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赢了
    戚云脑子一振,她没想到孙日峰会突然以如此蛮横的语气命令她,这也是孙日峰第一次用如此大的嗓门对一个女孩子下命令。“锅盖”里的空间十分狭小,声音散不出去,导致孙日峰的声音像春雷一样往戚云脑子里灌。

    戚云捏紧了孙日峰胸前的衣服,干脆再趁机掐了掐他胸口的肉以示惩戒。这时板凳精又是一脚,虽然没有直接踩在掩护他们的锅盖之上,却撼动了周围的杂物,让孙日峰感觉地在往下陷。

    孙日峰事态紧急道:

    “别闹了,快通知肯!”

    戚云重重锤了一把孙日峰胸口,差点把孙日峰疼得闷叫了起来。孙日峰明白戚云是真有些生气了,却不知道生气的具体原因。不过生气归生气,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于是戚云也扯着嗓子大喊:

    “肯!把硫酸泼下来!”

    肯在二楼闻声爬了起来,一开始他并没有看懂这个大漏斗是怎么回事,然而在他短促的倒腾之后,他终于发现这个漏斗是被几条皮带固定在二楼的框架结构之上的。

    要倾倒漏斗里的液体就必须让皮带断裂,不过肯没有工具,这该如何是好?

    肯神情专注的看了看皮带,心里仿佛在琢磨些什么。不一会后,他低头找戚云确定:

    “云,我这就动手了,你确定你安全?”

    不,戚云压根还没搞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她只知道孙日峰在一意孤行,并死死的压住了她。不过,既然孙日峰已经用身体做肉盾发誓不管后果会如何都会保护她,戚云自然只有领情了。

    “确定,快!”

    “ok!”

    之后,整个工厂响起了一阵剧烈的哐哐声,肯居然对着铁栏杆连续使了好几个飞踢,意图把栏杆踢断,让它跟漏斗一起掉下去,

    铁栏杆是锈迹斑斑的,但也不是完全不堪一击,毕竟是钢铁材质。所以肯每一脚都下了死力,而且是死力的连踢了好几脚才将铁栏杆撼动了一些。

    肯的这几脚在平常的生活当中也就是弹指一挥间的几秒钟而已,可对于孙日峰和戚云来说,一脚就是一次惊心动魄的煎熬。

    在此过程中,板凳精似乎一直在疯狂的寻找着戚云,它在地裂缝里像穴蛛挖土一样把从墙缝里喷出来灌进地裂缝的东西刨得到处都是。

    很明显,没有头和眼睛的板凳精能感觉戚云就在它的附近,可这回它就是不能找到戚云的具体位置了。

    太奇怪了,戚云和孙日峰也觉得难以理解,明明自己就在板凳精旁边,板凳精却不能命中目标。难不成,是孙日峰随手一抓的这块“锅盖”有蹊跷?

    “哐!”

    肯成功了,二楼的铁栏杆在他的疯狂炫踢之下,终于连着漏斗整块被他踢飞了出去。

    “云!下来了,你们躲好!”

    听到这声讯号,孙日峰和戚云的心同时提到了嗓子眼。又一阵危险来袭,这回是杀人不眨眼的浓硫酸,“锅盖”能不能帮他们抵御硫酸让他们逃过此劫,这就听天由命啦!

    铁栏杆发出呜呜的悲鸣,砰砰、哐哐!漏斗开始倾倒,里面的液体也因为飞踢的冲击比平常倾倒得更快一些。

    现在可以确定了,漏斗里的液体果然就是强硫酸,当液体不偏不倚正好泼到板凳精满身的铁疙瘩之上时,“滋滋”的腐蚀声响彻了整个工厂。

    因为板凳精体型太大、硫酸太多,板凳精被腐蚀的声音大得就像把谁整个人扔进了油锅一样。然而这只是硫酸跟板凳精身体刚刚接触时发生的反应,之后随着硫酸的全部泼出,板凳精浑身冒出了烟雾。

    板凳精因为没有头是不会喊疼的,所以它表达痛苦的方式是暴力的发泄!它在地漏洞里翻腾、跳跃、乱刨甚至打滚来发泄疼痛,制造出来的响声和那阵阵烟雾,让人心里一阵发怵。

    宁胖子差点被板凳精刨出地裂缝的小物品砸中,还好小物品砸中的是掩护他的障碍物,不过也吓得他脖子一缩,骂了声“卧槽”。

    孙日峰更是害怕,他和戚云躲在锅盖里虽然看不见画面,却能听得到那恐怖的犹如下油锅的声音,并且切肤的感受到板凳精发疯似的打滚带来的震动。

    哐当!

    板凳精的腿终于正面击中了他们一次,孙日峰感觉自己被“当头棒喝”,为了不至于压坏戚云而拼命撑出一个小空间的手和腿瞬间陷进了支撑物里。那瞬间,孙日峰听见了锅盖开裂的声音。

    好家伙,再来一击,孙日峰必定吐血而亡。

    孙日峰着急了,他开始怀疑硫酸也许并不能彻底消灭板凳精?不过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只要努力了必定就有回报。所以虚惊了半天后,板凳精慢慢没了动静。

    是真的没有动静了吗?

    孙日峰竖着耳朵窝在“锅盖”下面开始全神贯注的搜集板凳精的动静。他听到了剧烈的咚咚声……那是他过快的心跳。

    他又听到了更加剧烈的心跳声,那是戚云的。戚云就在他的身体之下,与他零距离的接触着。戚云也在探听板凳精的动静,不过板凳精确实已经没有任何动静了,所以他们听到的是对方的心跳和呼吸。

    发现如此后,两人突然陷入了无声的尴尬。两人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正在自己脸上游走,戚云能感受到孙日峰身体的健硕,孙日峰:亦能触碰得出戚云身体的柔软。

    这下两人的呼吸都变得不自在了,孙日峰赶紧找话:

    “呃……好像……没动静了哦。”

    戚云只是微微点头:“嗯……”

    气氛应该会继续尴尬一会,不外界过忽然有人在喊话:

    “喂!戚云老孙,你们俩怎么样!”

    孙日峰一听声音,原来是谢克志在呼唤自己。谢克志跑出来了?那应该就说明板凳精已经被消灭从而没有危险了!

    “在呢老谢,情况怎么样?”

    “大成功!你们俩没事吧,赶紧出来吧!”

    孙日峰大喜,一切来得快、过程艰难、但去得也快,真让人有一种如梦初醒的感觉,也让人感觉惊悚刺激、血脉喷张,最后通体舒畅。

    赢了,孙日峰在这场战役里表现出来的果敢,当然还有冲动最终换来了好的结果。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