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唇膏
    “你……有什么感觉么。”

    孙日峰被戚云的这句话问得紧张了起来,他以为戚云在露骨的问他人工呼吸有什么感觉没,但实际上压根就不是孙日峰给做的人工呼吸。

    可是曾洛洛已经朝孙日峰使眼色了,所以孙日峰不能说实话,只得顺着戏演下去。虽然,他一开始并不知道曾洛洛为什么要撒谎,但现在他似乎明白戚云和曾洛洛来讨论什么了,从而猜出了曾洛洛撒谎的用意。

    至于到底有什么感觉没有……孙日峰尴尬一笑答:

    “那个……危急关头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这是孙日峰的计谋,他准备先鬼扯,再看情况做出反应。其实这有些放长线钓大鱼的意思,孙日峰又成长了。

    很明显,孙日峰的回答让曾洛洛很是失望和尴尬,这不是她期待的回答,当然,她也没抱多大期望孙日峰会猜透她的想法从而回答正确。

    戚云还在摸自己的嘴唇,一听到孙日峰答非所问的回答,她的脸立刻阴冷了下来:

    “不,你说谎,你们都在说谎。给我做人工呼吸的人不是你,是小蝶。”

    戚云顺利拆穿谎言,也许是因为孙日峰的回答导致的。好吧,曾洛洛得承认给戚云做人工呼吸的是自己了。

    曾洛洛准备举手,孙日峰意外拦住了她,孙日峰道:

    “好啦,我刚才是在开玩笑啦,我是真的有感觉和变化。”

    曾洛洛大吃一惊并不可思议的望着孙日峰,心想不是吧,难道孙日峰“开窍”了?

    戚云仍旧一脸冰冷不相信的样子,而且,她从在死亡工厂被孙日峰救下后就开始不仅不感激,反而跟孙日峰摆脸子了。这判若两人的态度,让孙日峰五味杂陈。

    怎么说呢,孙日峰感到困扰,不为别的,他只是还想看到戚云的笑容,想那个随时都在微笑的戚云赶紧“回来”。

    戚云又摸摸嘴说:“你说,什么感觉。”

    孙日峰摸起了肚子,先假装深沉了一番,后道:

    “啧,这里……有些奇怪的感觉。”

    戚云看了看孙日峰肚子,观察观察孙日峰的神态,眼里忽然有了一点光:

    “看来你明白我和小蝶在说什么了,不过我依旧知道不是你给我做的人工呼吸。”

    孙日峰本还想继续唬弄,可是曾洛洛先招了:

    “好吧好吧我招了。”

    看来孙日峰猜对了,不过戚云为何还是咬定是曾洛洛给做的人工呼吸呢?

    “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那时候是清醒的?”孙日峰问。

    戚云答:

    “因为,我的嘴唇上还有小蝶的唇膏呢,她用什么唇膏我清楚的很,一股薄荷味。”

    曾洛洛赶紧摸摸嘴唇,这下她可算知道原来是唇膏出卖了她。这唇膏质量不错呀,泡了水还能这么“坚挺”。

    食人鱼划了过来,他的船上乘着罗茜。食人鱼见戚云没事便没有做声,而罗茜问候了一声:

    “怎么样,没事了吧。”

    戚云跟罗茜并不熟络,而且昨天在火场,戚云还被罗茜阴阳怪调的奚落了几句。所以,即使是逢场作戏,罗茜会关心戚云,这是戚云想不到的。

    而且,罗茜好像并不是完全的在逢场作戏,她的语气和表情中真的有担心的成分在里面。

    戚云不明显的愣了一下:

    “呃……没事了。”

    罗茜笑了起来:

    “那太好了!对了我问你们,狼牙到底是喜欢你,还是你啊。”

    什么?罗茜忽然八卦了起来!这个问题也把戚云和曾洛洛问了个措手不及。

    孙日峰明白了,怪不得罗茜会突然对戚云那么殷勤呢,敢情她把戚云列为狼牙喜欢的对象之一了,而她对狼牙到底喜欢谁这件事这么热心的原因是因为,她认为狼牙是她的儿子。

    总之,她和罗琳还有狼牙之间的故事,孙日峰尚还一知半解,还有胎盘、子宫什么的。但是孙日峰知道,罗茜在确定自己不是她的儿子之后,就把目光坚定不移的锁定在了狼牙身上。

    愣了一下后戚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并“出卖”曾洛洛道:

    “她,艾力老喜欢欺负她了,越喜欢越欺负。”

    太好了,戚云又笑了,而且笑得是那么单纯美好。

    曾洛洛的脸也红了,她赶紧跺跺脚:

    “小云,你胡说什么啦,那家伙只会欺负人,哪里……”

    “哪里什么呀?”戚云笑眯了眼睛故意问。

    狼牙喜欢的人是曾洛洛,这一点孙日峰是可以作证的。罗茜也明白了,笑眯眯的看向了曾洛洛。

    这时食人鱼摇头了,边摇头边苦笑道:

    “一看你就没有当妈的经验,哪有人这么露骨问的,儿子最讨厌管事的老妈子。”

    罗茜笑呵呵:

    “哈哈哈,本来就没有当妈的经验。特种兵先生,你刚才的话,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默认狼牙是我的儿子了?”

    食人鱼道:

    “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可没有明说什么。”

    罗茜苦笑:

    “好吧。特种兵先生有儿子吗?”

    这个问题本应该是人鱼来答,可是宁胖子不甘寂寞的抢答了:

    “他有啊,被他弄进军营了。你别看他刚才说的那话好似特开明,其实他比谁都管得宽。

    他儿子的事什么都是他做主,他就是个希特勒,在他的集中营里,只要他跺跺脚,他儿子的肝儿就得颤三颤,只要是他的命令,他儿子就不敢不服!”

    “死胖子!”

    食人鱼歇斯底里的朝宁胖子吼了一句。宁胖子不怕,但也演戏,躲在了赛琳娜身后说:

    “嘿嘿,不信啊,不信你问**妹。你跟你儿子的矛盾就是这样来的,你什么都替他做主,不愿意做的你也非逼他去做。”

    食人鱼不屑一笑:

    “呵,他是我儿子还是你儿子啊。”

    宁胖子嘚瑟说:

    “我干儿子,就跟你和孙日峰一样。我干儿子到底跟我亲还是跟你亲,你心里明白的很吧。”

    “废话,我严厉那是在教育他,要让他出人头地。你呢,成天就带他见识花花世界,他能不黏你?”

    “呵呵。”宁胖子不服一笑。

    “哼哼。”食人鱼也不认同一笑。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