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危言耸听
    罗琳仅一个眼神,祁义山就急着表现道:

    “你们两口子的家务事我们没兴趣,所以,劳烦把路让开。”

    张檗波一眯眼道:

    “还真跟家务事无关,你们现在谁都不能出这道门。”

    祁义山冷笑一声:

    “哼哼,你有什么权利和能耐阻止我们出门,让开吧。”

    “能耐确实没有,权利当然有。”

    “是么,你凭什么权利?”

    “凭陈二叔。”

    张檗波简短四字就让祁义山闭了嘴,简短四字就让孙日峰记忆犹新。回想陈二叔出场那日,他高大的身材,不怒自威的神情和如雷贯耳的嗓音让人历历在目。

    陈二叔就是这个村的权威,他的话代表一切行动方针和规矩。这一点,在水上廊桥孙日峰已经领教了,而祁义山和罗琳等人的反应,也证实了他们忌讳陈二叔。

    原因嘛,孙日峰自然不是很清楚。

    祁义山问:

    “陈二叔?他为什么不准我们出去。”

    张檗波道:

    “因为时辰未到,就算你们现在出去了,也是绝路。没有我的带领,你们找不到通往下一站的路。”

    的确,孙日峰绕到茶屋后看过,后面是假山和蛋壳似的天,没有出路。

    “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走,进来的时候你不是说天亮就能走么。等等,我还是有些疑惑,陈老二怎么会选你当这一站的引路人呢。”

    祁义山其实是知道答案的,他和罗琳是在坐人之中最了解村子、参与了这个村最不可告人秘密之事的人。他对张檗波明知故问,不过是想找个台阶下罢了。

    罗琳索性就帮他下了这个台阶:

    “你不明知故问么,当年山林里的野藤吃了几个人的血,果子结出了那几个人的模样。这是一种诅咒,所以她必须回村来听陈老二的安排,否则那藤子的毒会要了她的命。”

    祁义山假装震惊,并思考了一下后浮夸的说:

    “哦!我想起来了,就是被那叫什么地婴的玩意儿的藤划出血,便被诅咒了的那几个人吧。沈大海就是其中一个,但是他好像是不堪压力自己上吊死了。

    那藤长得有些邪门会吸收血液,然后长出和被吸血的人一样容颜的果实出来。至于诅咒,植物是不会诅咒人的,我看是蝶豹李在那植物上做了手脚吧。”

    罗琳点头:

    “除了那个放蛊狂人还能有谁,以前有个孟老婆子在还能跟他斗斗法,如今孟老太婆据说死了,蝶豹李肯定会搅得这个村鸡犬不宁。”

    “原来如此。

    不过没关系呀,蝶豹李不是已经被贵公子收买为他所用了么,随他怎么闹,只要不闹到我们头上来就行。”

    “那肯定不会闹到我们这来,毕竟他在帮艾力做事。不过呢,孟老婆子死是死了,可留了一个不成气候的小徒弟,这下蝶豹李不来找小徒弟斗法才怪了。

    啧啧,可怜呀,就小徒弟这道行,还不三两下就被降伏了。我听说这苗人之中,下蛊厉害的会一种先把人变成人彘养在坛子里,然后放上毒虫去啃食的龌龊蛊术。

    那人呀,天天都能看见虫子啃食自己身体的惨象,可就是死不了。

    嘶……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祁义山捏捏下巴,故意用手挡住他忍不住发笑的嘴角:

    “……嗯,我看就是他。这个蝶豹李怎么这么疯狂。”

    罗琳道:

    “因爱生恨呀。据说他以前跟那孟老太婆是一个寨子的乡亲,也觊觎孟老太婆很久了,可是他一直没有得到老太婆的芳心不说,老太婆还远嫁到了水东村,从此与他天各一方。

    老太婆走之前,蝶豹李不停给老太婆下蛊,什么爱情蛊不成又下毒蛊,想蛊惑人心让老太婆留下。谁知道,老太婆也是个下蛊的高手,与蝶豹李可谓不相伯仲。

    于是蝶豹李因爱生恨,既然爱不了也得不到,那就斗法吧!

    所以两人斗了一辈子,从苗寨斗到水东村,老太婆在村里做守护,蝶豹李就在村外搞破坏。

    人呐,心生憎恨是件会迷失自我的事,蝶豹李因爱生恨,竟然能亲手手刃自己最心爱,穷尽一生去追求的女人,据说还把老太婆炸了个粉身碎骨,啧啧啧。

    现在这事看来还没完呢,孟老太婆没了,小徒弟肯定是要受蝶豹李摧残的。”

    “哦!哎呀,冤冤相报何时了呀,这个蝶豹李不要太乱来才好呀……”

    罗琳和祁义山一唱一和的双簧表演到此结束,他们越说,演的成分就越明显。原本以为祁义山懂装不懂得挑起这个话题是想给自己找台阶下,现在看来,他其实是想把这番话说给谁听。

    既然提到了曾洛洛的安危,这番话就是故意说给狼牙听的。罗琳当然不会是想提醒狼牙注意曾洛洛的安危,而是在用曾洛洛控制狼牙,让他谨言慎行。这说明,蝶豹李才不是听命于狼牙,或者说表面是这样,其实幕后的操纵者是罗琳。

    可恶,这番话的确捏中了狼牙的心脏,令他的表情立刻乖乖就范。看到这,孙日峰不禁承认狼牙这厮虽然纨绔,可对曾洛洛算是爱到了极致。

    曾洛洛和戚云甚至狼牙三人在意谋着什么,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三人是不同路甚至敌对的,但他们只是行进方式不一样,目的是相同的。

    正因为如此,深知狼牙感情的曾洛洛无数次表现出了痛苦和拒绝。因为感情将成为他们两人的软肋,成为别人用来制约他们的工具,就像罗琳刚才的那番充满警告的话一样。

    不过由于那番话,孙日峰终于明白自己从火场挖出来的那两具尸体是怎么回事了,原来那是地婴结出来的果实,就像西游记里的人参果一样,这真是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孙日峰尚有一事不明,当时发现尸体的时候土里比较深的地方是结冰的,所以尸体才保存得很完好。那土怎么会结冰呢,又不是冻土层更不是高原。而且在挖开以后,土里的冰就开始融化了。

    这说明什么,是这的地质怪异?还是地下有什么秘密。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