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你调我侃
    “砰!”

    包间的门被干净利落的关上,望着自己的同伴无论年龄性别和长相,还有体型,都穿着萌萌的动物装,大家不由得觉得其实对方还是蛮可爱的。

    不过,大家会齐刷刷的坐在这狭小的包间里,似乎是被半逼迫的,这一点让他们心生不安。包间里还有火炉,干燥舒适的环境应该让他们感到安逸,可有人觉得这像温水煮青蛙。

    也有人觉得自己就像被动的囚徒在等待审判一样,好在等待的时间也就半个小时,张檗波说过,天一亮就给他们“指点迷津”,指出前行的道路。

    张檗波说来也是个奇葩,这半宿没见的工夫,她怎么就成了这茶屋的老板娘了。还有她身后带着的一言不发那伙计,身份让人起疑。

    呼……呼……

    突然,包间里响起了两声诡异的呼呼声,像是什么动物发出的,而且极不通畅。

    孙日峰听到声音先是一惊,然后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的眯着眼睛看向了宁胖子。

    没错,就在大家居安思危不能放松紧惕的时候,宁胖子居然随遇而安的打起了呼噜!

    他的头就像一个倭瓜,整体像一尊坐佛,下巴下有三层赘肉,看着别提多**。

    大家都看向了宁胖子,他们本想吐槽一下,可这时隔壁包间突然传来了一阵嘲笑声。大家竖起耳朵听,隔壁包间哄笑之中有人说话了:

    “呵呵,听啊,居然在打瞌睡。这么大呼噜声,说明没受到什么惊吓。”

    这是个女人的声音,而且像故意讨论给这边听的。

    罗茜一声冷笑:

    “哼哼,是罗琳,他们在隔壁。”

    食人鱼看看罗茜,一副情况已经了然于胸样子点了点头。接着,食人鱼狠掐了一把宁胖子大腿,疼得宁胖子跟狗尾巴被踩到了一般疼叫。

    “哎哟!我刚才梦到我的尾巴被踩到了!”

    众人哄笑,对面包间也跟着嘲笑。其实宁胖子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这是在逗大家玩儿呢。

    食人鱼很配合他问:

    “你身上有尾巴?你是哪根尾巴被踩了呀。”

    宁胖子道:

    “嗯呐,我有尾巴啊,不过刚才对面发声的那个有没有尾巴就不知道了。”

    食人鱼道:“那个呀,听声音就知道没尾巴呀。”

    宁胖子啧啧:

    “啧啧啧,非也非也,现在这个年头奇怪的很,没尾巴的偏偏有尾巴,有尾巴的就跟没尾巴似的。还有……嘿嘿!”

    宁胖子话没说完就一脸贱笑,食人鱼故意高调问:

    “还有什么?”

    宁胖子道:

    “还有这有尾巴的,偏偏就喜欢跟有尾巴的在一起,恶心死爷了。”

    如果到现在都还听不出宁胖子和食人鱼是在对隔壁包间的人冷嘲热讽,而且针对的是谁,那不是太愚钝就是太不在状况。

    很明显,大家都听明白了,特别是对面包间的两个“有尾巴”的当事人。

    “咚咚!”

    对面包间有人把桌子一砸,再听动静像是想冲过来。

    肯不自觉肉跳了一下,因为他背靠一扇门,那扇门差点没被对面包间的动静给踢开!

    接着就没有大动静了,对面包间似乎有人在劝闹出动静的人:

    “好了阿冲,真正的爱情是不惧闲言闲语的,再说了,对面针对我们俩的那个自称有尾巴的,年龄都一大把了,身边不管是有尾巴还是没尾巴的,都没一个人陪着他。

    这叫什么,这叫有毛病。说不定他刚才说的那番话就是暗指他自己。表面上他看着有尾巴,其实他压根就没尾巴,哈哈哈。”

    对面包间说话这人把矛头指向了宁胖子,大家已经听出说话的人是谁了——祁义山。那么,刚才搞得激动不已,又是踢门又是砸桌子的人就是华问冲了。

    孙日峰偷偷看着宁胖子,心说他会不会红眉毛绿眼睛。岂料宁胖子一点也不生气,还翘了个小指头在嘴角娘里娘气的说:

    “嗯哼,隐藏了这么多年的身份,我东方不败真的就这样被拆穿了么。”

    不易怒、不焦躁,孙日峰是真佩服宁胖子这“心宽体胖”和随机应变的个性了。

    本来,宁胖子的顺水推舟算能够让对方暂时无言以对的,可没想到只要保持沉默,“战火”是怎么样也烧不到她身上的赛琳娜居然自动“惹火烧身”。

    她多了句嘴为宁胖子平反道:

    “谁说的,仁佳觉得导演可勇猛了,昨晚我才试过。”

    话毕,罗茜一脸复杂的惊望着赛琳娜。虽说都是成年人了,而且都这把年纪了说这话确实没什么好难为情的,而且看得出赛琳娜确实是想帮宁胖子说话。

    不过罗茜始终觉得心里有些过不去,就像有根刺插进了肉,不痛,可是不拔出来就会不痛快。

    反正她越来越在意赛琳娜了,包括赛琳娜在团队中的定位,赛琳娜的生存方式等。

    当然,对这番话有反应的可不止罗茜一个人。戚云和曾洛洛听到后先是偷笑然后害羞的低下了头,宁胖子则是无奈一笑,等待着对面包间的“反攻”。

    果不其然,对面又活跃了起来,还是祁义山说话:

    “哟,勇猛?听声音,说话的人是昨白天主动倒贴,却被罗总一个瞪眼和贱人二字拒绝了的赛琳娜吧。”

    如果赛琳娜不开口说话,现在也就不会沦为对方调侃的对象了。对方继续冷嘲热讽:

    “你们还真是什么东西都要啊,要不给你们取个名字——垃圾组吧,你们就像收破烂的什么货色都要呀。”

    赛琳娜阴沉了脸,她也许在后悔自己的多嘴,生气、难堪却没有回击的话语。

    宁胖子重新嘻嘻哈哈了起来,要和人斗嘴或者膈应人,他最在行。

    他回击道:

    “这名字不错呀,俺们就是垃圾组,专捡可以变废为宝的垃圾。

    瞧瞧瞧瞧,一开始垃圾组就只有我和一条食人鱼,现在我们垃圾多啦,个个都变宝贝啦。再瞧瞧你们,啧啧啧,三个人!再是宝石也得让垃圾埋了呀。”

    这个比喻好,起码孙日峰觉得自己这方现在有个最大的优势,那就是人多。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