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电影里都这么演
    “早就知道你在这等着了,说吧,你想干什么。”

    看来宁胖子又混来了对话权,他道:

    “嘿嘿,不想干嘛,就是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去下一个地点,所以想借一下你们的降落伞。”

    祁义山不可能的冷笑一声:

    “妄想,除非我们不下去了,但你说可能吗。”

    “那当然不可能,两边都得下去。”

    “但是降落伞只有我们有,你们要下去,那就得自己想办法了。诶,我说你该不会是想用抢的吧?”

    宁胖子回答:

    “不可能,黒漆抹乌的怎么抢,我都说了是借。你看你们这么多人,这么多降落伞,跟我们搭伙两两用一个怎么样。”

    其实祁义山知道宁胖子在打这个算盘,但如此没有说服力的建议,祁义山怎会答应?

    “哼哼,不借。”

    对方斩钉截铁的拒绝,一般情况下提出建议的一方不是闭口就是会问一个为什么,但是宁胖子偏不,他引诱祁义山道:

    “不借?是因为降落伞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对吧。”

    祁义山不假思索答:“你挺有自知自明,没错。”

    祁义山中招了,但他浑然不知不说,还在暗想宁胖子这傻蛋怎么会替他圆话。

    宁胖子故作思考状,然后一副不解之样说:

    “哦……如此,爷我有一事不明,既然降落伞不能承受两个人的体重,那你们怎么会让胆小鬼和那个什么上厕所冲不冲的用一个降落伞呢。”

    罗茜闻宁胖子话又噗嗤一下笑了,自从加入团队以来,她的心灵似乎没这么多东西束缚着,更真实、更自我了。

    其实很多人都笑了,宁胖子叫白峒胆小鬼就算了,居然叫华问冲什么厕所冲不冲的。

    白峒无所谓被叫胆小鬼,他本来就胆小如鼠谨慎得要死,他不怕宁胖子笑话他,倒是很感激宁胖子替他揪出了降落伞这个问题。

    “对啊对啊!降落伞承受不住两个人的体重你们还叫我跟……那个什么冲用一个,你们是什么居心!”

    看来白峒也被宁胖子给带跑偏了,紧要关头居然记不住华问冲叫什么名了。不过要说谁是宁胖子此次计策的顺水推舟者,那肯定非脑容量和胆小成正比的白峒莫属。

    祁义山骑虎难下了,他定不能表明自己是在搪塞宁胖子以博取白峒的信任,否则宁胖子会趁机添乱,可是不解释,白峒会乱上加乱。

    这可把祁义山憋了个一脸通红,但他始终不敢对白峒发飙或者采取强硬的行动。这说明什么,说明白峒握有罗琳的把柄。而接下来,宁胖子就会利用这一点。

    “白峒,你对你自己这么没自信么,既然如此,你又为何选择了我们?既然我们会接纳你,那你就是安全的,记住了,我们不养闲人。”

    祁义山憋住怒火劝说白峒,罗琳下达命令或表态前,他只能这么做。不过,这话还是有些隐晦的,是否听懂或者赞同,那就得看白峒的表现了。

    然而白峒听懂了,也懂这个理,不过就是因为胆小多疑不淡定,从而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罢了。

    白峒掂量掂量祁义山的话,接着回答:

    “……哦,哦好吧。”

    宁胖子一看不好,白峒的慌张劲快过了,于是他赶紧寻找新的筹码道:

    “哟,捡了只熊猫嘛,这么宝贝不打不骂的,看来这熊猫身上有比熊猫还熊猫的东西啊。

    不过呢,你们也知道,熊猫的竹子在我们这,竹子我们要不给,熊猫就得饿死。”

    宁胖子这招好像不奏效,祁义山压根不搭理他,不猜他的文字谜,冷笑着无视他,然后对白峒说:

    “那就行,赶紧跟着华问冲别掉队也别再整幺蛾子了,出发。”

    宁胖子叹口气:

    “哎……

    看来我们注定要摔死了,也好,一来就有人注定拿不到那东西了。”

    祁义山停下脚步: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如果把降落伞借给你们,你就会告诉我们拿东西被你们藏在哪了?”

    宁胖子干脆的摇头:

    “不会啊。”

    “那你就休想借降落伞,摔死去吧。”

    “如果我们摔死了,你们一辈子也别想拿到那东西。”

    祁义山嘲笑:

    “哈哈哈,那不是正好么,你们死了闭嘴了,那东西就会永远消失,我们求之不得。”

    宁胖子也回笑祁义山:

    “哈哈哈,你没看过某些尔虞我诈的电影么,如果你没看过,我拍过。

    在电影里,主角都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如果在协商好的时间里不见主角出现,那么主角的同伴就会认为主角已经出事了,于是会履行与主角的约定,帮主角把秘密给抖出去。

    我都安排好了,放心吧您就。”

    祁义山又是几声嘲笑:

    “切,这里面没有一毛信号,你能跟外界的同伴进行这么精密的沟通?再说了,如果有必要,我们会掘地三尺找到那东西。”

    如果说“那东西”就是食人鱼掩埋在火场的东西,那孙日峰就能断定宁胖子确实是在说谎。而且掘地不用三尺,那东西就能被刨出来。

    宁胖子要怎么自圆其说呢,或是怎么继续鬼扯。

    结果,宁胖子选择碰运气,他若有其事道:

    “那您就尽情刨吧,水东村不大,再叫点人手过来三五个月就能刨出来。不过呢,届时我的同伴有没有把那东西取走拿去揭发你们,就很难说了。

    另外提醒大律师您个事,信号不能用毛这个词,得用格。”

    祁义山说“毛”兴许只是为了配合他当时否定宁胖子所产生的快感而已,可没想到会被宁胖子当成羞辱自己的把柄!

    不过祁义山依旧坐怀不乱,不相信宁胖子这么高瞻远瞩,也不相信他能与外界充分联系。他相信就这么继续对峙,宁胖子一定很快会无计可施。然而这时,罗琳出卖了一直小心谨慎并可谓负隅顽抗的祁义山。

    罗琳道:

    “无妨,就借几个降落伞给他们。”

    祁义山几乎傻眼,他认为罗琳应该不是上了宁胖子的当,但是为何会答应呢!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