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假的
    不知不觉间,团队里的年长之人,就如何教育孩子跟怎样做父母才算合格展开了较激烈的讨论。

    年轻人们有些无所适从,曾洛洛还把年长人们的话一一翻译给了肯听,听得肯皱起了眉毛。

    论年龄,在座的年长人都能做年轻人的父母,所以子女更喜欢怎样的父母,一听年长人的讨论,他们就能分出优劣。

    年轻人觉得宁胖子是开放的,但开放不等于开明。在他的理念下长大的小孩,定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食人鱼是超级严厉的,他以希特勒般严厉独裁的方式来教育小孩,长大后,小孩不是人中龙凤就是彻底软弱。

    至于罗茜嘛,她毕竟没有抚养过小孩,所以讲的道理华而不实,被食人鱼和宁胖子双重否定。

    孙日峰自打出生以来就没见过他的父亲,他是跟母亲相依为命长大的。所以,对于今天年长之人们的讨论,最终能从中取得真经的应该算是孙日峰。

    他很孝敬母亲,但或许方法没有用对,在掌握了这几个年长之人是怎么看待孩子、怎么在操心孩子上下功夫的后,他能更好的揣摩母亲的想法,更好的去用正确的方法孝敬母亲。

    话说回来,为此,孙日峰脑海里冒出了许多的疑问。他心想自己的妈妈知道自己跟这个村的联系吗,他还想知道宁胖子听上去对育儿很有心得,他到底有没有小孩呢。

    他旁敲侧击问:

    “宁导,我觉得你的小孩一定过得很幸福,定把这世界上能享受的一切都享受完毕了吧。你小孩跟我应该差不多大吧。”

    宁胖子能不知道孙日峰在丢鱼饵钓鱼?反正,宁胖子不准备隐藏,所以笑嘻嘻的爽快回答了:

    “爷我可是单身贵族。”

    赛琳娜抱住了宁胖子手臂,跟只粘人的小猫一样用脸刮擦他的手臂娇滴滴说:

    “导演,仁佳给你生一个吧。”

    宁胖子一脸嫌弃:

    “怎么,你还有那功能?我估计你大姨妈都没了吧。”

    这是事实,赛琳娜的年轻貌美是靠整容拉皮和化妆堆砌出来的,实际上,她的年龄应该比孙日峰的妈妈小不了几岁。不过宁胖子的当众拆穿也太过分了,直接把中年女人最不愿意面对的东西给当众抖了出来。

    那瞬间,赛琳娜的心情和表情同步,是跌到了谷底的。可是为了讨好宁胖子,她只能快速恢复笑容,故意把宁胖子的话当做玩笑装傻撒娇道:

    “讨厌啦导演,仁佳可以生啦,我没你说的那么老。”

    宁胖子用手指刮了刮赛琳娜的脸,一脸淫笑的又啵了她一口。

    这画面让罗茜心里很不痛快,她老早就觉得赛琳娜的委曲求全,甚至委身于宁胖子之下,是及其侮辱女性的。同时,生孩子的话题好像也刺激到了她。

    她狠狠的鄙视了宁胖子和赛琳娜,对于赛琳娜,她是既同情又怒其不争。

    教育孩子的话题停了下来,争论半天,他们终于觉得在现在身处的环境下讨论这些是完全无意义的。因为不赶快搞清楚这里是哪里、现在是怎么回事,他们可能连再见都自己小孩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次还是宁胖子先发话:

    “奶奶的,这是哪里啊,鄱阳湖日落?”

    食人鱼冷笑一声:

    “哼,我看你是想吃大闸蟹了吧。”

    “别说大闸蟹了,就是没闸的蟹爷我也嘴馋,难道你们不饿?”

    这个问题可问到大家心坎里了,话说回来,大家好像还真饿了。可饿能有什么办法,这里又没有吃的,而且所有人浑身都是湿哒哒的挺难受。

    好在,这片水塘里的水并不像外面那么湿冷,反而还有些温温的,就着夕阳有一种夏天日落的感觉。

    宁胖子道:

    “你们看,芦苇里好像有野鸭子,船上蹲的那个东西叫鸬鹚,要不咱们来顿野味?”

    “宁导演,难道你想茹毛饮血么,这里明显不能生篝火。”

    没想到接话茬的竟然是谢克志,他这是想求好吧,因为之前他误会宁胖子和食人鱼用蛤蟆迫害他,可没想到人家却是想要救他。所以,他和宁胖子与食人鱼之间的气氛一直不怎么好,明明是一个团队的,却尴尬的连话都没说一句。

    宁胖子这人有个长处,那就是会给人一种轻松感,就算敌人就站在面前,他依旧能够嬉皮笑脸。有时候,这是一种性格的表现,而有时候,这能扰乱敌人的判断力。

    宁胖子也知道谢克志为什么会急着第一个接话茬,对于谢克志的加入,他倒是不介意,但就不知道食人鱼是怎么想的了。

    于是宁胖子对食人鱼挤眉弄眼,不过得到的是食人鱼的冷眼。

    看来食人鱼并不太情愿接受谢克志,孙日峰想不接受的原因可能还是多因为谢克志很弱。所以食人鱼应该不单是针对谢克志冷眼,对于赛琳娜也一样。

    得了,反正食人鱼就是这副德行,他虽然不接受谢克志的求和,但只要不拔枪逼谢克志离开团队就无所谓。

    宁胖子道:

    “我还是想吃烤鸭。”

    这时罗茜回了他:

    “我看你得吃塑料。”

    “什么意思?”

    罗茜用竹竿敲了敲蹲在船头的鸬鹚:

    “这鸟是假的,用塑料做的。”

    宁胖子应该是早就知道鸬鹚是假一事,而着重提它,只不过是想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上去,让他们自己发现罢了。

    孙日峰船上没有鸬鹚,但他的船靠近一丛茂密的芦苇丛,芦苇丛里有一只母鸭带着一群小鸭子看似在游水,但孙日峰用竹竿一敲,竟然发现野鸭子也是假的。

    那么芦苇呢?

    谢克志伸手扯了一下,确定芦苇也是用塑料做的。

    “假的。”他道。

    宁胖子的目的达到了,但他依旧装模作样:

    “卧槽,原来他妈都是假的,这是怎么回事啊,不会连这水都是假的吧。”

    食人鱼终于斜着眼开口说话了:

    “死胖子你浮夸个什么劲,水是假的话,你也是假湿身咯?”

    “身是真的湿了,阿鱼同学,都已经跌到这了,是不是该说实话了?”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