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鬼话连篇
    不能让华问冲走最后一个,要不这个头号危险人物还不得变成狙击手在后面玩个痛快。所以在孙日峰这方所有人的交涉下,华问冲最终走在了靠前的位置。

    所以,说到同性恋这个话题时,祁义山不仅是偷偷的觉得恶心,还一脸厌恶的瞪了华问冲,直到发现孙日峰在观察他为止。

    孙日峰为了振奋精神抖了抖肩,心想食人鱼都已经下去了,定在下面等着呢,所以别再磨叽了。结果他刚才想“曹操”,“曹操”就自己冒出了头来。

    食人鱼一脸不耐烦问:

    “怎么搞的还不下来?”

    宁胖子立刻插进队伍道:

    “嘿嘿嘿,这不排队嘛,来啦来啦。”

    这厮倒是狡猾,最会见风使舵。食人鱼给了他一个白眼,接着质问性的把头对准孙日峰他们。袁毅的手尚捏着孙日峰和谢克志领口,看到这一幕的食人鱼,眼神里的失望和怒气让孙日峰心里一振。

    失望是觉得孙日峰居然被个新入伙的拎住领口示威,发怒是因为他们不仅磨叽还在这紧要关头闹内讧。不过食人鱼并没有说什么,但眼神够孙日峰憋屈半天了。

    食人鱼摇着头走回了地道,孙日峰满脸憋屈,照着袁毅的“小弟弟”就是一膝盖。袁毅及时散开,再凑上来攻击孙日峰,不过是半开玩笑的,所以孙日峰也没太认真防御,他道:

    “哎呀别闹了,赶紧去排队!”

    袁毅跟个混混一样阴笑:

    “呵呵,真他妈带劲,孙日峰居然变成孙日峰了。”

    袁毅的意思是说以前的怂包孙日峰变成了骨气十足,还会挺身而出匡扶正义的孙日峰了。

    孙日峰一听便笑,虽是被痞子类似于贬义的夸赞,但毕竟也是一种夸赞,至少他的改变是有成效的。然后他一笑,袁毅也忍不住跟着笑了,所谓一笑泯恩仇,更何况他们是从小一块长大的。

    袁毅敲了孙日峰胸口一拳道:

    “虽然你的态度让我很不爽,不过看在你变得男人的份上,暂时原谅你。”

    孙日峰不屑一笑:

    “逞凶斗狠就算男人?理念和生活方式不同罢了,你的话我不认同。不过现在和解先。”

    袁毅故意一脸搞怪来否认孙日峰的话,在他身上能看到宁胖子的影子:

    “好吧,那请问孙大人,我该走在哪啊。”

    孙日峰白他一眼:

    “随便你。”

    “随便我?那我要站这个眼镜小哥这。”

    袁毅摆明了还是在找茬,孙日峰直接回复“不行”,说着便把谢克志往前推,示意他快朝前走。此时排在谢克志前面的方育才已经早进到了地道里,所以等了半却看不到自己人的食人鱼才着急的上来看了一眼。

    如果谢克志按孙日峰说的做乖乖朝前走的话,袁毅的刁难也就结束了,可没想到,谢克志突然火大了起来,故意对着袁毅竖中指推眼镜并道:

    “不可能,这个位置我要走。”

    袁毅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问孙日峰:

    “喂,这个小爷也是个有骨气的啊,比你有骨气啊。”

    孙日峰还以为袁毅会被谢克志忽然的横眉冷眼给激怒呢,谁知袁毅给出的反应居然是刮目相看,这下孙日峰能安心的吐一口气了,不然他担心谢克志铁定被揍。

    等等,孙日峰又被贬低了。不过算了,谢克志能化险为夷就行,不然孙日峰的兄弟打了孙日峰的兄弟,事后孙日峰要做和事佬还真是件让人左右为难的事。

    袁毅操了副二皮脸,颇有宁胖子见风使舵的影子道:

    “这位眼镜兄弟怎么称呼?有骨气,我愿意认你当兄弟了。”

    说罢,袁毅的手臂像一把钩子一样勾住谢克志脖子跟他称兄道弟。谢克志懵了一下,以为袁毅在耍什么套路,不敢轻举妄动。

    孙日峰对着谢克志使眼色,示意他见好就收别再跟袁毅这小痞子纠缠不休。

    说真的,孙日峰这才发现原来谢克志是人孱弱可脾气不弱呀。

    之后,孙日峰将就安排了自己这方所有人走的位置,反正就只剩些女流之辈,战斗力都已经进去了。还有令人莫测的是,罗茜顶着两眼怒火直勾勾瞪着罗琳跟在她身后,不知罗茜会不会待会趁黑捅罗琳一刀。

    地道里异常黑,张檗波打头带着大家在犹如迷宫的窄道间来回穿梭,食人鱼紧跟张檗波,就是个老婆控啊。

    然后地道越黑,大家走得越安静,走到深处,除了小心翼翼的脚步声便没了半点声音。

    宁胖子借机耍宝:

    “啊啊,试音试音,朋友们听得到我浑厚富有磁性的嗓音吗。”

    当然能听到,宁胖子自带幽默的东北口音在狭窄的地道里如雷贯耳,只是没人想接他的招罢了。特别是罗琳他们,吃过宁胖子耍宝的亏,他们小心着呢。

    见没人理睬,宁胖子故意惹火说:

    “鉴定完成,全他妈聋了,既然聋了,爷我就可以放心大胆的爆料。

    哎呀,罗总,我提个建议希望你能好好考虑考虑。我觉得吧,在这么窄的地道里身上背个炸药包不好,要是不小心引爆了,个个都稀巴烂。”

    宁胖子话毕,安静的地道马上炸了锅。胆子小音量小,小到几乎已经被所有人无视了的白峒尤为紧张,而这一紧张才让他重回了大家的视野。

    “啊!罗总,你们带着炸药?!”

    罗琳立刻黑脸,但替他发话的是祁义山:

    “闭嘴吧你,那个胖子在耍计你着急个什么。”

    “诶诶,谁说爷我在耍计策,炸药包不就在你们背上嘛,你们每个人都有啊。”

    白峒极不淡定:

    “啊?他们都有?可我没有啊!”

    祁义山道:

    “那就说明死胖子是在危言耸听,是在骗你啊!”

    宁胖子对峙:

    “别动不动就说骗,你们才在骗人家吧,不然为什么你们都有炸药包,他没有!”

    白峒慌了:“啊!真的就我没有?”

    到底有没有炸药包啊,孙日峰怎么越听越悬,也快相信宁胖子所说属实了。

    宁胖子又道:

    “别不信了,不信你摸摸,他们背上都背着一个包,就你没有!”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