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赌赢了
    祁义山脸色大变:

    “等等,你确定你要开炮?”

    食人鱼的后手起作用了,起码胸有成竹的祁义山有些乱了方寸,愿意继续对话了。

    “确定啊,如果我受到伤害,我就会开炮。你不太了解一个特种兵的精神意志吧,枪炮与我们是合为一体的,所以不要指望以摧毁我**的方式来结束这一切,因为我的生命会在结束的最后一刻前扣下板机。

    没了我的眼睛,枪炮就是不长眼的,那时候打到哪去击中谁,我可说不好。再者,这两个包间空间狭小,这一炮下去,谁也跑不掉!”

    “……你也挺丧心病狂嘛,你就不在乎你同伴的命?”

    “是你先给了我们末日已到且没得商量的信号,反正都要死,何不同归于尽?而且我们出发前已经发过誓了,不成功便成仁。”

    食人鱼这番话说得够明显,也就是要大家拿出骨气同仇敌忾,虽然并没有人想如此舍身取义,可就算装,也得装得似死如归才有扭转局面的可能。

    赛琳娜才不管什么气节不气节的呢,见这么多枪口对着自己,她的反应跟白峒差不多,吓得直想把脑袋塞进宁胖子衣服里。

    宁胖子无奈极了,他是最想跑的一个,却又是起带头作用的一个。那好吧,开始演戏!

    宁胖子的喉咙吞咽困难似的半天才吞下一口唾沫,然后一转身,把手高举过头顶唱起了共产国际歌,歌词却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真不知他这是故意为之,还是真被吓得忘了词。

    祁义山最讨厌的就是宁胖子这种性格不着边际的人,因为揣摩不透。他使劲瞪了宁胖子一眼,新仇旧恨之下,恨不得第一个崩了他。

    宁胖子就这么胡言乱语的唱着,然后趁机给队友们使眼色,让大家不要“拘谨”,赶紧向他一样故作从容的胡闹来麻痹对方的判断。

    然而赛琳娜觉得这难道不是在钢丝绳上跳舞吗,底下就是万丈深渊,一不小心掉下去就完蛋了。如果自己的胡闹激怒了对方,那铁定被打成筛子呀!

    不过罗茜挺配合,暗地里顶着一头虚汗,明着却故作轻松的坐下来唱起了歌,她的歌声一响,食鱼打心底里笑了一下。

    这么做是有效的,至少食人鱼这方已经陷入了被动局面忽然又变成了两方对等的僵局。食人鱼对祁义山道:

    “怎么样,要继续这样僵着吗,还是干脆开火算了?”

    话音落,华问冲把自己所以的枪往前送了一下,威胁食人鱼示意他要开火了。这厮的确丧心病狂,他确定是只想复仇,不顾任何人的性命了。

    实际上,如果不能成功说动祁义山站出来劝阻华问冲,食人鱼就彻底输了。因为他不会真的开炮,火箭筒不过是一种赌注的道具罢了。

    那么食人鱼能赌赢吗?

    在华问冲再次怂上来的那一刻,食人鱼其实以为自己赌输了,那么他就只有跟华问冲比手速了。好在食人鱼即将扣下扳机的千钧一发之际,祁义山不淡定了!

    祁义山不淡定的原因主要是因为罗琳夫妇。这对夫妇惜命,认为自己压根就没有给华问冲陪葬的必要,而且从罗琳的冷眼中可知,她应该也很顾忌华问冲,认为他会是个害人害己的不安分子。也许是迫于祁义山的面子,罗琳才把这不受束缚且在水上廊桥顶撞过自己的华问冲留在了身边。

    罗琳见祁义山仍在犹豫,结果又是扔茶杯,又是歇斯底里:

    “祁义山,还不叫你的宝贝住手,他要害死所有人吗!”

    祁义山知道罗琳并不是一个没有头脑只有钱的女人,所以他认为罗琳应该能了解对方只是在虚张声势罢了,可没想到罗琳居然顺着对方想要的效果炸开了锅,为什么?

    “罗总,你知道对方只是在虚张声势,你的这反应就是他们想要的效果,他们急了,我们能赢的!”

    罗琳咆哮:

    “你当我不知道他们在耍心眼么,可子弹不长眼,十拿九稳都不行,我要的是百分之百的稳当!我不允许意外,不允许!”

    其实罗琳说的没错,意外不可挽回,所以她一定要杜绝任何一个意外。

    说到此,祁义山终于跟着完全动摇了,因为他也怕意外。他手比划着暂停的动作,一脸妥协跑到了华问冲身后拍拍华问冲后背柔情道:

    “好了好了宝贝,别激动,咱们慢慢来,先后退呵。”

    如果华问冲听了祁义山的劝后退,食人鱼就赌赢了一半,这该是皆大欢喜的画面,可食人鱼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产生这种不舒服感觉的除了他以外,还有孙日峰。

    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他们的命运竟然被两个一把年纪了还宝贝长宝贝短的同性恋攥在手里。还是那句话,他们并不歧视同性恋,但这种故意恶心人的除外。

    华问冲会乖乖听话向后退吗?不,他不愿意,还撒娇:

    “宝贝,我活在仇恨里,这是我的杀父仇人!你让那个老女人闭嘴,不然我一枪先崩了她。”

    罗琳咬牙,她愈发不能容忍华问冲了。

    祁义山继续劝:

    “机会多的是,宝贝,你光想着复仇可以连自己的命都不顾,但是你顾我的命吗?”

    祁义山这段话讲得有些煽情,本来食人鱼等人心想华问冲这个疯子连自己的命都不顾,还会顾他的吗?可华问冲最终作出的反应真是叫人大跌眼镜。

    华问冲憎恶的瞪了食人鱼两秒钟后眼神忽然悲伤了起来,他把头向后一仰,跟个悲伤的女人寻求慰藉一般靠在了祁义山肩头,嘴里喃喃细语:

    “没有你,就没有我,没有我马帮的今天。我现在什么都可以不顾,包括我自己的命,但是我得顾你,也只顾你。”

    祁义山摘下眼镜,轻轻的用唇点了一下华问冲额头:

    “那就暂时收手吧,我们会报仇的,而且我们还有明天,有辉煌的未来。”

    “……嗯,听你的。”

    接着,两人头碰头互相慰藉了起来。现场一片哗然,但却是在心里默默的五味杂陈。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