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谁最管用
    华问冲这人不好搞定,现在人尽皆知。所以狼牙找个地方坐下来看起了好戏,他认定孙日峰现在铁定一个头两个大,他要见证孙日峰彻底的败北。

    罗琳对着一副没有紧张感和同仇敌忾愤懑感的狼牙瞪了一眼,但没明说她希望狼牙怎么做。狼牙索性对她视而不见,气得罗琳咬牙切齿。

    最终,她对狼牙明确下达了命令:

    “艾力,赶紧去阻止他们,不许那个马帮的再胡闹了!”

    狼牙更加看好戏了,他一脸兴奋的望着肇事的华问冲道:

    “我又不是他宝贝,怎么阻止?”

    大概觉得狼牙看好戏的嘴脸太明显,也比较忤逆,罗琳拿出了每个老妈子都曾对自己顽皮的孩儿施展过的狮吼功怒骂狼牙:

    “你这什么态度,说话不看着我,你要造反吗!”

    狼牙一脸无语,慢慢扭过头看着紧绷着脸的罗琳故意一笑:

    “呵呵呵,妈,孩儿不敢啦。对吧,爸。”

    听见狼牙叫自己爸,方育才竟然浑身一抖,好像挺意外,意外到像是被狠狠吓了一跳。更加奇怪的是,罗琳黑了脸:

    “艾力!”

    “在!”

    “你!

    ……”

    这画面就是标准的纨绔儿子气老妈呀,不过狼牙这口气大概从之前在水上廊桥被罗琳勒令救落水的时候,就已经憋着了。

    说来真怪,作为纨绔儿子跟老妈顶嘴不奇怪,可天经地义喊了声老爸却引起了几层浪,让罗琳黑脸,方育才受惊吓就真是奇了怪了。

    要不,狼牙罗琳和方育才之间的关系有猫腻?这跟罗茜有关么?不知道,不过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方育才是个妻管严,在罗琳面前是说不上话的。

    随之,狼牙的态度稍微缓和了一些,他耐着性子解释:

    “不是啊,我不过去是因为那个马帮头子不算在胡闹,他是要救他宝贝的命啊。人家宝贝中毒了需要戚云解毒,老妈你知道这点的,所以才不让祁义山去阻止反而让我多事。

    对吧,这个锅我不背,毕竟是人命嘛,对吧,祁律师!”

    狼牙最后这“画龙点睛”一定是故意的,他还是要看好戏,想看看祁义山作何反应。

    祁义山突然骑虎难下了,毕竟华问冲是在给自己卖命呢,叫他停手是对他和自己的不利,可要是不喊停,又会破坏和罗琳的关系。

    这该如何是好?总之这骑虎难下的局面是狼牙故意挑起来的。

    不过,罗琳也有以牙还牙之计,她突然捏住狼牙软肋道:

    “行吧,你要在这看好戏也行,那就看看对面给外国人说假话煽风点火的曾记者,怎么死在华问冲手里。”

    曾洛洛果然是狼牙软肋,一提她,狼牙便严肃了起来。他像弹簧一样从座位上跳起来问:

    “什么意思,她说了什么?”

    罗琳冷笑:

    “哼,谁让你平时不学无术不好好学外语,给你请的外教一个个被你气走。曾记者刚才就那么说了,她在煽风点火。”

    狼牙当然是宁信其有,这下不用罗琳催促,他已经健步如飞熄战去了。瞧狼牙那急里带着爱恨交织的眼神,跟他纨绔的性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且令人遐想的是,罗琳作为养母居然给狼牙请私人外教,而狼牙那两句老妈,也把母子情分演绎得平华朴实。当然,狼牙和罗茜的关系仍旧只是孙日峰的猜测。

    曾洛洛见狼牙气急败坏的盯着自己来了,立刻摆出老鼠见猫的表情,她知道狼牙这么愣头愣脑的出现一定是为了自己而来的。谁知道狼牙又会霸道的做出什么让曾洛洛丢脸的出格事,于是曾洛洛赶紧藏到了戚云身后。

    戚云护住了身后的曾洛洛,同时不耐烦的看看狼牙,再一脸恶心的瞅瞅华问冲。看得出,戚云已经不耐烦到了极点。

    戚云的转变也是尤为明显的,仿佛死亡工厂就是分界线,一跨过那,戚云假笑的嘴脸和耐心超群绝不会生气的性格,立刻就变得高冷甚至毒舌女王范了。

    这让孙日峰有些背脊一凉,好如这一切都是为他所准备的一样。确切点说就是前面有一个圈,孙日峰和这个圈不会有任何的交集,但是戚云希望他进到这个圈。于是,戚云使了美人计,或者类似的计策将孙日峰引了进来。

    等孙日峰一进圈,戚云目的达到就变了嘴脸。

    不过戚云的嘴脸变得不是丑恶,而是相比假笑变得更加真性情了。和变化后的戚云相处下来,孙日峰倒别有一番滋味,虽然他被女王范的戚云狠狠扫了几次面子。

    这不,面对眼前的混战,戚云终于耐不住性子朝天一吼:

    “哎哟吵吵吵!吵得我头痛死了,小心我控制不住变身出来弄死你们!”

    狼牙刹住了脚步,跟华问冲争执的几个人也同时停止一切活动惊讶的望着戚云。加上对面包间,不少人陷入了哑口无言的状态。

    他们在想“变身”?戚云这是在开玩笑么,如此幼稚?拿枪的保镖几乎要笑了出来,他们认为这个姑娘在卖萌。

    实际情况是否如此呢?孙日峰本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也认为戚云是在卖萌,可当他观测到曾洛洛狼牙的严肃极了的表情后,确定事情没那么简单。

    华问冲趁机甩开了所有人,冲上前把戚云一抓:

    “变吧,我只要活的就行。”

    戚云捂住嘴,眼里充满了嫌弃:

    “你放……”

    “住手宝贝!”

    祁义山坐不住了,戚云放手二字没喊完,他便叫了住手。

    华问冲果然只听祁义山的话,谁人阻止都只能挑起他的好战之心,可祁义山一句话,他动也不动了,不过他还是没有放开戚云。

    他保持捉人的姿势头也不回的问:

    “为什么宝贝,你不要命了吗?”

    祁义山背对罗琳,只有罗琳和方育才看不见他心有不甘的表情。他放弃戚云了,也就是放弃了唯一的解毒方式。这并不代表他不惧死亡,他应该是迫于罗琳的压力暂时腿让一步罢了。

    他一定会再寻找机会对戚云下手的,所以眼下,他决定劝住华问冲暂时息事宁人。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