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尘封的东西
    不过,人多又怎么样,又不是打群架以量取胜。再说了,对方有个残暴等级可谓丧心病狂的华问冲在,一出手,自己方的几个女同志就只能算半个战斗力。

    反正孙日峰是这样想的,另外半个就是余毒尚未清除干净的谢克志。而且谢克志的眼镜在死亡工厂丢了,没了好视力,他的战斗力在华问冲面前恐怕还算不上半个人吧。

    等等,孙日峰越合计越像要打群架的前奏,不过两边要是继续对对方冷嘲热讽,搞不好还真得打起来。

    然后,接宁胖子话茬的,这回又换成了罗琳。罗琳话不多,用词也不会表现得市井,她只有五个字,却已经竭尽全力的表现出了她对赛琳娜的反感和内心的高傲:

    “哼,风尘女罢了。”

    这几个字又一次刺痛了赛琳娜,可她依旧只能窝在宁胖子身边默不作声。

    没事,还有扳回一局的机会,斗嘴耍贱这事还是交给宁胖子为好。

    “哟,这口气真正派,道尽了对人间风花雪月的鄙夷不屑,要不是您有个儿子,我真当这话是个老尼姑说的呢。

    不过,我们这也有个罗总,怎么两个罗总就这么天差地别呢。”

    罗茜瞪大了眼睛朝宁胖子龇牙,想说怎么就把火星往自己身上引了,让他赶紧把包袱扔回去。

    宁胖子憋着声音道:

    “你不是想把罗琳千刀万剐么,这就是个好机会,你怎么打起了退堂鼓?”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罗茜的面部表情变得多样化了,大概是被宁胖子传染了。她也憋着声音道:

    “去你个机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词穷了不知道怎么接下去,所以把烫手山芋扔给了我!”

    其实宁胖子就是这么个意思,他干脆心照不宣的奸笑了一下。罗茜忽然指食人鱼,示意为什么不把包袱丢给食人鱼。

    宁胖子鄙视道:

    “他?让他开大炮可以,嘴炮不行!”

    “我也不行啊!”罗茜道。

    宁胖子眯起了眼睛:

    “可我看你之前挺尖酸刻薄的呀,狡猾起来愣是笑得像只狐狸。”

    这个孙日峰可以作证,那时的罗茜如履薄冰所以步步小心谨慎。

    “你!我!”

    罗茜咬牙切齿,想反驳又怕声音蹦出来让对面听见。以孙日峰为首的几个年轻人很无奈,年长人之间的言语较量,他们无从参与。

    这时对方的罗琳回话了:

    “罗总?你说的罗总可是叫罗茜啊。”

    “没错!就是我们声音好听跳舞好看偶尔一笑充满了女人味的罗茜——罗总!”宁胖子立刻回。

    罗琳冷笑:

    “哼哼,这个人我不认识,我认识的是只会抽烟喝酒,整天披头散发跟个神经病一样的罗茜。

    再告诉你一个事实,罗家的所有产业都是我罗琳在管理,除了我,没有第二个罗总。”

    话至此,罗茜不用宁胖子甩包袱,自己已经开始把包袱往身上揽了。瞅着罗茜捏紧了拳头正在酝酿情绪,宁胖子干脆开始挑拨:

    “咦,据说罗总和罗总是亲姐妹,怎么罗老总会这么偏心把家产都给了大女儿,不留点给小女儿呢。”

    罗琳回答得很快,因为她好借机讽刺罗茜:

    “笑话,把家族产业交给一个成天抽烟喝酒跟风尘女子无异的人?我罗家还不想自掘坟墓。

    再说了,一个因为跟情人出走,也许是因为堕胎次数太多因而造成没有子宫的女人,连做女人的资格都没有,不能生育后代,又哪来的资格继承家业。”

    罗茜站了起来,她全身怒抖眼放凶光,明显已经被彻底激怒。宁胖子的目的达到了,不知不觉,他安静的窝在角落等着好戏的上演。

    罗茜突然往前冲了出去,冲到因为听不懂对话而感到莫名其妙的肯的面前。

    “让开!”

    罗茜应该是要夺门而出进到对面包间,而她气势汹汹的“让开”两个字肯也听懂了。肯没有让,因为他虽然没有听懂对话,可是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他是能感受出来的。

    食人鱼也上前拽了一把罗茜,劝她不要冲动,并给宁胖子使了脸色,怪罪他不该哪壶不开提哪壶。

    没有人知道宁胖子故意挑拨罗茜和罗琳到底是什么用意,可是已经东窗事发,现在找宁胖子的茬是解不了两个罗家女儿的气的。

    罗茜站在门旁说:

    “你胡说!

    摸着良心讲,罗琳你当年有没有为了继承家业对爸妈动过手脚!

    还有,当年被摘取子宫的明明是你,可为什么最后从手术台上下来的是我!你动了手脚对吧!”

    “你有什么证据,就在这血口喷人!”

    “证据?多得很!

    你的卢学长,你最喜欢的卢学长为什么不选择你其实你比谁都明白!他不喜欢一个唯利是图心狠手辣的女人!你今天能够以罗总的身份在这正襟危坐,屁股底下到底压了多少孽债你敢抬起屁股来看一看吗!”

    “低俗!什么屁股不屁股的,低俗!”

    伴随着怒吼,罗茜能感觉到罗琳重重的把她的茶杯扔在门上的动静。

    罗琳的这个举动居然把罗茜惹的发笑了起来:

    “呵呵……哈哈哈!怒了不是,瞧吧,你就是这种满口礼义廉耻,实际内心狠毒,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

    你不是要证据吗!我给你两个!

    第一个,监狱里的那个人已经证实了,一切都是你干的!

    第二个证据,我手里有一串数字,是白峒冒险在你们眼皮子底下交给我的。你知道白峒的身份,他就是当年那个保险王,那些数字对应的保单,估计每一张都足够你下十八层地狱!”

    宁胖子跳了起来:

    “漏了,说漏了大姐!悠着点!”

    宁胖子的意思是说,我方握有白峒给的数字应该是一个很好的筹码和机密,不能随便抖露出来,可是罗茜已经说出来了。

    “白峒在哪?”对方问,但不是罗琳问的,是祁义山。

    这个罗茜自然不会说,而且她是真不知道白峒在哪。

    “怎么,这么着急找白峒,是不是想把他灭口,让那些保单和秘密永远被尘封啊。

    罗琳,你为什么不说话不辩解了,而是让你的律师说。”

    “我现在全权委托我的律师代替我发言。”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