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打开天窗说亮话
    狼牙立刻冷哼一声并开始奚落孙日峰到:

    “哼,那么紧张,她是你老妈子么。”

    这句话像是带着醋意,而且话毕,狼牙有意无意的瞅了罗茜一眼,同时努力克制眼神的幅度,从而让表情显得有些僵硬、不自在。

    孙日峰就站在狼牙跟前,这一切他看得清清楚楚。由此他更加怀疑罗茜罗琳和狼牙的关系一定大有猫腻。

    可是孙日峰没有慢慢想,细细琢磨的时间,因为狼牙随之而来的**表情已经说明他准备挑事了,如果孙日峰不赶紧做出回应,必定会遭受狼牙不堪的奚落甚至羞辱。

    “我老妈?她明明是你老妈好么。”

    孙日峰立刻在脑海里浮现了这句话并差点脱口而出,不过事情还没弄清楚,他不能不负责任的断言,否则一定会掀起一阵波澜。所以,这句话又被孙日峰憋了回去。

    他换成:“我答应了她先生要照顾好她的。”

    狼牙又是一声冷笑:

    “照顾?词用得这么含蓄干嘛,你应该说保护。不过我能理解你的小心翼翼,你不敢用保护这个词是因为,你根本保护不了任何人。”

    果然如意想而至——狼牙的挑衅。

    不过狼牙犯不着因为这事找茬吧,孙日峰看出来了,他其实只是想找茬,不论话题。剃头担子两头热,面对找茬,孙日峰只要表现出不在乎和不被激怒,光狼牙一头是热不起来的。

    但孙日峰会忍气吞声吗,以前也许会,可他最近已经发了好几次誓要“脱胎换骨”,所以结果很不好说。

    总之闭嘴就能避免一场无谓的争端,孙日峰也沉默着考虑了几秒钟,最后灵机一闪,巧妙的说:

    “你有能力保护,那就由你来保护她。”

    孙日峰话音落,狼牙和罗茜的表情立刻双双变得尴尬,狼牙更是一时找不到应对的话。孙日峰暗爽,这句话一定把狼牙噎了个半死,纨绔子弟这是给自己下了套呀。

    罗茜等着狼牙的回答呢,一紧张,手不自觉的捏上了孙日峰的肩头。狼牙看了罗茜因为冷和紧张而起了皱的手,脸上写满了五味杂陈,并愣在了那里。

    这时罗琳在对面包间狠狠的用杯子敲了一下桌子,这应该算是一种警告,一敲,就把狼牙给敲醒了。

    宁胖子赶紧杵了杵食人鱼,提醒食人鱼看对面包间,然而用不着他提醒,食人鱼早就注意到了。

    起初,食人鱼和林胖子认为对方顶多就5个人,可没想到对面原来挤满了人!若不是狼牙一脚把门给踢开了,他们还以为对方势单力薄呢。

    对方人员有罗琳和方育财、祁义山、华问冲,狼牙和他们家的四个保镖。他们这阵营一开始食人鱼就设想过,而食人鱼没有设想到的是,对方居然多了一个出其不意之。

    这个人,就是白头发男人——白峒。

    白峒不是害怕罗琳他们吗?所以才冒着风险给罗茜递了纸条,表明自己想拉拢或者加入食人鱼这方阵营的决心。

    哦,也许白峒最终还是被罗林他们找到了,并被胁迫着加入了他们?

    食人鱼有别的见解,他对宁胖子道:

    “中计了。”

    孙日峰的注意力也过来了,他把眉头一皱,心想白峒怎么会出现在对方阵营中呢。

    宁胖子点头:“中的还不止这一条计呢。”

    因为白峒是把写有数字的字条,用假装意外的方式塞给罗茜的,所以意识到可能上当了后,罗茜的火气是最大的。她直截了当问:

    “喂,跑保险的,你给的数字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看你坐在他那这么愉快的喝茶,应该是假的吧。”

    白峒不说话,是真的还是假的也没个表态。他看似怡然自得,对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在喝茶,但表情是十分苦逼的。

    这就很让人猜忌跟疑惑了,他到底是被逼迫的呢,还是在演戏呢。

    食人鱼作思考状的拱了拱嘴,然后宣布自己的失策道:

    “失算了,我还以为我老婆旁边那个遮住脸的是白峒。”

    宁胖子稍微不爽了一下道:

    “看吧,这就是在树林外那会,你不把你和你老婆玩的猫腻告诉我们的结果。敢情那会你们假装吵得不可开交,原来是让**妹找白峒去了?”

    “不是找,是你们还没过来集合之前,白峒主动找到我老婆,说是想加入我们,但是有要求,并要我老婆独自去找他的。”

    宁胖子邪笑着点点头:

    “哟,那林子这么黑,你也不担心你老婆被他给黑了?”

    食人鱼对张檗波的战斗力还是相信的,至少他认为张檗波要对付白峒绰绰有余,才会放心大胆的让她去。本来一切都该按部就班的,可现在居然出现了另一个结果,着实让食人鱼有些摸不着头脑。

    还有,如果戴头纱遮住脸的那个人不是白峒,那张檗波身边的神秘人是谁?

    可恶,食人鱼真想找张檗波立刻问个清楚明白。

    见谜题像雾气一样笼罩在了孙日峰一方的上空,罗琳他们毫不遮掩的互看互笑了起来。

    好吧,既然已经失算了,承认棋错一步又如何?于是宁胖子大大方方的喊话对面包间到:

    “来,胖爷我问问,那块指路牌上的那些整整齐齐的孔,是你们故意扎上去的吗。”

    祁义山阴笑一声说:

    “这个问题有必要问吗?是什么东西扎出来的,你们应该已经遇到过了吧。”

    “那个铁疙瘩。”宁胖子道。

    宁胖子和食人鱼互看,接着宁胖子继续提问:

    “你们是看到了指路牌上被扎出的孔,才没有走我们的路线的?”

    祁义山答:

    “看是看到了,不过就算没有那些孔,我们也不会冒险穿过隧道。

    我们为什么要冒着坍塌的生命危险去穿隧道呢,明明就有别的路直接通往这嘛,哈哈哈哈……”

    祁义山这是在嘲笑孙日峰他们的“多此一举”,接着就是对面包间所有人的集体哄笑。宁胖子咬咬嘴皮问:

    “看来那四个保安兄弟之前的失踪,跟你们发现新路有关呀。”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