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胡闹的说正事
    罗茜冷笑一声:

    “哼哼,老谋深算,狐狸尾巴快要露出来了,怕说漏嘴就把发言权交给律师。

    祁律师,当年你巧舌如簧还伪造证据,送了多少冤魂下狱,又把多少恶魔洒在人间逍遥法外,你心知肚明!”

    这时,隔着包间门都能听到话华问冲在对面制造的响动,他容不得任何人说祁义山半点坏话,若对方没有人摁住他,恐怕已经破门而入冲了过来。

    接着祁义山波澜不惊道:

    “罗女士说话一定要注意点措辞,鄙人律师做久了,有个什么都要讨个公道的习惯。像您刚才那么没有证据还血口喷人的,我纯粹可以把你告得体无完肤。”

    宁胖子插话:

    “啧啧啧,看到没,这就叫道貌盎然、人面兽心、扭黑为白、血口喷人!”

    “哟,是谁文采那么好,在那文不对题词不达意的献丑呢。”

    祁义山这是明知故问,之前在酒店大堂若不是孙日峰帮忙,他差点没被宁胖子扎实的揍了几拳。

    看来宁胖子已经快速组织好了措辞,准备与对方来一轮新的嘴炮。

    “呃……鄙人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罗茜女士的律师,从现在起,由我代替她发言。”

    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宁胖子充起了律师!

    戚云眨巴眨巴眼睛,脸上猎奇的表情已经说明她对宁胖子接下来的表现和事态发展抱有浓厚的兴趣。她给宁胖子竖起了大拇指,把舌头一吐,示意宁胖子一定好好表现。

    宁胖子摆出一脸奸笑,斜着头给戚云做了个ok的手势。这时,对面包间明显传来了嗤之以鼻的声音。

    宁胖子再清清嗓子,不惧对方的嘲笑,愣是恬不知耻的继续佯装律师:

    “啊嗯。

    来,本律师问问你们,当年东窗事发,罗总应该是要吃政府的枪子儿的,可最后这个坑却让别人填了。

    这应该是祁大律师您干的好事吧,哈哈,用句好听点的话来说,这该叫什么呢……哦对了,一将功成万骨枯。

    诶,说是万骨不为过吧,毕竟您可是成功的祸害了一村人呐!我说的对不?”

    对方保持了沉默一阵子,如果宁胖子的爆料是真的,孙日峰能想象到对方做贼心虚的样子。可惜,对方不认,祁义山笑得很故意说:

    “你就是这样自称律师的?我还是那句话,一切没有证据的指控都是血口喷人,我可以告你污蔑。”

    宁胖子道:

    “那我就再重复一遍我们罗茜女士的话,证据有啊……”

    宁胖子话未毕,祁义山已不耐烦插话:

    “别再提那些根本构不成证据的证据了,监狱里那人是谁啊,他的话为什么可信?白峒在哪?保单又在哪?”

    宁胖子“咻咻”的喝下一口茶,还故意砸嘴,表示自己胜券在握:

    “律师,不能这么沉不住气,也别断章取义。谁说我要说那些了,我是说,除了那些外,我有更加有力的证据!”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宁胖子也越来越得劲,仿佛是在开着玩笑说正经话。孙日峰集中精神并竖起了耳朵,他猜想,难道宁胖子这厮不是在混淆视听跟对方玩,而是来真的?

    “更有利的证据?空口无凭,证据是什么,掏出来看看。”祁义山道。

    宁胖子忽然反手挠了挠他的腰,然后露出自信不已的笑容笑了两声。众人以为他要放大招——拿出证据了,遂全都屏息凝神。可没想到,宁胖子最后只是把手掏出来放在鼻前闻了闻:

    “嗯……咦!一股子臭汗味!”

    说罢他还欲罢不能的多闻了两下。

    见他这邋遢恶心的动作,众人不仅把身子往后一倒,嘴里还同时发出“咦!”的表示恶心到家了的声音。

    对面包间只听到了声音,但绝对猜不到这边发生了什么。这恶心的动作应该是宁胖子的随场发挥,他的虎背熊腰也许是真痒痒所以挠了挠,但不得不说,众人齐刷刷的反应倒扰乱了对方的判断。

    这不,祁义山有些拿捏不准现状,干脆给自己有理走遍天下的气场减分问:

    “干、干嘛?”

    宁胖子把眼珠子一转,立刻找到了对策:

    “干嘛?掏证据啊。”

    刚才是胡闹着说正经事,现在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呢。

    祁义山表面不动声色,其实他内心一定充满了疑问甚至好奇,心想掏个证据,对方怎么会发出那么嫌弃的声音。莫不是,证据本身很恶心?

    “啊嗯!”

    对面包间传来了一声故意的提醒声,就这么啊嗯两个字,孙日峰这边也听不出来是谁在提醒祁义山不要自乱阵脚。

    接着,祁义山重整旗鼓:

    “既然证据拿出来了,你是拿给我看看,还是说出来听听?”

    宁胖子捂着嘴笑,笑完后说:

    “我不给你看看,也不给你听听,我让你猜猜。”

    宁胖子果然开始胡闹了,这下孙日峰的期待落了个空,他认为宁胖子应该是不会把证据拿出来了,或者他压根就没有别的证据,只是在这打哈哈玩。

    这时,对面包间居然接招的回话了,但回话人的声音有点奇怪。

    “用得着猜么,不就是那卷录影带,那胖鸡当年就是个小场务额已啦。”

    这……不是台湾腔么,祁义山一听就是北方人,本来一个东北人和一个北方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得好好的,这突然来了个台湾腔,不由得让大家一阵奇怪。

    这明显不是祁义山在说话,也不是华问冲,更不会是罗琳。那到底是谁在说话呢?

    宁胖子给食人鱼使脸色道:

    “看来对面不止三个人呐。”

    食人鱼十分淡定的喝茶:

    “也未必只有四个。”

    “嗯。”宁胖子点头。

    食人鱼用茶杯盖指指门,示意宁胖子不要被台湾腔迷惑,该怎么表现就怎么表现,该怎么胡闹就怎么胡说八道。

    宁胖子当年的身份被拆穿了,他似乎感受到了一些压力,所以把嘴巴一撇。不过这个台湾腔是谁呢,村里有这个人么。

    “谁……呀?”

    宁胖子把眼睛看着天花板嘟囔。孙日峰记忆力好,当这台湾腔一响起来,他心里其实就已经有了点谱。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