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八爪鱼的真面目
    孙日峰答:

    “我为了引起板凳精……不、铁疙瘩的注意,把八爪鱼给扔出去了。扔出去之前它被硫酸给腐蚀了,所以再也没有回来了。”

    众人觉得孙日峰和宁胖子的对话,他们并听不懂。什么八爪鱼、板凳精的。

    “板凳精?你是说我一开始就说的蜘蛛精?”

    宁胖子指着板凳精问。

    其实对于板凳精,每个人对它的称呼都不一样,因为它并没有一个固定的真称。也就孙日峰把它叫做板凳精,不过这并没有错,因为那堆铁疙瘩的造型就像四条板凳拼在一块似的。

    不过对于板凳精这个称呼,孙日峰自知取得挺丢脸,于是尽量在大家面前用铁疙瘩来称呼,可没想到刚才嘴快说漏了嘴。

    孙日峰怪不好意思说:

    “呃……是的,因为我觉得它长得像四条凳子叠加在一块,所以叫它板凳精。”

    宁胖子没有发出声大笑,可是他在偷笑,把眼睛挤得跟绿豆似的偷笑。众人见了他这挤眉弄眼的样子,就是不想笑孙日峰的名字取得磕掺,也得被逗笑。

    还好众人皆醉我独醒,食人鱼是不会在这种场合发笑的,他意料内的最严肃问:

    “管它什么精,你从刚才就一直念叨的八爪鱼是什么?”

    终于有人救场了,孙日峰赶紧道:

    “就是……说不太明白,我们朝画布那边走吧,我记得我的八爪鱼是掉在那个位置了,先看能不能找到我再跟你们解释。”

    孙日峰话刚说完,两个颜色发绿的塑料壳子就从顶上咕咚两声掉下来砸在了地上。工厂已经安静了,这咕咚声真是冷不丁吓人一跳。

    宁胖子抬头瞅瞅黑不隆冬的顶上,随之催促大家:

    “此地不宜久留,走吧走吧。”

    而后,集体走到快到画布跟前时,孙日峰估摸了一下他的八爪鱼应该是掉在这附近的,于是拿着罗茜的电筒在地上找了半天。

    最后他找到了。

    “呼,找到了,就是这个。罗姐,你看看能不能用。”

    罗茜瞅了一眼立刻高兴答:

    “能啊,这个太好了!”

    食人鱼一把将八爪鱼夺了过去,然后拿在手里翻了几转:

    “小峰,这是什么,我记得你之前没有带这样的武器啊。”

    孙日峰舔舔嘴皮说:

    “风哥,你觉得这个东西长得像什么。”

    “……虽然没有八条腿,但它分岔的样子确实像一只八爪鱼。”

    孙日峰偷笑:

    “八爪鱼吗,难道风哥觉得他不像一把斧头,而像八爪鱼?”

    食人鱼差点就一五一十的点头了,好在他立刻反应过来孙日峰这是话里有话:

    “……你是说,这是你的斧头?”

    孙日峰立刻明确的点头:“是的。”

    听了答案,宁胖子不知为何捂嘴偷笑了起来,众人觉得这没什么好笑的呀,可宁胖子就是越笑越大声。

    孙日峰不解的望着宁胖子:

    “有什么好笑的啊宁导。”

    宁胖子终于破声大笑:

    “哈哈哈,好好的斧头变成了八爪鱼的形状,不好笑么。而且你之前喊什么来着,什么来去自由、去吧八爪鱼什么的?

    哈哈哈,你说你对一把斧头这么说话傻不傻,哈哈哈。”

    被宁胖子这么一说确实是有那么些好笑,主要是孙日峰当时头脑一热,把希望寄托在了巴八爪鱼上,从而不由自主的念出了一些给八爪鱼加油打气的话语。此时人群里又有两个人跟着笑了起来。

    好吧,孙日峰承认那些话语是有些二,但宁胖子不能再在这紧张的时刻继续搞笑了。

    “是是是,傻行了吧。”

    相比宁胖子,食人鱼的冷静和严肃是必须的,而且,对于八爪鱼的存在,食人鱼仿佛已经看透了一切,虽然他什么也没说。

    谢克志不明白,于是问:

    “哦,怪不得你会问我斧头的事,原来斧头变成了八爪鱼的形状。这怎么回事啊老孙。”

    孙日峰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然后向大家解释说:

    “其实一开始戚云身体开始腾空而起的时候,我的斧头就有异状了。”

    食人鱼问:“怎么说?”

    “戚云腾空而起时,我的斧头也差点从我绑在腰上的绳子里飞了出去。当时我反应快,一发觉我的腰带里有异状就立刻用手按住了它,然后就被它已经快变成八爪鱼的尖尖部位给刺了一下指尖。

    当时我不知道我的斧头怎么了,也没有时间弄清楚,因为我急着去帮老谢拉住戚云。

    而后我也跟着腾空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发觉我的斧头长出了很多根尖刺,就像一个洋葱从顶上被劈了几刀一样。

    斧头会变形,我当时挺惊讶的,不过在见识了没有头会跑的铁疙瘩和会飞的戚云以后,我的斧头根本就不足为奇了。不仅如此,其实我跟戚云飞向铁疙瘩的脚尖时,救了我们一命的是我的斧头。

    我发现我的斧头金属部位对铁疙瘩有反应,在铁疙瘩骚动的时候,我的斧头仿佛也活了起来一般在扭动。

    那时,眼见就要用肚子撞在跟树干一般粗壮的尖刺上了,在空中飞得停不下来的我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斧头上。

    所以我才喊出了那几句听起来特别二的话,我希望能扭动、会变形的斧头能够继续保持八爪鱼的形状助我逃离被刺穿的命运。

    没想到啊,我还真的成功了,我的斧头不仅保持了八爪鱼的形状,还主动向铁疙瘩的尖刺部位靠近,金属部位就像一只神来之手一样狠狠的握住了尖刺的刺尖。于是我跟戚云就逃过了一截。

    接下来,我的斧头牢牢的握住尖刺不放,就像跟尖刺融为了一体一般。不过最终斧头还是被铁疙瘩给甩飞了出去,直接飞到了宁导那。”

    孙日峰说完了,众人听得一愣一愣,感觉亦真亦假。

    食人鱼道:

    “看来,这把斧头跟铁疙瘩一定有某种联系,说不定是同一种物质,所以会动。”

    罗茜认同这个想法,并问:

    “小峰,你的八爪鱼现在还能动吗,还能变化吗?”

    孙日峰遗憾的摇摇头:

    “好像不行了,之前我用它去刺硫酸,从而损坏了。”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