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更换目标
    食人鱼把头扭了开去,他实在是无法正视正享受着跨越性别你浓我浓爱情的这两人。这真的是在依存关系中衍生出来的爱情?还是有其它目的存在?

    有句话叫做越掩饰越心虚,所以这两人越让人反胃,就越像在表演。不过事实始终没有浮出水面,食人鱼不过是猜测罢了,基于厌恶的猜测。

    食人鱼受不了了道:

    “你们俩够了没,你们到底怎么决定,各自撤走,还是继续火拼?”

    华问冲咔嚓一声扭动脖子道:

    “要我收手可以,可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要她!”

    华问冲恶狠狠地伸出手指指了过去,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望,望见了无辜又一脸惨白的戚云。

    华问冲怎么会指名要戚云呢?谢克志见他目标竟然是戚云,便二话没说挡在了戚云跟前。

    这可如何是好,毕竟戚云不是谁的附属品,谁也没权利替她做主啊。

    戚云满脸无辜的指着自己:

    “我?大哥哥你搞错了吧,我是来打酱油的,就跟他们搭个伙走一段路而已,离开这里,我们就分开了,我们不是一伙的。”

    华问冲咧开嘴笑道:

    “嘿嘿嘿,管你是跟谁一伙的,我就是要你。”

    众人面面相觑,大家都很疑惑华问冲为什么想要戚云,就包括罗琳等人都不太明白。

    这下该宁胖子出来搅局了,他以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脑内构思了一个挑拨离间计,随之翘出手兰花指故意惊讶道:

    “哦!原来你是假的,你是直的却假装弯的,你欺骗你的宝贝!”

    祁义山是真不理解华问冲的举动,加上宁胖子这么一挑拨,还真有些慌乱了:

    “怎么回事宝贝?!”

    华问冲只对他柔情道:

    “宝贝别听他胡说,是你掉进那水潭中毒了,我要让那小妮子给你解毒。”

    原来是这样,大家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华问冲要是不提,孙日峰也就忘了在水上廊桥那会,祁义山被华问冲给作进了水里。

    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华问冲当了猪一般的队友,孙日峰一想起来就想笑。

    戚云赶紧捂住嘴道:

    “我不要,我不吻大叔。”

    华问冲道:“那可由不得你。

    宝贝,我这就去把她给你弄来,抓活的,你等着!”

    说罢华问冲飞也似的摆脱了食人鱼,带着一身戾气擦过孙日峰身旁直朝戚云而去!

    谢克志知道自己挡在戚云面前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但他仍旧加强了防守,誓死守卫戚云。

    孙日峰也一直信誓旦旦的说要保护戚云,这回该他表现了。

    “站住!”

    孙日峰速度不慢的凑到华问冲面前并逼停了他。华问冲用枪口指着孙日峰肚子,孙日峰把枪口对准了华问冲下巴。

    华问冲邪笑:

    “呵呵呵,不错啊,才一日不见身手就比之前快了几倍,胆子也长毛了。”

    孙日峰道:

    “后退,不许碰她!”

    华问冲:“说过了,我要活的!

    咔嚓!”

    华问冲说话间,手上传来了咔嚓一声。奶奶的,子弹上膛了,他是真的要射孙日峰啊!

    意识到危险,孙日峰赶紧往后撤,孙日峰意识到谢克志也相当危险,于是一边撤退一边推开了他。

    谢克志怪罪孙日峰:

    “老孙你干嘛,戚云危险!”

    孙日峰认为谢克志没料还逞英雄的行为十分愚蠢:

    “戚云他是要活的没事,你他妈更危险,我要不推开你,他一颗子弹你就去见阎王去了!”

    这是事实,谢克志连给华问冲做移动肉靶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他太瘦弱了,身上只剩骨架子。

    一闹二折腾,华问冲已经到了戚云跟前。他倒是直接,二话不说扭住戚云胳膊就往回拽。

    戚云满脸不耐烦,从这点可以看出她的状态有些奇怪。华问冲可是个丧心病狂的人,但当他说目标是戚云时,戚云所说的话和表现出来的态度是满满的嫌弃和厌恶,但没有一丝害怕。

    所以华问冲拽住她时,她表现出来的情绪依旧不是害怕而是不耐烦,这就耐人寻味了。除非戚云有十足的把握自己不会被华问冲拽走,否则凭什么这么高枕无忧还闹情绪?

    “你放开。”戚云快没了耐心道。

    华问冲才不会停,就跟偷了谁家的狗一样稳准狠的往自己的地盘拽。

    戚云彻底怒了,照着华问冲的膝盖踢了一脚:

    “我让你放手!”

    “啊!”

    华问冲惨叫了一声,然后跟触电了似的迫不及待放开了似乎带电的戚云。华问冲为什么是这个反应?他发生了什么?

    没人知道,就连华问冲自己都懵,不过孙日峰知道制服华问冲的机会来了!

    孙日峰趁其不备,冲上前狠狠拧住华问冲胳膊夺下了他的枪,然后狠狠朝他脸上送了一拳。

    华问冲退后了,一边自己搓自己的手指表示刚才似乎被电了,但原因很蹊跷,一边露出牙齿像是想吃了孙日峰。

    那就来吧,反正孙日峰不怕肉搏,肚子上的隆包还能帮他开挂。

    踏踏踏!

    一阵剧烈又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孙日峰捏着拳头摆好即将肉搏的架势,看见肯转身目标明确的朝华问冲走了过来。

    看样子,肯也要参加搏斗,而且他肯定是为戚云来的。至于肯为什么会这么慢半拍,是因为他听不懂中文,压根就不知道华问冲是来刁难戚云的。直到华问冲对戚云动手,他确定了一线的情况似乎少他一个不少才赶了过来。

    这并不迟,因为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肯冲过来也二话没说,照着华问冲的头就是一记重拳,不过给华问冲轻松的躲开了。华问冲现在腹背受敌,但他脸上没有一丝严峻的感觉,仿佛游刃有余。

    曾洛洛赶紧火上浇油,用英文对肯说:

    “肯,这个恶人要戚云的命!”

    肯说:

    “看出来了,我不允许。”

    说完话,曾洛洛挪到戚云身旁,一来检查戚云有没有在被拽的过程中受伤,二来陪着戚云。

    看得出她们两拥有坚固的友情,也看得出,她们两并不紧张。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