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后会有期
    “没事的宝贝,后会有期。”

    祁义山的意思是说此次不行,下次再做就是了。可华问冲是个粗人,说得再难听点就是蛮夷、草寇,他不能马上理解祁义山的话中之意。

    所以祁义山又接着劝他放手,劝着劝着,满脑子暴力而没有一滴墨水的华问冲感觉脑子生锈了,不能正常运转了,于是跟头被逼疯的牛一般,非得找个人“撞一撞”才行。

    他猛地扭头,红着眼直勾勾的瞪着罗琳吼到:

    “是这个婆娘下的命令?我宰了她!”

    罗琳也瞪眼,她大概已经对华问冲起了杀心。

    戚云立刻接住话茬:

    “快去抓快去抓!先解决了她再来抓我!”

    华问冲丧心病狂一笑:“先抓你,跟我走!”

    说罢他强行扭住戚云就朝对面包间走,戚云差点没被他拉倒在地上拖行。戚云一声痛叫,谢克志、肯,孙日峰三个男人便为她义不容辞的朝华问冲扑。

    谢克志当然是开胃菜,华问冲一口就“吃”掉了他,还好孙日峰卯足力气死死拧住了华问冲的手腕,肯直接用枪招呼,把枪口抵上了华问冲的额头。

    狼牙见华问冲并不想对付曾洛洛,于是抱着手一脸阴笑的又开始看好戏了。

    咔咔咔!

    对面包间的保镖们齐刷刷举起了枪,好不容易缓和了点的气氛再次剑拔弩张。食人鱼的“帮手”全跑去帮戚云了,这几个可谓见色忘义的东西让食人鱼皱着眉直摇头,无奈只能又把火箭筒抗在肩上。

    一见那火箭筒,罗琳就心惊肉跳,而一见罗琳脸色差,祁义山就会心生顾虑。

    食人鱼趁机威逼了一把:“还要继续闹么,那就一起下地狱闹去吧!”

    罗琳啪啪一声狠拍桌子,如果说华问冲是杀红了眼,罗琳此刻就是妖魔化了的红眉毛绿眼睛!罗琳要下最后通牒了,就这情形,不是放了狠话冲撞罗琳的华问冲死,就是罗琳被华问冲弄死。

    结果很明显,华问冲一个**凡胎,绝对敌不过罗琳保镖的枪林弹雨。

    祁义山明白自己的宝贝是在作死,于是没等罗琳下令,祁义山先“大义灭亲”,给华问冲下了最后通碟:

    “华问冲!我让你住手!”

    大概是直接被最重要的人点了全名,华问冲这才意识到祁义山生气了,是认真的在让他停手。

    不过华问冲还是把这笔账算在了罗琳头上,即使表面上不再跟罗琳撕破脸皮。

    因此华问冲终于明白了那句话的言外之意:

    “宝贝……我明白了,后会有期。”

    戚云把手往外一抽:

    “那还不放开我!”

    祁义山晓得特别颓废的长叹了一口气:

    “哎……

    过来吧宝贝,天亮了,走了……”

    于是,所有的争执终于彻底结束了,好一场茶会呀,让所有人心照不宣,让所有人选明确了所属的阵营。

    华问冲在返回途中故意撞了一下狼牙:

    “常言道父债子偿,你老妈的债,你和你老妈都要偿。等着,我会撕了你们一家。”

    狼牙拍拍被撞的左肩:

    “我狼牙没被人这么吓过,怕死了。麻烦大侠你手撕我的时候动作麻利点,如果痛了,我可是会反击的。”

    华问冲露出虎牙:

    “呵呵,那个穿民族服装的据说是你的妞?”

    狼牙脸色突变:

    “你敢打她的主意,我也会撕了你的宝贝。”

    “那你就是承认她是你的妞了,既然是一家人,我会片甲不留的。呵呵呵……哈哈哈!”

    闻见华问冲丧心病狂的笑声,加之又站在狼牙旁边,祁义山意识到他可能在威胁狼牙:

    “宝贝,磨叽什么!”

    华问冲走了,狼牙暗地里捏紧了拳头,最后看了曾洛洛一眼后,狼牙也回到了对面包间。

    食人鱼放下了火箭筒,看他无奈的表情,兴许也累了。毕竟他身受重伤,帮手还见色忘义一股脑跑去帮戚云去了。

    对面包间主持大局的人是罗琳,因为她相当于对方的慈禧太后。她满脸不悦对食人鱼道:

    “闹到这了,我也借用我方人员的一句话奉劝你们,来日方长后会有期,再见面,风水怎么转那可难预料。

    想要不见,你们早点返程吧。”

    食人鱼眉毛一挑道了声:

    “再见。”

    简短两字意味深长,是真的说再见了,还是还会再见?从食人鱼不屑的表情可知,应该是第二种――还会再见。

    罗琳听出来了,所以她冷笑:

    “哼,那就期待再见。”

    “哼,再见。”

    这句是罗茜说的,她也红眉毛绿眼睛。罗琳只用余光冷眼看她,最后没给她留只言片语,便扭头走了。罗琳这可不是给罗茜面子,而是彻底的不把她放在眼里,倒是狼牙路过罗茜,越来越不顾别人眼光的对她露出眷恋的神情。

    食人鱼干脆把火箭筒当护身符一般背在胸前,背包背在身后,看背包鼓鼓囊囊的样子,恐怕里面还有“宝贝”。

    包差点打到了罗茜,罗茜往后一缩:

    “喂喂喂,你把这么危险的东西背在身上,走火怎么办?”

    食人鱼瞅瞅罗茜,本来是想斥责她少见多怪的,可是食人鱼突然瞅见她眼里有泪花,大概是见到狼牙这么心照不宣而感慨出来的。

    算是喜悦的泪水吧,所以食人鱼耐心了点解释说:

    “弹头拿下来了,没事。”

    “什么没事啊,你对她那么温柔算怎么回事!”

    张檗波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带着浓浓的醋味。这下食人鱼又有得解释了,不过张檗波一直不在场,这下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了?

    食人鱼紧张的转过身,一身毛茸茸的动物衣服显得他木讷极了:

    “老婆!你出现啦!你听我解释……”

    “除了对我以外,你就没有对别的女人那么温柔耐心过,这有什么好解释的。”

    罗茜赶紧扭开脸,不想参和这两口子的战争。扭头间,她惊讶的发现罗琳他们还没走。确切地说,是被人拦住了去路。

    拦住他们去路的是张檗波跟蒙住脸的人,他们两将出茶屋的门给守住了。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