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深受打击
    曾洛洛给戚云扎完了最后一针,眉头紧锁,仿佛在替戚云痛着。

    她说:

    “扎针虽然会疼,可相比她体内的疼痛来说,算是大大减轻了她的痛楚。

    不过,这银针只能给她暂时的安宁,就像病毒只是被冰给冰冻了起来,等冰一融化,病毒就会重新肆虐。”

    孙日峰问:

    “她的痛苦是她体内那些包块造成的吧,我感觉它们是活的!那些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是个谜,你体内也有。

    其实我们十个孩子的体内都有,每人都携带了一些,可是戚云帮我们把我们称之为‘垃圾’的东西吸进了她自己的体内,从而让她体内充满了垃圾。

    这些垃圾一旦被激发或者唤醒,就会给小云造成莫大的痛苦。她的体内现在已经有八个人的垃圾了。”

    孙日峰接话:

    “剩下两个人是我和狼牙对吧!”

    “没错,小云本来也想要走你们的垃圾,她认为这样一来就能免除你们所有人的痛楚。可是,她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所以无法吸收你和艾力的垃圾了。”

    孙日峰摸摸自己下腹部的隆包,脸色有些阴沉问:

    “为什么她要这么做,她以为自己是圣斗士还是圣母。”

    谢克志惊讶了,他认为孙日峰的语气和用词充满了嘲讽的意味,不过他随即也反应过来,孙日峰这是在责怪戚云太逞强。

    曾洛洛失落的说:

    “她就是研究这个的,受到了许多发达国家的资助和培养,她既是受人尊敬的博士,也是一种资本,更是被人监视的研究对象。

    别人监视她、研究她,他就负责监视十个孩子、研究十个孩子。她心想自己没有自由,自己常常遭受痛苦,所以她不想其他孩子跟她一样承受痛苦,于是她解放了他们,吸走他们的垃圾给他们自由,一人承受所有人的苦难。

    这其中包括了我……

    我想替戚云分担些痛苦,所以我自愿提前进村跟孟婆婆学习蛊术,这件事本应该是戚云来做的……”

    孙日峰此时看了看肯,所以说肯的确是监视戚云而来的,不过这位“监视官”其实挺人性化,对戚云的态度也像好朋友。

    孙日峰一脸心疼的把目光从肯身上移到了戚云背上:

    “狼牙也知道这件事吗?”

    曾洛洛点头:“知道。”

    孙日峰醍醐灌顶:

    “我明白了,怪不得狼牙对你和戚云的态度有些别扭,以他高傲霸道又独裁的性格来说,是绝对不会容许女人来保护他的,而只能由他来保护你们。”

    曾洛洛有些惊讶:

    “你居然都看出来了?”

    “看出来了,而且不仅是你们,他还想要我肚子里的垃圾对吧。”

    “没错。”

    孙日峰不屑一笑:

    “哼哼,这家伙,别指望我会感激他,我看他是想把所有人的垃圾都集于一身,以便耍酷吧。”

    曾洛洛苦笑:“哈哈,大概是的吧。”

    孙日峰问:“对了,垃圾集于一身以后会怎样,或者要干嘛?”

    曾洛洛表示不知道,或者暂时无可奉告。

    好吧,孙日峰对狼牙的映像又好了一些。孙日峰十分诚恳的询问曾洛洛:

    “我可以为戚云做些什么,怎样才能像你一样帮她分担一些东西。”

    曾洛洛眼睛一亮,坚毅的看向了孙日峰:

    “可以!你愿意吗?”

    “当然愿意!”

    “之前我问过你一个问题,我说戚云遇到了一些麻烦,希望你能站在她这一边,你答应吗。”

    孙日峰心想答应是答应,可戚云想干嘛他还不知道呢。不过他先管他三七二十一的点了头,走过场也不过如此。

    “太好了,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结束戚云的痛苦。”

    “什么办法?”

    要说办法时,曾洛洛忽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了:

    “吻她。”

    听见答案,谢克志有些吃醋的抬起了头与孙日峰面面相觑。孙日峰觉得画面尴尬极了,但也有些悸动不已。

    曾洛洛并不是在开玩笑或者调侃谁,她说的是实话,孙日峰和谢克志很快也领悟了“吻她”二字的真实意思。

    孙日峰道:

    “你是说让我把她的垃圾都吸到体内来?”

    谢克志跟话:“对啊,就像她吸走了我的毒素一样?”

    曾洛洛回答:“是的,不过……”

    这时昏迷已久的戚云突然说话了,而且还很坚定:“不行!”

    她苏醒了一会,虚弱着偷听了他们的对话。

    曾洛洛开心问:“小云,你醒啦!”

    “嗯,帮我拔掉吧。”

    孙日峰一屁股坐在戚云身旁:

    “为什么,你没必要逞强啊,如果你是怕把痛苦给我的话,你就太瞧不起我了。我是男孩子,怎么样也能比你挨得痛吧。”

    戚云虽然素爱恶作剧,可走到哪都是一张笑脸,没想到,她突然不仅不领孙日峰的情,还尖酸刻薄道:

    “没错,我就是瞧不起你。”

    孙日峰被这句毫不客气的话语给哽住了,压根不知怎么往下说才好。

    “你们准备这样摁着我多久,三个男人盯着我的裸背看让我情何以堪?”

    戚云好如突然变成了一个狂妄自大的人,这跟她之前表现出来的性格反差实在太大。

    孙日峰满心不痛快的移开了目光,谢克志也撤到了一旁。肯因为听不懂汉语,还在摁着戚云双肩,而后在戚云用英语的一声令下后,才像是遭到了斥责一般瞪瞪眼睛咧咧嘴,把手移了开去。

    总之戚云忽然就变得凶巴巴的了,像是在怄气。她的背上有被针扎出来的血,但她没有处理,直接用衣服盖住了它。

    孙日峰觉得不服气极了,认为戚云凭什么瞧不起他,一个女人能忍痛,男人就不行?再说了,戚云可是孙日峰救下来的,可是戚云不仅不感激,还说些风凉话来鄙视孙日峰。

    接下来,戚云深吸一口气,努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让一如既往的假笑登上了自己的脸。她扭头满脸笑容对孙日峰说:

    “真是的,阿峰不如狼牙呢。”

    戚云虽然是笑着说的,可这笑容是带着刀片的呀。孙日峰忽然觉得深受打击,戚云笑容里的刀片将他割得体无完肤,让他内心升起的落寞无语言表。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