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停止逞强
    宁胖子把嘴一歪,一看就是在寻思什么,结果他竟然给八爪鱼、也就是孙日峰的斧头鞠了个躬:

    “八爪鱼君,你滴走好。”

    众人噗嗤一笑。

    食人鱼不苟言笑道:“别搞笑了,快走。”

    宁胖子拍拍他肩头:“知道你伤口痛,可也不用把气撒在我们身上嘛。”

    “我!”

    算了,食人鱼不想跟宁胖子没完没了的拌嘴,这本来就是宁胖子擅长的领域。而食人鱼擅长的,是希特勒般的独裁。他下令:

    “走!”

    孙日峰见戚云虽然气色不好,甚至比食人鱼更要面如死灰,不过有肯、曾洛洛和谢克志的搀扶,孙日峰就没有“插手”的余地了。

    所以孙日峰选择了扶食人鱼。

    食人鱼作风铁血爱逞强,一开始他不愿意让孙日峰扶,有意将孙日峰推开。不过在孙日峰的不屈不挠下,食人鱼最终还是接受了孙日峰的好意。

    终于到了画布后了,回想在这死亡工厂经历的一切,众人无不唏嘘。那场好如天方夜谭的战役,恐怕没人想再经历第二回。不过,前路漫漫充满了未知,有了第一桩怪事,保不齐会来第二桩、第三桩。

    总之,大家已经深刻的领悟到了出发前食人鱼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了。那就是,如果板凳精这样的怪事、怪兽会接踵而来,那绝对不会有理想中的英雄能保证每一个人的平安。

    变强是必要的,自保及不给团队拖后腿是英明的。而之所以现在才领悟到食人鱼这番话的正确性和必要性,是因为孙日峰压根就没想过会遇见板凳精这么超乎想象的东西,他之前只把这次旅程当作一次户外探险这么简单。

    等等,想到这儿,孙日峰忽然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据食人鱼推断,已经有别的人先自己这方一步进入了围墙,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对方也由小火车进入了工厂?

    那么,对方也遇到板凳精了吗?成功逃脱了吗?还是已经全军覆没?

    对于答案,虽然孙日峰不得而知,但综合各种情况看来,孙日峰认为除了自己这方人外,并没有其他人进入过工厂,因为工厂之前是没有打斗痕迹的。

    孙日峰分析到这,罗茜突然问食人鱼:

    “特种兵,你怎么知道这里还有一辆火车?”

    食人鱼平淡无奇答:“这里有风吹进来,撩动画布的时候,我不小心瞄到的。”

    答案如此简单,每个人的标准答案却不一定是这样,毕竟,并不是只有食人鱼一双眼睛看到画布在撩动,但却只有食人鱼看到了画布后有一辆火车。

    食人鱼好好观察了一下火车的情况,后确定情况正如罗茜所说,火车头的玻璃部分已经被两块巨石给砸碎并塞满,石头无法撼动,人也进不去。

    那么现在就得从旁边一块变形但有缺口的铁皮处进入了,所以用称手的工具撬开铁皮势在必行。

    食人鱼仍旧逞强,什么都想第一个亲自上阵,就算身负重伤也是。

    他亮出八爪鱼道:“你们往两边散一散,注意落石,我来撬开它。”

    不过,就在他刚把八爪鱼塞进铁皮的缝隙之间,还没用到几下力气就突然猛烈的咳嗽了几声。

    现在的食人鱼就是一个上了年纪还身负重伤,再逞强下去生命岌岌可危之人。所以见他咳嗽,几乎每个人都蹭了上去,强行把他拖离了火车。

    宁胖子见这一幕本该是揪心的,可他偏偏却不帮忙不说还笑了起来。

    食人鱼十分不耐烦大伙小心翼翼的举动,认为自己一点问题没有,而大伙耽误了他的工作。他紧接着还想继续撬铁皮,不过给孙日峰强摁住了:

    “风哥,你一用力伤口就会裂开,说不定还会伤到内脏。我来!”

    说罢孙日峰从食人鱼手里夺走了八爪鱼。

    其实,像撬门这种基本不需要专业技术,危险系数也不高的活路是可以交给团队里的年轻人的,可食人鱼总觉得不放心。

    他到底不放心些什么呢,是怕别人力气不够?

    其实是性格使然,食人鱼太过相信自己了,也就是自负。他的独裁和自信过了头,造成了他对别人的不信任,于是什么都想亲力亲为,而且要争第一。

    宁胖子正是知道他这一点,刚才才不疼惜他,而是嘲笑他。

    宁胖子在食人鱼面前挥挥手,把他轻轻向后推说:

    “哎哟我说老古董啊,你就没发觉大家都在担心你吗,都一把老骨头了不知道你那么逞强干嘛,有什么让你干儿子去做就行啦。”

    这已经不是宁胖子第一次苦口婆心了,从某种角度说,宁胖子其实就像一个操心的老妈子,一直在找机会以调侃的方式来纠正食人鱼的毛病。

    孙日峰开始撬门了,他正好借着专注撬门的机会假装没听到宁胖子所说的干儿子三个字,要不又该尴尬半天了。

    “咔咔、咔咔。”

    在撬门的过程中,孙日峰发现这铁皮还挺牢靠的,大概是因为被挤变了形导致的吧。于是孙日峰拿出吃奶的力气,使尽了浑身解数才最终将这块铁皮给撬了下来。

    再厉害的机器没了油就是废铁一堆,再厉害的孙日峰连续消耗体力而得不到休息,也终将走向**的极限。

    铁皮撬开了,孙日峰也累得喘起了粗气。

    宁胖子诚心佩服孙日峰,拍拍他肩头夸他做得好。不过宁胖子也没放过趁机调侃的机会,他道:

    “看见没阿鱼,你干儿开了挂都累成这样,你刚才要是逞强下去,搞不好已经血溅当场暴毙而亡!”

    食人鱼把手一挥,装作要打宁胖子,让他滚到一边消停一会。孙日峰大喘着粗气笑了笑,然后觉得宁胖子说的不对。

    孙日峰心想自己哪开挂了,自己可是在以**与钢铁做着博弈啊。不过也对,如果孙日峰没有肚子上的那块隆包提供力量,没有斧头变身八爪鱼的话,先别说体力能不能够撑这么久,恐怕早就成为人肉串了。

    孙日峰明白了,宁胖子所说的开挂,原来是指隆包和八爪鱼。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