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该出发了
    谢克志明白自己不可能继续追随戚云,因为戚云要跟所有人分道扬镳的决意早已说得清清楚楚。

    那么,谢克志还会继续这段旅途么?他并不是村里的人,跟村里的一切几乎没有关系,能够潇洒的离开从而全身而退。所以,他没有必要再继续冒险。

    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孙日峰愈发觉得谢克志的言行对他似乎有着一些暗示和小小的逼迫,说是激励也行。现在说谢克志除了蛤蟆外还有隐情,孙日峰是相信的。

    上述一切对谢克志和孙日峰的友情没有半点影响,至少孙日峰是这么认为的。可是谢克志开始有了些别扭的迹象,这种情况孙日峰之前出现过,那是因为那时他自信不足,现在这种别扭转嫁到了谢克志身上。

    不过目前,孙日峰还没有发觉到谢克志在闹别扭,而且很快会变成闹情绪。

    “老谢?”孙日峰偏头又问。谢克志不知在走个什么神,现在终于回神:

    “呃……啊?”

    “啧,怎么心不在焉,我是问你……算了,走吧。”

    孙日峰干脆不重复问题了,他自认为多此一举,作为兄弟而且已经走到这了,那肯定是一起走啊,相反再问的话,就是明知故问反让人多心了。可岂料,其实第一次开口问时谢克志就已经多心了,所以才走了神。

    谢克志答:

    “哦,走啊,我跟着的啊。”

    说罢,他把头扭向了戚云,脸上写满了依依不舍。戚云微微一笑,很真诚很温柔说:

    “阿志,记得按时吃药哦。”

    谢克志赶紧摸了摸身上毛茸茸的衣服随之脸色大变道:

    “糟了!换衣服了,药瓶在湿的衣服里!

    张、张姐,我的湿衣服呢!”

    张檗波眨巴眨巴眼睛回忆了一下说:

    “呃……扔了。”

    “扔了?!”

    谢克志失望了,且十分尴尬,但是戚云噗嗤一笑,好像有什么正中了她的下怀。

    “哈哈哈。”

    “你笑什么?”谢克志问。

    接着,戚云变魔术一般摸出了一瓶粉红色的小药丸:

    “药在我这里,它没在你的湿衣服里,而是掉在工厂了。来,还给你,一定要好好吃药哦阿志。”

    “……哦……不好意思,我会记得吃的,谢谢。”

    其实谢克志真不记得这药是什么时候掉在工厂的了,而且毫无察觉,但是让在死亡工厂历经生死的戚云捡了去。

    戚云多么细心温柔啊,让谢克志不忍分别,却又不知为何会主动强行提出分手。这一定与他的另一个隐情有关。

    别也道过了,天亮了,该出发了。

    谢克志跟上队伍,孙日峰在迎接他的时刻附带望了一眼戚云。他看见了戚云也在看他的复杂眼神,那么真实,那么急切,没有假笑和隐藏,丝丝冷光仿佛诉说着时间的紧迫。

    孙日峰微微点头,他其实不知道自己承诺了什么,但是先表态再说。

    说到表态,孙日峰还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新人能否加入队伍,决策者是食人鱼。虽然与袁毅重逢让孙日峰又惊又喜,可是袁毅要跟着上路还得问一声食人鱼同不同意。

    不过这话,宁胖子替孙日峰问了,以旁敲侧击的方式:

    “诶这嘴皮子薄看起来跟我一样能说会道的小哥是谁啊?”

    孙日峰赶紧接话:“他是我朋友!”

    “熟的?哪个档次的朋友,认识?还是穿一个裤衩?”

    孙日峰想了想答:

    “从小一块长大。”

    “哦,青梅竹马,那还不问问咋们领袖那啥……”

    孙日峰就知道宁胖子急着打岔是为了提醒他这件事,于是他顺着台阶上问食人鱼:

    “风哥,袁毅他……”

    “你做主小峰。”

    孙日峰没问完,食人鱼就快速的回了他。也不知食人鱼在心不在焉个什么,虽然这就算是答应了,也给了孙日峰权利,但这恰好给孙日峰带来了一些无形的压力。

    那么,现在就是“三分天下”之局面了,没想到狼牙居然会单干,罗琳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确定了?那就出发咯。”张檗波道。

    众人对即刻启程没有什么意见,可是当张檗波把他们带出房间走到一条地道口即将下到地道时,议论便蜂拥而至。大家停在地道口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没人跟随张檗波下地道。

    见状,食人鱼为了挽回爱妻的颜面主动站出来准备跟着下去,但是看得出,他脸上是充满疑虑的。

    张檗波可是个快言快语的火爆性格,一看只有自己老公下来,别人按兵不动不说还议论纷纷,立刻就黑了脸。她推开身上带伤的食人鱼返回地道口叉着腰问:

    “你们怎么搞的,一会急着嚷嚷着要出去,现在带你们到通道口了,你们却不走了!”

    罗琳面无表情,不时使劲瞪狼牙。宁胖子站出来解释,也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嘿嘿嘿,**妹呀,不是我们不给你面子,是这群龟孙子怕先下去走在前面就会遭暗算挨枪子,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祁义山不服气问:

    “死胖子,你说谁是龟孙子。”

    宁胖子道:“谁不敢下去就是龟孙子啊。”

    祁义山冷笑:

    “呵,那你们不是龟孙子你们就先下去啊。”

    宁胖子故意客套的挥手:

    “不不不,我们就是龟孙子,还是你们先下去吧,你们不是龟孙子,是大爷。来,大爷请。”

    一般来说,谁都不愿承认自己是龟孙子,可是宁胖子现在巴不得当龟孙子,还把自己团队的人惹得哈哈大笑。

    祁义山能不知道此时当龟孙子比当大爷保险么,但是他不能让他们的女皇罗琳女士被贴上这羞耻的称号,这该如何是好。

    宁胖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要看祁义山如坐针毡,同时拼命的给张檗波使眼色。祁义山见后道:

    “你……你不公平嘛。”

    张檗波看着宁胖子窃笑了一下,随后立刻摆出一副公平公正的脸道:

    “我无门无派,哪有不公平,我也没有阻止任何一方进入地道啊,你要是着急,就先下呗。”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