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降落伞
    其实,不管罗琳他们身后背的是炸药包还是不是,只要他们真的人手一个包,白峒就会觉得慌张。因为别人有,他没有,这会给生性多疑的他造成被欺骗和被排斥的感觉。

    那么,罗琳他们真的人手背着一个包吗?经宁胖子这么努力指证,害得孙日峰也跟着瞎紧张了起来。

    白峒彻底着了宁胖子的道,他质问:

    “罗……罗总,你可是答应要保我周全的,你们孤立我是什么意思!

    祁义山,你在哪?”

    祁义山觉得白峒就跟只苍蝇一样啰嗦无用,他回答:

    “在你后面的后面,干嘛。”

    话毕,白峒就急忙跌跌撞撞的越过走在他后面的宁胖子,慌慌张张挤住祁义山。

    祁义山往后靠道:

    “啧!挤我干嘛,恶心死了你给我回去。”

    白峒并不理会,而且还用手开始在祁义山背上乱摸了起来,害得祁义山就像背上长了虱子一样扭来扭去,一不小心撞上了后面的罗琳,罗琳后退撞上了罗茜。

    这下事大了,祁义山赶紧命令华问冲拧住白峒,

    华问冲极为听令的从后排冲了上来,搞得大家尤为紧张,现场突然乱作一团。

    白峒:“哎呀!疼疼疼!扭我干嘛!”

    华问冲咧着嘴像是想把白峒吃了一样阴笑:

    “你想干什么,除了我,没有别的男人可以近我宝贝的身,我杀了你!”

    白峒突然脊背僵直,因为华问冲的声音就像幽灵一样阴森恐怖,胆小如鼠的白峒哪能经受住这就在耳边的威胁。

    罗茜故意把突然向后退的罗琳毫不客气的推了回去,这让罗琳面子丢尽,所以罗琳尤为生气,怒着问祁义山:

    “他要干什么!”

    祁义山力图保持坐怀不乱的声调道:

    “啊嗯,他在摸我的后背好确认我们到底背没背东西,都是那个死胖子挑起来的。”

    宁胖子道:

    “叫你声律师是给你面子,别给爷死胖子长死胖子短的,你这个只要有钱拿就能昧着良心颠倒黑白的死缺货。”

    宁胖子的原则是能让对方有不安生就往死里搅局,其实,祁义山的道貌岸然和罗琳的冷傲恰好是他的克星。不过,一旦宁胖子能够搅到他们两的痛处去,这两人就会比常人更容易乱手脚。这就叫,物极必反。

    比如现在,华问冲听见自己的宝贝被骂缺货,立刻就中招的想掐死白峒然后接着弄死宁胖子。好在祁义山知道他跟头牛一样脑子直,怕他横冲直撞伤了自己人,于是给他打招呼:

    “宝贝不要冲动,死胖子是在用激将法。你就照我之前安排那样告诉白峒,为什么我们都有降落伞,只有他没有的原因。”

    原来他们背上背的东西是降落伞,宁胖子也许早就知道,说那东西是炸药包只不过是在诈对方顺便闹得对方鸡犬不宁罢了。

    不过,降落伞这三个字可让孙日峰有些不安,因为走在平地甚至已经是地下室了,哪需要降落伞。可对方老谋深算,知道的东西又比自己这方多,如果没有需要,对方为何挂个累赘的东西在身上。

    而且这降落伞,对方是什么时候背上去的呢?孙日峰想了一想,认为大概是整装出发的时候从掩护他们的桌子下掏出来的。那时没人在意他们掏东西的动作,全注意袁毅登场去了,只有宁胖子观察到了。

    还是那个问题,他们在平地上背降落伞干嘛?莫不是……很快就会派上用场?

    那不就糟了!高空下落或者减速才会用到降落伞,如果这两种意外情况很快就会出现,那没有任何措施的自己一方不就危险了?!

    宁胖子有什么好主意么,这厮鬼点子多心也细,莫名其妙挑个刺头出来扎对方一下,肯定不会单纯是为了玩。

    白峒也意识到不妙,声音瞬间高了几度:

    “降落伞!你们背降落伞干嘛?不对!你们背降落伞却没有我的份,你们要抛下我吗!”

    白峒这么着急的破口大问,令所有人都相信前方一定隐藏着意外情况。宁胖子再次得逞,场面又炸锅了。

    有的人质问张檗波是不是在耍人或是隐瞒了危险,而大部分人选择在张檗波做出解释前按兵不动,不走了。

    宁胖子偷笑,祁义山咬牙切齿:

    “宝贝,还不快跟白峒解释!”

    华问冲把手心盖在白峒天灵盖上解释,就像练过什么邪门功夫能够一用力就把白峒脑子抽走一样,吓得白峒一身冷汗,眼睛都不敢乱眨。

    “降落伞没这么多个了,宝贝也怕你忙中出错,就让你和我用一个。”

    白峒吞口唾沫:

    “那、那为什么一开始不说,要不是导演戳穿你们,我是不是就这样被蒙在鼓里,然后被你们丢弃!”

    华问冲捏紧白峒天灵盖:

    “哪来这么多废话,信不信我捏碎你的头!”

    “啊啊!救命!不要!救命!”

    宁胖子趁火打劫:

    “啊?需要我们救你吗,需要么老兄,需要您就吱个声呐!”

    这幽默的大嗓门,把罗茜惹得哈哈大笑。

    白峒会临阵倒戈么,不可能,就算他有这个心,在华问冲的魔爪之下也没这个胆。

    祁义山道:

    “别玩了宝贝,让他安静的走。”

    华问冲笑着答应:“哈哈,是!”

    华问冲这笑可有些诡异,他曲解了祁义山的意思,还好祁义山及时领悟:

    “等等!我说的走可不是送他去死的意思,是让你带他往前走!”

    谁知祁义山的语速没有华问冲手速快,话音落,华问冲的魔爪已经捏上了白峒的太阳穴。还好祁义山纠正得也不是太迟,白峒未被造成伤害,但是整个人吓瘫软在了地上。

    “你弄死他了?”祁义山大事不好问。

    华问冲回:

    “就给他按摩了一下,自己吓瘫在地上了。”

    祁义山大松口气:

    “好,他妈的,他数字还没说呢,可不能让他死了。”

    宁胖子竖起了耳朵听,然后打岔:

    “就算他说了数字也没用啊。”

    祁义山道:

    “早就知道你在这等着我们了,说吧,你想干嘛。”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