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美吗?
    可是现在知道好像又有点于事无补,因为死水潭在村口,而孙日峰他们却不知身处何处。

    “那水……”

    “没事的,即使没有水,只要我不再接触你说的板凳精,垃圾们会慢慢沉淀的。”

    “沉淀……需要多久?”孙日峰问。

    戚云没有作答,看来不是不清楚,就是这种期望不靠谱。

    “戚云……

    我还是那句话,我愿意为你减轻痛苦,我已经知道方法了。我不主动不是因为我还在顾虑或者不愿意,而是我不想冒犯你。

    强……强吻这种事我还是……做不出来,你给个明确的态度吧,如果你愿意让我吻你,呃我是说把你的垃圾吸过来,我会立刻做的。”

    戚云终于肯扭扭脑袋把脸转向孙日峰了,不过这个动作对现在的戚云来说也相当费力。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真的很痛苦的。”

    孙日峰狠叹的口气,他认为开诚布公的时候到了:

    “于……男和女的个体差异以及习惯性来说,既然大家都摊上了事,这事就不能让女人来承担。

    再者,还是以男女作为出发点……我……我想问你个问题。”

    “什么?

    “老谢说你心里从小就惦记着一个人,这个人是我么。”

    戚云想也没想就回答:“不是。”

    孙日峰失望了一下,不过这很有可能是戚云的谎言,就算不是,也不碍事。

    “那好吧,就算不是,我相信我在小悬崖上的话已经说得够明显了。

    戚云,我喜……”

    “嘘……”

    孙日峰的口型停留在了“喜”字上,因为戚云让他“闭嘴”。

    “嘘,我好了,没想到垃圾沉淀得这么快。”

    “什么?”

    孙日峰一下没反应过来戚云是否在开玩笑,他以为戚云是为了阻止自己告白而逞强。直到,戚云真的一轱辘坐了起来,痛苦的神色烟消云散,孙日峰才信了。

    “你……你真的好了?”

    戚云大病初愈般尚面容憔悴,但是浑身透着一股舒爽的感觉,她拍拍肚子笑着说:

    “哇塞,就像肚子痛了半天,现在终于找到地方解决了一样通体舒畅啊。”

    孙日峰不由得苦苦一笑,这个比喻挺不入流的,但是很贴切。看来戚云是真没事了,还一如既往的笑容满面。不过,孙日峰差点被憋出了内伤,看来这告白是不能进行下去了。

    “老孙,戚云情况怎么样了?”

    谢克志突然问了起来,以声音的距离来听,他应该在离孙日峰不远的小道里划着船。

    “哦,她……”

    “我没事了阿志。”

    戚云的声音又活泼了起来,听上去是没事了,可这活泼的声音让孙日峰陷入了苦恼。他苦恼为什么戚云在谢克志面前永远都这么活力四射,可偏偏就是对自己阴晴不定。

    肯听见声音也发问了:

    “你没事了云?”

    戚云同样超有活力道:

    “没事了没事了哥们。”

    接着,小船陆陆续续靠了岸,船头撞在岸上,发出了一声声撞击声。

    食人鱼听这撞击声有些蹊跷,便道:

    “这岸也是假的?”

    迫不及待上岸的宁胖子用脚搓了搓地:

    “岂止岸是假的,这脚下的草也是假的。”

    “呼呼,还真是一假到底啊。”罗茜道。

    罗茜的心情还是那么好,而她的好心情是从知道狼牙喜欢曾洛洛开始的。不过她似乎忘了,在孙日峰快进村的时候,她同样冒犯过曾洛洛。

    “你们看,那有个木屋,还冒着烟。”赛琳娜道。

    “有人?”宁胖子顾虑问。

    食人鱼拦下了大家:“先别急着过去,走旁边绕到屋后看看有没有路。”

    结果,这活被孙日峰承包了。他一个人围着木屋逛了一圈,给出的答案令人吃惊。

    “奇怪了,我们好像真被包在鸡蛋壳里了,屋后没有路,被一层会发光的材料给包住了。这个空间好像是封闭的,除非我们能回到悬崖上的山洞里。”

    谢克志道:

    “如果是这样,我们不就又要回到死亡工厂去了吗?况且我们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的,现在也回不去了。”

    宁胖子站出来说:

    “所以,我们还得进木屋,看看会不会被仙人指路。”

    食人鱼赞同了,点头说:

    “进去吧。”

    走到木屋前,孙日峰回头看了一眼渡船时经过的景色。纵使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可是这天水相接的美景,仿佛能够治愈人的心灵。

    这种感觉非常奇怪,除非人的心灵有过创伤,否则为何需要治愈。又或是受过怎样的伤,才会让大自然来治愈呢?

    孙日峰心想会不会是因为死亡工厂里的那些垃圾太过肮脏,才会让这一片湿地显得弥足珍贵。美中不足的是,除了水,这湿地的一切居然都是假的。如果某一天,地球上所有能让人心旷神怡的东西都变成了假的,只能人为制造和怀念的话,就太让人悲伤了。

    等等,孙日峰为什么会突然产生这些想法呢,他自己也不太明白。

    啪啪!

    宁胖子趁着孙日峰若有所思,把自己猪蹄般的粗手臂搭在了孙日峰肩头问:

    “美么。”

    孙日峰的身体向下坠了一下,然后反问宁胖子:

    “美么。”

    他俩是越来越熟识了,孙日峰也摸清楚了宁胖子脾气。虽然他是长辈又表现得财大气粗,但对他说话其实不用太拘谨,甚至无厘头一些,还能有意外收货。

    宁胖子点头:“美。”

    孙日峰也点头:“美。”

    宁胖子的话其实还没说完:

    “美……中不足的是,如果那些野鸭子能变成活的让大爷吃一顿的话,就完美了。”

    孙日峰这才发现自己上套了,只好眯眯眼斜视了一下宁胖子。

    接着有两个人从木屋里走了出来,来人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都带着斗笠,斗笠上围着一层纱,就像两个养蜂人一样。

    不过女人的纱是白色的,能够大概看清他的容貌,而男人的沙是黑色的,根本看不见他的脸。

    孙日峰觉得这个男人的装扮很像陈二叔,但可以肯定不是,因为他的个子和块头,是远远及不上牛高马大且强壮的陈二叔的。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