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另有他法
    食人鱼道:

    “我就知道你在套我的反应,告诉你,我不知道这是哪。”

    “没隐瞒?”宁胖子跟哄小孩似的问。

    “没有!”

    接着,宁胖子把眼珠移向了罗茜,不过他还没开口问罗茜就自觉回答了:

    “我也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

    “你来过也不知道?”

    “不知道。

    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我当时来的时候,从村里直接就乘小火车进了极乐鸟,而且那时极乐鸟还只是一个半成品。”

    听到极乐鸟三个字,孙日峰竖起了耳朵。可惜罗茜浅谈辄止,极乐鸟就像一个禁忌话题,话题的大门是不让打开的,于是再没人提起这三个字。

    宁胖子点点头:

    “那成,现在怎么走?”

    他这话是在征求食人鱼的意见,食人鱼抬头看了看天暂时没说话。

    赛琳娜也眨巴眨巴眼睛望天,然后她说:

    “导演,你看这天怎么像个鸡蛋壳呀,这些云和晚霞好像都是画在蛋壳上面的。”

    罗茜也抬头道:

    “是呀,蛋壳里好像还装着许多彩灯,这里就跟拍电影用的场景似的。”

    宁胖子来劲了:

    “拍电影?不可能,这里虽然的确是人工搭建的日落场景,可要是为了拍电影搭这么大的景,那这电影可就超大制作了。别忘了,现在都是在棚子里拍,然后做后期效果。”

    罗茜不太赞同:

    “二十多年前的技术没有现在成熟,特技做上去多假。”

    “所以我才说这场景不可能是拿来拍电影的,那时候国内以小成本电影为主,怎么舍得搭这个场景。要是有钱跑到这山疙瘩里搭这么个逼真的场景,还不直接去鄱阳湖,或者找个荒野之地拍得了。”

    宁胖子自称是国际大导演,这话是真是假姑且不论,可他怎么也算是个导演,所以他懂这个。他要说这个场景不是用来拍电影的,众人还真就愿意信他。

    食人鱼一点也不纠结这美轮美奂的日落场景是搭来干嘛使的,他只在乎下一步该怎么走。

    “走吧。”他道。

    宁胖子扭头:

    “往哪走?”

    食人鱼看向了稍远的地方道:

    “那边有岸。”

    众人眼神追寻着食人鱼所说的方向看了过去,见这水潭之上飘着一些烟雾,稍远处的烟雾里似乎真隐藏着一些东西。那些东西不像是长在水里的,所以食人鱼推断那里是岸。

    朝岸行进时,他们几乎两两一条船,并在假芦苇荡子里分了路。因为芦苇荡子里能供船过的位置非常狭窄,可谓就是一条缝而已,所以为了节约时间,大家兵分几路朝岸边而去。而进了芦苇荡子后,基本就看不见同伴的身影了,但能听见同伴的船摩擦芦苇发出的声响。

    戚云趴在孙日峰船头,乌篷船一路前进,她一路抚水。一开始孙日峰以为她是在戏水,可随着船的前进,她把手往水里越放越深,然后水就到了胳膊。

    之后水漫过了胳膊,可戚云还在把肢体往水里放,甚至一半的身子都快放进了水里。孙日峰看得有些着急了,他终于发现戚云不是在玩水,而好像是对水产生了依赖。这感觉,就如炎炎夏日人们对凉水的渴望,得把身子泡在里面才觉得安逸一样。

    不过戚云不能再往下了,否则又得栽进水里。

    孙日峰好心提醒:

    “戚云,赶紧把身体收回来,小心摔进去。”

    孙日峰的好心提醒戚云心领了,可是戚云没有力气,只把身体收回来了一点点,就任身体泡在水里了。

    戚云轻轻回应:“嗯。”

    孙日峰道:

    “你是不是还在很难受,你对水有依赖?”

    戚云轻声说:

    “我体内的垃圾,在工厂里因为八条腿的铁玩意变得兴奋不已,现在它们就像看不见的蓝色火焰一样在灼烧着我的五脏六腑……”

    戚云的气息很是微弱,孱弱的声音里透出的痛苦,让孙日峰觉得她小小的身躯定快不堪重负了。

    戚云到底背负了什么,一个女孩子又为什么要揽下这么多的责任……

    孙日峰越想越觉得自己太没有自觉了。

    对呀,原来是这样,戚云人才会说他连狼牙都不如。狼牙作风霸道,想知道什么事或想做什么,基本不会去征求别人的意见,而是一鼓作气的就去干了。

    孙日峰后知后觉,想如果他不征询戚云的意见,而是直接把戚云的垃圾吸进自己的体内,就能帮戚云解脱了。

    可恶,刚才的人工呼吸明明是个好机会,曾洛洛也暗示了。狼牙一定早就伺机这么做了,所以才会在火场看似在撩妹,其实是想吸走戚云的“垃圾”。

    这么说,狼牙身体里也是有“垃圾”的,但不知道是在哪个部位、会爆发出怎样的效果。

    不管了,孙日峰看着戚云痛得缩成一团的小身躯心痛的发誓,他会变得更主动,会全心全意保护戚云以及其他人。

    不过现在,他依旧不能帮助戚云好过一点,只能眼睁睁看着戚云越来越像没有了气息般趴在船头,表情感同身受的扭曲了起来。

    “水真的能让你好过一些么。”

    “杯水车薪,除非……”

    “除非什么!”

    孙日峰听到了除了强吻之外的另外一种可能性。

    “除非能饮下村口死水潭里的水。”

    孙日峰先是想了想死水潭的样子,然后大吃一惊:

    “什么!喝那个水?!我记得谁跟我说过那水有毒,之前祁义山掉进去,华问冲差点没为这个事把老谢给吃了。”

    戚云道:

    “对于寻常人来说是有毒的,可对我我们来说如同甘霖。要想抑制住垃圾的躁动,那水很有效果。”

    孙日峰考虑到了别的方面:

    “有用的恐怕不是水,是水里像幽灵一样游动的黑色倩影吧。我之前以为它有实体,直到祁义山掉下去我才明白那是一种能溶于水,但像蝌蚪一样会聚集在一起的物质。”

    戚云点头:

    “是的。”

    孙日峰可没想到啊,看起来臭不可闻的东西,如今倒还成了拯救戚云、甚至将来拯救自己的关键。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