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究竟是谁的人工呼吸
    肯的船越来越近了,孙日峰此时着急与消极并存。积极是因为他希望肯的速度能再快点,这样一来就可以救戚云了。

    而消极自不必说,孙日峰一想到肯要吻戚云,心头一阵抵触。

    突然,孙日峰走神了,他终于承认自己对戚云的爱慕之心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这让他焦头烂额。因为,就算撇开戚云不愿意与谢克志分手一事不论,就戚云之前在工厂对孙日峰的态度和话语来看,戚云可是鄙视孙日峰的。

    被喜欢的女人鄙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加上孙日峰现在正处于努力探索解密的阶段,可谜题虽在解,更多的迷雾却接踵而至。面对谜题和一头热的爱情,可不叫孙日峰焦头烂额么。

    好吧,其实孙日峰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是中了戚云的“毒”,肯不过就是给她人工呼吸而已,自己也能漫无边际的乱想和失落一通。

    别再别扭,别再胡思乱想了,赶紧救人吧。

    孙日峰回神,弯下身子,把手伸了出去:

    “快!抓住我的手!”

    他想拉谢克志和肯一把,这样也显得他积极些,不过这时船离他还有些距离。

    谢克志道:“快了马上,你先看看她的情况。”

    孙日峰点头,然后俯下身继续摇晃戚云,期望能得到她的回应。

    曾洛洛赶了过来,她应该刚挣扎着上了船,而且是一个人一条船。她一边“解甲”、也就是把她身上笨重的银衣脱掉,一边突然很着急的朝着孙日峰吼叫:

    “你们别碰她!”

    孙日峰赶紧把手举了起来,看向曾洛洛明明白白道:

    “没碰,只是确认她的情况而已。”

    曾洛洛很是着急的指着孙日峰:

    “特别是你!”

    孙日峰把眼睛一瞪,心想曾洛洛干嘛针对自己,大庭广众的被点名也太丢脸了吧!怎么,难道连曾洛洛也开始讨厌和针对自己了?

    曾洛洛又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的嘴不许碰她!”

    孙日峰更觉得憋屈了:

    “我没碰她!现在等肯给她做人工呼吸呢!”

    这下曾洛洛“一视同仁”了:

    “他也不行!

    我的意思是说,你们不专业,让我来!”

    那太好了,如果是女同志来,孙日峰倒是百般乐意。但是孙日峰好像又受打击了,就因为他被曾洛洛“点了名”。

    咚咚,两条船撞在了一起,接着肯的船也靠了过来。

    曾洛洛解甲后体态轻盈,一轱辘就越上了孙日峰的船。孙日峰自觉往后退,给她腾了个地方。

    这时,肯居然也跟上了船。这乌篷船细小狭长,三人在上面已经是极限了,肯再一上来,船身突然左摇右晃,并狠狠的往下陷了去!

    曾洛洛猛地扭头用英文怒吼肯:

    “你上来干嘛,下去!”

    肯很无奈,他问:

    “她……她……”

    曾洛洛不耐烦了,露出了十分冷酷的表情:

    “她没事,你可以交差的,下去!”

    交差二字,孙日峰已经是第二次听到了,且都跟肯有关。虽然孙日峰不知道肯要交什么差,不过他能看出,一提到交差,肯的脸色就会变。

    肯咬了咬牙,一脸不被理解的样子退了回去。这下孙日峰看出来了,肯跟食人鱼一样是实干派的,而且肯似乎更加不善言辞。

    “小云,小云?”

    曾洛洛开始检查戚云的身体状况了,并试图拍醒她,不过最终,戚云还是没有醒来。

    然后曾洛洛俯下了身,以及其标准的姿势给戚云做了人工呼吸,同时还配合了许多按压的动作,基本与专业护士无异。

    其他人的船渐渐都向这边靠了过来,他们终于发现戚云有危险了。

    人工呼吸后不一会,戚云咳了出来:

    “咳咳……咳咳……”

    曾洛洛松了口气的露出了笑容,然后在戚云渐渐睁开双眼之时灵活的闪到了戚云视线边缘,从而让戚云一睁眼,看见的是孙日峰。

    孙日峰没有察觉到曾洛洛似乎是故意闪开的,一开心激动,孙日峰马上就凑到了戚云脸前:

    “怎么样,意识清醒吗?”

    戚云定了定神,除了觉得脑子还有点懵以外,嘴上似乎还有些余温。

    戚云抹抹嘴又看看孙日峰,再摸摸嘴,再看看孙日峰,然后表情忽然铁一般沉重,把孙日峰看得心里一阵“凉快”。

    戚云惊呼:

    “是你给我做了人工呼吸?!”

    孙日峰见戚云的反应很是抵触啊,她真的这么讨厌孙日峰?不过还好,做人工呼吸的是曾洛洛,戚云没得找茬,可是孙日峰的自尊心很受伤啊!

    孙日峰担心的神色变成了一脸难堪,摇摇头,他难受说:

    “不是的,是曾洛洛。”

    戚云望向曾洛洛:“小蝶?”

    这下事情清楚明了了,可是接下来,狗血的一幕发生了。

    曾洛洛道:

    “是的是我……让阿峰给你做人工呼吸的。”

    此话一出,谢克志和孙日峰先是面面相觑,然后莫名其妙的看向了曾洛洛。

    曾洛洛忙给他们俩使眼色,没人知道曾洛洛为何要撒谎,可以肯定的是,曾洛洛撒谎绝对不是为了开玩笑。

    戚云又是一次大惊,赶紧用手像是检查自己有没有穿衣服般在身体上四处摸乱索。

    “结果怎么样!”戚云问。

    曾洛洛做出了疑惑的神情:

    “嗯……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你有没有感觉轻松了很多?”

    戚云静了静,好像在细腻的感受些什么,最后她答:

    “的确轻松多了……难道真的可以……”

    曾洛洛会心一笑,甚至眼前闪现了一丝泪光:

    “当然可以,你也应该听听阿峰的意思。”

    意思?什么意思?

    孙日峰心想她们俩说些大伙听不懂的话也就算了,居然还扯上了自己?

    戚云立刻看孙日峰,而且眼神不再惊愕,变得柔和甚至害羞了起来。

    孙日峰也直视戚云,他见戚云眼神躲躲闪闪,把手指放在嘴唇上羞答答的样子,心里愣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当然,这滋味中是有委屈和些许不愉快的。

    戚云支支吾吾问:

    “你……你有什么感觉么。”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