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二楼怎么了
    肯的块头大,俯身一抓就把食人鱼当沙包一样扛在背上跑向了有遮挡物的角落,孙日峰再一扭头,看见谢克志和曾洛洛也合力把戚云扶进了角落。

    孙日峰就是没有看见罗茜、赛琳娜和宁胖子,他猜想他们八成是被害了。可恶,没了宁胖子不分场合的幽默,孙日峰忽然感觉世界安静过了头,要不就只剩板凳精用浑身的铁皮与工厂的任何角落碰撞发出的刺耳噪音。

    孙日峰也得赶紧隐藏自己,于是往后退了退,脚不小心踩在了一块不知干什么用的铁皮之上。这块铁皮挺大挺厚,孙日峰踩上的是铁皮翘起来的一头,铁皮的另一头延伸进了一个遮挡物之后。

    “诶诶!”

    孙日峰一踩铁皮,遮挡物之后就有人发出了不耐烦的声音,孙日峰一听,这声音不是宁胖子的嘛。

    “宁导?

    是你么宁导!

    宁导?”

    孙日峰连喊了三声,宁胖子终于被他这“不屈不挠”的精神给气炸了:

    “喊什么喊,胖爷我藏得好着呢,你非得给我把那铁疙瘩喊过来了不可!”

    还真是宁胖子,原来他没有被害,而是藏匿起来了。孙日峰想那板凳精没有头,所以应该看不见也听不见。不过如此一来,板凳精那硕大的铁身躯能灵敏的行动,且还能判断敌人的位置就让人费解不已了。

    总之,板凳精的存在和身份就跟村里的无数谜题一样,出现了但暂时无解。

    “宁导你藏哪呢,风哥好像受重伤了,你不来帮忙。”

    宁胖子只露出声音没露出身体道:

    “我刚看见那铁疙瘩飞过来一脚把二楼的钢架给踹塌了一部分,阿鱼应该中招了,不过放心吧,那个铁人死不了的,他曾经被华问鼎的马连踩了好几脚都没死。”

    “那能一样嘛!马好歹是血肉之躯,可板凳精就是个飞机大炮呀!”

    “那你就更为难我了,你上窜下跳精的跟个猴似的都搞不定,我这跑也不行走也不行的还能干啥?”

    “你……”

    孙日峰想想这倒也是,宁胖子果然不是某小说中的灵活的胖子,世界上也几乎不可能有那么灵活的胖子。宁胖子这明哲保身的态度是正确的,只是孙日峰认为他和食人鱼是二十多年的老关系,食人鱼在前方身负重伤,而他却在这躲躲藏藏,这于感情上说不过去。

    眼下盯着谁都没用,板凳精这铁疙瘩要不解决,每个人都得逐一步食人鱼的后尘。

    要解决板凳精,这可是个世纪性的大难题啊,孙日峰压根没有头绪,也觉得没有一点可能性。因为板凳精根本刀枪不入,跟它火拼都不行,就更不用指望肉搏了。

    孙日峰习惯性的咨询了一下古灵精怪,有时候还深藏不露的宁胖子:

    “宁导,你说这板凳精该怎么解决才好啊,要不我们今天是不是都得死在这。”

    宁胖子答:

    “不知道,反正我是没办法,我之前一直暗示你们不要进来赶紧逃来着,谁知阿鱼冥顽不灵的非得一条道走到黑的带你们进来了。”

    “这么说宁导你一开始就知道板凳精在这里?”

    “我知道有这种东西存在,但不知道它会出现在这里,我预感我们会碰见它,这要是在火车里狭路相逢了,那就是十死无生。”

    “宁导,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机器人吗?”

    “我不知道。”

    从宁胖子最后这回答得斩钉截铁的四个字中,孙日峰确实听出来了他的无奈。宁胖子是真不知道,或顶多算个一知半解,这下又对付板凳精无望了。

    等等,孙日峰忽然灵机一闪的看向了二楼,他望了半天二楼的结构然后问宁胖子:

    “宁导,风哥刚才上二楼去干嘛?”

    “不知道啊,他负责冒进我负责藏匿,这样我才不会给团队和他添麻烦呀。二楼一定是有他想要的东西呗。”

    孙日峰琢磨:“想要的东西……”

    孙日峰不解食人鱼想要二楼的什么东西呢,二楼除了一堆铁框架之外,就是几台几乎高到房顶的不知道用来盛放什么,或者生产什么的铁容器。

    食人鱼曾经两次想让孙日峰注意到直插二楼的搅拌机,可话说到一半都被打断了。食人鱼口中的搅拌机在孙日峰眼里更像是一个巨型漏斗,孙日峰想或许食人鱼是想要接近那只漏斗?

    漏斗难不成就是对付板凳精的关键?但一个铁漏斗要怎样才能对付板凳精呢,难不成是让漏斗塌下来砸死它?

    拜托,这根本就是个烂招,而且几乎行不通。再者,孙日峰从电筒光里见漏斗压根就没闪烁出金属光泽,那漏斗好像不是用金属材料做成的。

    不管怎样,坐在这慢慢想无异于等死,孙日峰决定亲自到二楼去一探究竟。

    “宁导。”

    “嗯?”

    孙日峰把手伸进他认为宁胖子可能在的角落:

    “把东西给我。”

    “什么东西?”

    “我的……八爪鱼。”

    宁胖子哦的一声:

    “哦,它呀,爷留着防身。”

    “啧,别开玩笑了宁导,我要拿着它上二楼去找对付那八只脚的铁疙瘩的方法。”

    说完孙日峰听见“哐当”一声,宁胖子把他的八爪鱼给扔出来了。孙日峰就知道宁胖子刚才是在耍嘴贫,他哪稀罕“八爪鱼”防身。

    捡起“八爪鱼”,孙日峰这就准备上二楼。不过上二楼的路已经被板凳精给踢毁了,孙日峰该从哪上去呢?

    他左瞅瞅右看看,最终认定顺着之前帮戚云扎针哪的那排铁架子爬上去最快。可是板凳精现在就在那游荡呢,如果谁能帮他引开板凳精的注意力就好了。

    俗话说天助贵人也,才当孙日峰祈求板凳精赶紧离开那个地方,老天就像听到了祷告一样真让板凳精离开了。

    孙日峰窃喜,赶紧猫着腰近乎悄无声息的靠近了铁架子。撸撸袖子,孙日峰还是灵敏的跟只猴子一样攀爬上了铁架。

    此时,板凳精不知为何正一心一意的朝画布方向走了去,它的八条铁腿一前一后的配合,像极了一只行进中的蜘蛛。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