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熟悉的感觉
    这下祁义山的脸色更尴尬难看了,果然论耍嘴皮子,就算是大律师也玩不过宁胖子,谁叫祁义山道貌岸然,宁胖子则是没皮没脸呢。

    尴尬关头,罗琳女皇终于发话:

    “小心中计,不必急于一时。”

    罗琳太后下懿旨了,这下祁义山敢当龟孙子了,有罗琳的许可,就是可以死皮赖脸跟宁胖子杠着不下去。

    眼看僵局,张檗波开始主持:

    “你们都怕遭对方暗算,要不这样吧,你们干脆三方人员按‘你我他、你我他’的顺序排成一列跟着我走,这样谁都不敢动手脚,除非不顾同伴甚至**oss的性命,怎么样?”

    狼牙举手:“用不着,我们三个先下去。”

    狼牙就是这么自信,不过不是对自己的能力自信,而是自信没人会伤害他们。首先,罗琳肯定是不会暗害自己的儿子的,其次,食人鱼对狼牙仿佛是持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态度。换句话说,狼牙对食人鱼无害,食人鱼没必要自找麻烦的去对付他。

    按理说,狼牙应该是跟罗琳同心共事的,可突然就自成一派了,对罗琳更是雪上加霜的忤逆。对于此,最不安的是孙日峰,因为他隐约觉得狼牙先机占尽,比他知道多不说,甚至在抢他的活干。

    确切地说,是孙日峰开始觉得狼牙虽然讨厌,可前进方向跟自己是一致的。他们都有着使命,狼牙在大张旗鼓并不择手段的完成使命,而孙日峰还在雾里看花,对其形状懵懵懂懂。所以孙日峰不安,他害怕输得太狼狈。

    不过这事似乎无解,因为戚云和曾洛洛的态度十分暧昧,若即若离不说,话还说一半留一半,实在耐人寻味。如今两人已经离开了孙日峰,使命什么的他更是无从得知了。而且他不知道跟随食人鱼是否正确……

    这一点他不只一次迷惘和猜忌,但又几经食人鱼的个人魅力感染从而坚定念头。

    正当入神,孙日峰被宁胖子狠敲了一下头:

    “嘿,想什么呢,狼牙同学得瑟一下你就垂头丧气了?”

    孙日峰赶紧回神,抬头时,正见狼牙拧着曾洛洛的胳膊,把不太情愿,也可能是在害羞的曾洛洛拧进了阴暗的地下室,肯跟在后面,擦身而过时还拍拍孙日峰胸口给他加油打气。

    肯是“无门无派”的,好像只听令无戚云,戚云说他是自由的,他就可以不分对错,亦正亦邪的行动。随后,戚云应该是刚考虑完什么事,快速跟了上去道:

    “等等,我暂时和你们一起走。”

    张檗波把头一扭问没进去的人:

    “你们呢。”

    宁胖子故作轻松笑道:

    “听你的呗。”

    祁义山跟着点头:“就这么办。”

    之后,两组人马按照一组出一人交叉排队的方式,排成了一列长长的队列。

    谢克志一副惆怅的样子犹豫着,好像不知自己排在哪好。孙日峰看看他,直接把他拽到看起来毫无战斗力的方育才后面。

    谢克志意识到孙日峰如此安排恐怕是担心他没有招架之力,所以让他走在同样看起来没什么战斗力的方育才后面。

    谢克志暗里把手心一抓,不甘的感觉充斥了他整个身体,他刚憋着情绪乖乖站上去,袁毅居然冒出来火上浇油来了。

    袁毅把手搭在孙日峰肩头做出“熟透了”的样子较轻蔑的问:

    “哟,这是新朋友?”

    大概是觉得袁毅的口气听讨人厌,或者被骗进村的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忽然历历在目,想想那要袁毅跟吃错了药一般咄咄逼人,孙日峰立刻来了火道:

    “别闹,这是患难兄弟,你客气点。把手挪开排好队走。”

    袁毅表现出吃惊:

    “哇……这他妈还是我认识的怂货孙日峰吗,不像啊!你还会罩人了耶,瞧你对我这不耐烦简直想揍我一顿的表情,多让我也想揍你一顿。

    啧,不过我知道你不会打架,遇事只会埋着头走。”

    孙日峰在心里一个呵呵,心想自己今非昔比,有机会,他倒想跟袁毅这个大大咧咧的小痞子干一架,以示自己的威武霸气。若是有机会把隆包的力量展现出来,还不得把袁毅吓掉大牙?

    不过等等,孙日峰脑子一拐弯,认为可不能把袁毅想简单了,他摆明了跟这个村有关,他可是自己进村的老媒人!因此,搞不好他知道自己隆包的事。

    孙日峰道:

    “拿开手拿开手,我们的帐还没算呢,等从这出去了,我们好好谈谈。”

    袁毅撇嘴:

    “啧啧啧,真他妈改头换面了,以前像我小子,现在是我老子了。”

    “那你还不快认我叫爹?”

    袁毅有些黑脸了:

    “嚯!小子,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啊,你是现在就想好好谈谈么!”

    袁毅边说边做出威胁孙日峰的动作,搭在孙日峰肩头的手滑到孙日峰领口,由搭变成了抓。

    这时谢克志转过身对着袁毅推眼镜,他应该是想先观察再劝架,可是还没找到好方法,就被袁毅的另一只手也抓了过来:

    “喂,新朋友,你他妈敢对着我竖中指?!”

    孙日峰觉得一切都回来了,他一如既往的生活中不可少的痞子袁毅。孙日峰已经习惯了,可是他担心谢克志不习惯从而与袁毅发生冲突。他赶紧制止袁毅:

    “好啦!那是他习惯性的动作,不是故意的。”

    说完孙日峰把他们两强行分开,袁毅退后一步不爽道:

    “你怎么跟他女朋友一样什么都替他解释啊,这么细心你是同性恋吗?”

    孙日峰固然不是同性恋,而就在他不耐烦却要解释之时,出现在他余光里的祁义山忽然对同性恋这个词摆出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

    孙日峰不解的皱眉,这祁义山本就是同性恋啊,还成天跟华问冲宝贝来宝贝去的,何必对同性恋这个词如此反胃呢。

    发现孙日峰在注意自己的神情,祁义山立刻变得面无表情,头一偏,祁义山的眼神就被镜片上的光影遮住再也揣摩不到了。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