们在火车里听到的声音是它发出来的?”

    “嗯。”

    宁胖子脸色有些铁青,看得出他完全不能掌控状况,或者压根没摸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他擦擦汗问:

    “阿鱼,在你的特种兵生涯中有打过怪兽的经验吗?”

    食人鱼说:

    “人、动物、装甲车,我什么都打过,就是没有打过怪兽,这世界上哪来的怪兽。”

    宁胖子嗤之以鼻的切了一声:

    “切,没打过就没打过,扯这些理由干嘛。我告诉你,那顶上跑的就是一只超级大蜘蛛精,我亲眼看见的!”

    宁胖子随即扭头看曾洛洛:

    “妞儿,你那么会控制动物,能不能控制蜘蛛精?”

    此时众人眼前一亮,权当有个捉鬼大师在场。

    面对众人期待的目光,曾洛洛唰一下红了脸道:

    “不、不可能的,这秘术不是什么都能轻易实现的魔法,要下蛊是需要一些媒介的。而且,我还道行尚浅啦。”

    宁胖子失望的抬头看,并嘀咕:

    “那没办法了,退回去?”

    食人鱼开玩笑的踹了他一脚:“再怂,老子崩了你。”

    谢克志也嘀咕:“它到底要干嘛,在二楼窜来窜去的。”

    宁胖子道:“管它要干嘛,趁它犯二赶紧揭开画布去下一个地方啊!”

    曾洛洛也学着嘀咕:

    “不过……”

    “不过什么?”宁胖子问。

    “不过它好像没有生气。”

    “你看它在二楼跟只疯狗一样跑得那么欢脱,当然没有生气了。”

    曾洛洛有些想笑说:

    “不是那个生气,我说的没有生气是指它没有……没有……”

    没有什么,曾洛洛半天吐不出字眼来。她心里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却无法举出恰当的例子。

    食人鱼不同意贸然退出或前进,只有他知道曾洛洛想表达什么。

    “你是说一头猪和一头玩具猪的区别?”

    曾洛洛醍醐灌顶:“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猪和玩具猪外形虽然差不多,但是猪是动物,会跑。玩具猪只是一堆纤维聚合起来的死物,如果里面有电池,即使跳了起来也还是没有任何生气的一堆纤维而已。

    宁导演,我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宁胖子翻翻眼皮道:“不明白。”

    曾洛洛本还想继续解释,食人鱼却突然肘了宁胖子一下道:

    “他能不明白?他就是太明白了,才在这装傻充愣,想让大家快逃。”

    “逃有什么不好啊!”宁胖子咋呼了起来,看来他果然明白一切。

    食人鱼道:“那东西只是我们在推测它是而已,得证实啊。”

    “怎么证实,你带火箭炮了吗!”

    “……”

    宁胖子还真把食人鱼给问住了,食人鱼怎么可能背着火箭筒,不过他依旧有办法。

    食人鱼和孙日峰同时开口说话了。食人鱼:“没有火箭筒,我有……”

    孙日峰:“怎么回事啊风哥,我们全懵了!”

    同时响起的话语,让孙日峰打断了食人鱼的话。食人鱼拍拍他的肩让他先别急着问,因为他正要进行部署安排。

    孙日峰乖乖闭了嘴,食人鱼张嘴:

    “听好了,我们……”

    “啊!”

    食人鱼的话又被打断了,后面的这声惨叫不是食人鱼的,而是宁胖子的。

    “怎么啦胖子!”食人鱼赶紧询问。

    只见宁胖子差点应声倒地,还好谢克志扶住了他……好吧,其实是他倒在了谢克志身上。

    宁胖子痛苦的摸大腿,翻着白眼愣生生从大腿上拔下了一个东西:

    “他娘的!春三十娘这个骚娘儿们给我吃了颗子弹!”

    “拿来我看!”

    食人鱼粗暴的夺过了“子弹”,勒令谢克志扶好他,没说一句慰问或软一些的话。宁胖子心凉凉道:

    “卧槽,我受伤了阿鱼,你怎么还能那么粗暴。”

    食人鱼一边看“子弹”一边道:

    “这不是子弹,要不你大腿已经碎了,皮肉伤而已,你脂肪那么厚,骨头一点问题都不会有。”

    宁胖子哀嚎:

    “哎哟我去!你铁血,你受过伤,可胖爷我细皮嫩肉,整只腿都麻了。

    给我看看是什么**玩意打的我。”

    食人鱼一脸的麻木加不爽,看也不看宁胖子一眼,只是把“子弹”攥紧在手里压低声音说:

    “螺丝,别嚎了。”

    孙日峰第一反应是堆在墙角的螺丝。

    这一刻,孙日峰又吸了一口凉气,他觉得食人鱼太不近人情,有些铁血过了头。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