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战术问题
    祁义山笑笑:

    “当然是对你们百益无一害的交易啊。”

    宁胖子掏着耳朵说:

    “行了,别卖关子了,也已经猜出你们想说什么了。你们是想让我们别再插手任何事提着裤腰带滚蛋对吧。”

    祁义山摇摇头,表示宁胖子说的并不对或不全对。

    “哦?难道我们还有利用价值?”

    祁义山更是蔑视一笑:

    “不,并没有,你们能做的的确就只有乖乖离开,这样就能避免一场无妄的血光之灾,能捡回一条小命。不过,让你们乖乖离开,也是有条件的,只要你们把那个东西交出来就可以一根汗毛都不少的滚蛋。”

    呵呵。

    宁胖子也轻蔑一笑以还击祁义山的态度。

    接着,宁胖子装傻:

    “那东西?什么东西,莫不是……嚯!太吓人了,把我那东西留下,我就成太监了!

    这可不行,要是把那东西留下了,我以后还怎么征服赛赛啊,不行不行。”

    宁胖子真是鬼扯之神啊,所以食人鱼把跟对方对话这活儿放心的交给了他。

    应该是出于职业原因,祁义山的性格和言辞会刻意保持一些拘谨,所以宁胖子一胡扯胡闹,他总会保持两秒沉默,在脑海飞速组织应对的言辞。

    别小看这短短的两秒,真正能装的人,就是靠这两秒来决定伪装的完美度的。于是顿了两秒后,祁义山给出的应对态度是――不被宁胖子故意的扯淡给打乱节奏,选择无视。

    “哼,很划算的交易对吗,就看你们愿不愿意把握机会,那东西给不给了。”

    宁胖子知道祁义山不上套,遂也懒得唱独角戏:

    “给,当然给,一百个愿意给,可是我们不知道那东西在哪呀,这要怎么给你,你知道它在哪吗?”

    孙日峰又不明白了,他们说的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反正不会是宁胖子下面那东西。

    祁义山没再跟宁胖子对话了,他神秘兮兮的笑着低头品茶,一副你我心知肚明何必再装的样子。但是,宁胖子看出了破绽,他悄悄跟食人鱼咬耳朵:

    “龟孙子,不懂装懂,诈我们呢。我看他并不知道那东西在哪,所以闭嘴了,还装出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样子。”

    食人鱼回:“小心为妙,兜着点。”

    宁胖子清清嗓子:

    “啊嗯。

    大律师保持沉默是几个意思啊,不会就让局面这样僵着吧。”

    祁义山盯着杯子不急不躁说:

    “就算是僵局,也是你们自己造成的。我方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交出那东西,你们就可以全身而退。”

    宁胖子忍不住冷笑了:

    “大律师是听不懂人话呀,都说了那东西我们想交可不知道在哪啊,如果你能提供一条线索,让我们去找那也成啊。或者……”

    说着,宁胖子瞪大了眼睛,凶相毕露满脸横肉的死盯着一直沉默的白峒:

    “或者,那东西是白经理的,他最有发言权,应该知道那东西在哪啊。我说的对吗白经理。”

    白峒抬脸瞅了瞅宁胖子并张嘴啊了一声,应该是准备说话,可见宁胖子满脸凶相,把话又给憋了回去。他依旧那么胆小如鼠,也可以说是小心谨慎明哲保身。

    宁胖子又猜测:

    “这不表明立场的态度倒是挺聪明的,阿鱼,他到底知不知道那东西在哪啊。”

    食人鱼摇头:“看不出来,他很可能是因为胆小明着不敢说,但暗里会悄悄跟他们说。

    不过也有可能是他确实不知道。”

    “反正,我们是没让他知道的,我们埋东西的时候他也不在现场。可是**妹有没有跟他说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涉及老婆,食人鱼没有给出任何不确定的答案,不过他的思绪有些乱了,因为张檗波崭新的出现让他摸不着头脑。

    他低头对宁胖子小声道:

    “胖子,这么耗下去对我们不利,天已经亮了,想点什么方法把这僵局打破。”

    一听这话,宁胖子得瑟的笑了起来:

    “嘿嘿,怎么样,胖爷我说过我是关键人物吧还不信,这关键时候还得靠我没皮没脸。”

    孙日峰听笑了起来,原来这没皮没脸还是个秘密武器呢。而笑还有另一层意思,孙日峰仔细听着他们的对话,似乎已经明白了“那东西”确实是在我方手里,而且进树林前被埋在了土里。

    这么说来,“那东西”指的就是罗茜的“证明”咯!

    孙日峰还嗅到了一阵深谋远虑的味道,宁胖子和食人鱼不简单呐,在不露任何风声的前提下顺理成章就把一件棘手事给解决了。罗茜也不是个空花瓶,她在没跟任何人串通的前提下,居然悟到了食人鱼想干什么,于是提着自己的证明去找了他。

    现在东西往土里一埋,只要自己这方知情人不出卖秘密的话,对方只能将每一寸土地挖地三尺才能找到。同时,对方人手既然还有没出现的,那就一定分散在村里的各个地区活动着、收集着线索。那么罗茜如果将她的证明放在了房间里,对方就一定会去闯空门。

    就现在的结果看来,对方是没有找到罗茜的证明的,至于对方人手有没有像孙日峰设想的那样闯空门……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嘶……

    烧脑啊,同时也醍醐灌顶,这些个老谋深算、深谋远虑的家伙可太令孙日峰佩服了,想要做到处变不惊,孙日峰该好好跟他们学学。

    对面包间的也全都不是省油的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能只觉得对手可怕或者可恨,跟可敬的对手交战,才是酣战,才能获得胜利的满足感。

    **即将来了,双方都揣着明白装糊涂,到底哪方能一张到底获得最终胜利呢,答案这就揭晓!

    宁胖子吹了个口哨:

    “嘘嘘,诶大律师,瞧吧我说过的,现在僵局了。”

    祁义山就是死活不理宁胖子,他知道这样做宁胖子就没办法搅乱自己的步调。不过呀,宁胖子的战术就是没有战术,他是随性发挥没有章法可循的,所以不变应万变对他来说效果是不佳的。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