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工具在哪里
    被孙日峰这么一说,众人觉得还真是电子垃圾。

    谢克志惊呼:“哇塞,这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多电子垃圾,还全塞在墙里面。”

    曾被这些垃圾所包围过的孙日峰最有发言权的摇摇头道:

    “不老谢,不止墙体里面,这地下塞的也全都是这种垃圾。”

    说罢众人把目光不约而同的投向了还在冒着些许白烟,腐蚀尚未完全结束的板凳精残骸。

    板凳精已经被硫酸腐蚀得千疮百孔,但它八只脚弯曲向内收,像一只已经死掉了的蜘蛛的样子依旧清晰可辨。众人唏嘘要不是这工厂里面正好有这么一漏斗的硫酸,今天铁定都被这铁疙瘩玩死在这了。

    板凳精的存在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迷,它与戚云的联系也是个迷。

    谢克志问:“对了老孙,那么多硫酸泼下来都没事,你跟戚云是躲在哪的。”

    孙日峰有惊无险道:

    “这是靠老天爷帮忙了,我在里面捡到了一块像锅盖一样的东西,我死马当活马医的把它盖在我们身上,居然成功躲过了一截。”

    “锅盖?”

    “嗯,现在看来应该是下面那块已经破裂了的白色的锅盖,那是接受电视信号用的吧。”

    谢克志看了看漏洞里的“锅盖”残骸,也证实救了孙峰的东西就是常被人们放在屋顶用来接收电视信号的“锅盖”。

    食人鱼不时摁摁自己的肋骨,他很疼却一直强忍着,不过也有难以忍受闷叫一声的时候。宁胖子只要一捕捉到闷叫声,立刻就开始调侃食人鱼:

    “疼就喊疼呗,憋着干嘛。阿鱼你当你还是二十多年前的鲁夫呐,悠着点,你现在要是再被马蹄踩一脚铁定已经硬了。”

    食人鱼气得咳了一声,痰中带血,孙日峰心想难道是他的舌头还在流血?

    食人鱼顺顺气说:

    “死胖子,二十多年前你好歹也是个重情重义的瘦子,怎么现在长胖了,就只知道躲躲藏藏了?”

    “我躲躲藏藏?对呀,你说哪怕逃跑也不要给团队拖后腿,我这就是照你的话做的呀。”

    宁胖子之所以能做了缩头乌龟还这么嘚瑟,主要是因为食人鱼的确这么说过。这下食人鱼没什么好说的了,他也不想身负重伤、疼的心慌还跟宁胖子拌嘴。

    宁胖子喜欢拌嘴,特别是找食人鱼拌嘴。之前说过了,这其实是一种关系好的表现,可孙日峰觉得宁胖子总是用调侃的方式在告诉食人鱼一些东西。关于这一点,食人鱼应该也是心知肚明的。

    食人鱼埋下了头,望着“已逝”的板凳精露出了痛苦中带着回忆的眼神,暗暗留心着食人鱼每一秒神情变化的孙日峰,已然看出食人鱼的思绪因为板凳精的残骸,已经飞到了他不知道的地方。

    宁胖子偷偷瞄了一眼食人鱼,随着轻轻一巴掌打在他手臂上,把他唤醒问:

    “这是个什么厂?”

    食人鱼道:

    “看样子,应该是废弃电子产品的拆卸厂。”

    众人认为食人鱼猜想的不错,要不也不会有这么多的电子垃圾,只是令人感到不解的是,为什么厂房里面没有被拆卸过的零部件,反而是墙里和地下塞满了零部件呢。

    正当众人大惑不解,躲在宁胖子身后唯唯诺诺的赛琳娜忽然战战兢兢的捏紧了宁胖子背后的衣服说:

    “快听!什么声音!”

    这句话让众人应激的绷紧了神经,众人第一反应是难道板凳精还没死?于是纷纷往地漏洞里看。可是板凳精压根就已经死透了啊,一动不动的躺在那根本没发出任何动静。

    赛琳娜赶紧纠正:

    “不是那里,是上面!”

    众人齐刷刷又抬头看向上方,可是天花板太高、上方太黑,没有人能看出上方的端倪。不过顶上确实有声音传来,众人也纷纷听到了。

    声音类似鸡蛋壳开裂,先是在左上方响起,然后慢慢延伸到中间,然后是右上方……

    宁胖子大叫一声:

    “哎呀!不会是顶上在开裂,要塌了吧!”

    众人一听纷纷把心一悬,因为这声音听起来的确是像什么东西在开裂。

    食人鱼大呼:

    “那还等什么,赶紧走!罗茜,你们已经照我的话做,把火车头砸开了吧。”

    罗茜惊恐的望着上方摇头,表情有些愧疚:

    “没有啊,火车头已经变形了撬不开。不对,不是撬不开,是我们差撬开它的工具。接着我和赛琳娜本来想砸窗户的,但是力气不够,几下没砸开不说,还把那个铁玩意引来了。

    我们见它爬过来就不敢继续砸了,可谁知道,铁玩意朝你们重新跑回去后,我们这头又发生了意外。有两块大石头从旁边掉了下来把玻璃给砸碎了,然后横在了火车头上。

    那两块石头又大又重应该是搬不开的,现在只有把旁边的铁皮撬开才能进去了。”

    “那就撬!”食人鱼立刻道。

    众人看得出食人鱼有些心急,这也许跟刚才的经历和他的心态有关。其实众人看出来了,食人鱼这个人作风硬派说话强硬,好似冷酷到底,可实际上他是在对自己冷酷、对自己苛刻。

    他有满身的责任感,认为将大火毫发无伤的带出去是他的责任,所以他心急的叫大家快走。

    罗茜看了看他的伤势,这下她有话要说:

    “你别急嘛,你看你伤成这样最好还是不要勉强,另外我已经说过了,铁皮没有工具撬不开的。”

    孙日峰溜溜眼珠:

    “需要什么工具?”

    罗茜道:

    “尖锐一点的,带点弧度更好。”

    孙日峰下意识看向谢克志,把谢克志看得愣了一下。孙日峰这才反应过来这件事谢克是不知道的,而宁胖子知道。于是,孙日峰又看向了宁胖子。

    没想宁胖子早就替孙日峰考虑过了,他道:

    “八爪鱼,我觉得可以。”

    孙日峰忽然双目一亮,心想既然老奸巨猾的宁胖子也这么认为,那就行得通。不过还没开心几秒,孙日峰突然又变成了苦瓜脸。

    “啊遭了!”

    “怎么了?”宁胖子问。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