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神奇的茶屋
    这一男一女出场的方式相当柔和安静,看起来应该没有敌意。

    女人把双手交握在腹部,就像空姐一般礼遇周全。她道:

    “欢迎来到我的茶屋,客官里面请。本茶屋只有两个包间,一个包间已经有人了,贵宾们可以坐另一个包间。”

    这女的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熟啊,孙日峰好像认识她,不过当孙日峰在记忆里搜寻这女的是谁并窥探她的容貌之时,食人鱼已经率先认出了她。

    “老婆!”

    食人鱼这一声喊得中气十足,令在场的人都惊讶了一下。不过也是因为这声呼喊,大家都认了出来原来戴着面纱的女人原来是张檗波。

    嗯?张檗波怎么会在这里呢,还成了茶屋的主人。

    张檗波尴尬的清了清嗓子:

    “啊嗯,老公,我现在的身份是这间茶屋的女主人,身后这位是我的伙计,请你配合我。”

    “配合?”

    食人鱼不明白的嘟囔了一句,他不懂张檗波在搞些什么。于是,他看了看张檗波身后的伙计,心想是不是这个伙计在操纵张檗波。

    但是没有,这伙计看起来老老实实挺安静的,莫不是张檗波早就受制于人?

    这时张檗波又道:

    “老公,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了,没那么复杂,你就装不认识我,把我当成这个茶屋的老板娘就行了。”

    一牵扯上张檗波,食人鱼就会明显变笨,这是一种多么淳朴的情谊呀,食人鱼全心全意爱着张檗波。

    食人鱼愣是转不过弯来,这下可把宁胖子给看急了眼:

    “哎呀笨蛋鱼,你愣什么嘛愣,美女老板娘会出来恭迎了,还不进去喝茶去。”

    食人鱼望向宁胖子,舌头像被割了一截一样吐字不清:

    “啊?她四我……”

    宁胖子老着急了:

    “哎哟完蛋,见**妹脑子撞树上了。我知道她是你老婆,你老婆大人都说了包间里有人,咱们还不赶紧去偷听偷听?”

    “偷听?”

    食人鱼还在愣。等等,他或许压根就不是愣,也不是智商下线,而是他眼里竟然除了张檗波就什么也没有了,宁胖子的话,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宁胖子真想捏他个蛋,然后把蛋扔进湖里。

    “是啊,偷听啊,能进去了不!”

    孙日峰推了食人鱼一把,难得他跟宁胖子站在了统一战线上,也难得他嫌弃了食人鱼一次:

    “风哥风哥,进去了啦。”

    食人鱼咳了一声,张檗波身体纹丝未动,语气却关怀备至:

    “怎么,又受伤了?”

    食人鱼深怕张檗波担心,于是赶紧道:

    “小伤小伤,不打紧。”

    没想到食人鱼会在这里掉链子,他愣是不想再离开张檗波视线,或者不愿张檗波再离开他的视线,所以最终他是被队友们拖拉着进的茶屋。

    这茶屋非常狭窄,真的除了两个包间和操作间外,就没有别的空间了。

    张檗波命令伙计去沏茶,她站在包间门外说:

    “客官们,本店有向大家提供干的衣服,我马上给大家拿来,大家全都要换上它。”

    对于刚做了落汤鸡的全队人来说,这个消息可是诺大的福音啊。

    说罢,张檗波转身消失在了食人鱼的视线内,去拿衣服去了。

    食人鱼咚的一声把身体“弹”了起来:

    “老婆,我来帮你!”

    张檗波没有理睬他,而是继续离他的视线范围越来越远。

    食人鱼见状赶紧追了出去,宁胖子机灵,把脚伸了出来勾了食人鱼一下,差点没让食人鱼摔了个狗吃屎。

    宁胖子扶住他道:

    “消停点啦人鱼兄,你真要成人鱼,连路都走不稳还想去追大长腿**妹。”

    如此呆头呆脑的食人鱼和宁胖子的举动跟话语,惹得全场哄堂大笑。

    食人鱼和宁胖子为此互相埋汰对方了半天,在他们的争吵声中,张檗波和伙计回来了。

    伙计上茶,张檗波道:

    “请各位换衣服吧。”

    接过衣服,食人鱼傻了眼。

    食人鱼从没这么可爱过说:

    “老婆,这是……动物装?”

    其他人纷纷仔细的打量起了自己拿到的衣服,发现这还真是可爱的动物装啊。其实人群里已经有人穿过这衣服了,那就是戚云。她穿的是小鹿装,小鹿装现在还在她身上。

    大家看向戚云,戚云甜甜的笑了笑,这时张檗波解释:

    “这是规矩,接下来的路必须穿这个衣服,否则这里就是终点。”

    宁胖子舔了舔嘴皮:

    “有意思!”

    “那就快穿。”张檗波道。

    后来大家都换上了各自拿到的动物装。孙日峰是绵阳,谢克志是蛤蟆,戚云还是鹿。

    食人鱼是……大眼金鱼,宁胖子是……猴子。

    众人觉得宁胖子应该是猪啊,可猪偏偏就穿在了罗茜身上,赛琳娜的是一条狗。

    肯是一头牛,这倒跟他块大的形象很像,最后曾洛洛拿到的是兔子。

    宁胖子吐槽:

    “这他妈是进了动物园啊。”

    罗茜看看他,道:

    “胖子,我应该跟你换。”

    宁胖子也瞅瞅罗茜:

    “不啊,你跟猪挺合适的,你老公不就发福得跟头猪似的。”

    “那也没有你像猪,快,跟我换!”

    宁胖子倒不吝啬,他嘴上虽然不饶人,可也不纠结自己到底穿什么动物。

    所以他愿意跟罗茜换,不过他们俩正准备交换的动作被张檗波制止了:

    “停!

    不许换,谁穿什么已经是决定好了的,不能换。”

    宁胖子机警:

    “哟,听意思怎么觉得我们要被认动物识人呐,危险危险。”

    张檗波并没继续搭理换衣服的话题,而是站在包间门口宣布了一些事宜:

    “啊嗯。

    各位客官,现在距离天亮还有半个小时左右,接下来的路只有等天亮了以后才能放行,在天亮以前就烦请大家在包间里慢慢品茶了。

    包间关上门以后会显得非常安静,所以大家的谈话很可能被对面包间的人听到,也能听到对面包间的谈话。这一点,请大家好好把握哦。”

    这可新鲜,孙日峰心想又是一桩奇遇。

    宁胖子问:“诶**妹,别光茶呀,有早餐吗。”

    张檗波懒得理他,以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微笑摇头打发他后便关上了包间的门。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