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恻隐之心
    想着想着,孙日峰的眼里突然透出来一股狠劲!宁胖子暗中观察着他的表情,不得不说,这透着狠的眼神让宁胖子很是欣赏。

    孙日峰抬头,宁胖子赶紧挪开头。

    “宁导!”孙日峰喊。

    宁胖子假装现在才注意他:

    “……嗯?怎么啦?”

    孙日峰答:

    “我把我们的降落伞甩给你,你接住以后跟你的降落伞绑在一块。”

    宁胖子知道孙日峰想利用两个降落伞滑到地面去,但他假装笨拙道:

    “啊?是要我扭成麻花吗?”

    孙日峰懒得跟他耍宝,把食人鱼用退一夹,双手挪到了树枝上,然后把降落伞甩给他。

    不知从何时起,孙日峰的动作变得如此行云流水,蛮力和巧劲可以任意转换,配合得几乎天衣无缝。

    “你看着办吧,反正这根树枝是撑不了多久的,这里离地也就十几米,地下是泥土,运气好,我也就断个胳膊缺个腿什么的。至于风哥嘛……”

    宁胖子依旧像个睡佛:

    “嗯,孺子可教也,有改变,不错。”

    宁胖子果然是想试探孙日峰,看看在悬崖之上对他歇斯底里的那番话有没有效果,现在看看,宁胖子对效果暂时颇为满意。

    宁胖子最终把降落伞的两端打了结,做成了一个长长的,但还是不足以直垂到地面上的“滑梯”。

    宁胖子看着地面叹口气道:

    “小老弟,我这要是不幸摔死了,你就把我裤裆里的录影带掏出来塞进你的裤裆。”

    孙日峰脑内模拟了一遍此动作,突然一脸嫌弃:

    “宁导,那么大个东西你竟然一直藏在裤裆里,难道你不觉得硌得慌?”

    宁胖子一脸忧愁的捶捶胸口:

    “硌啊,可是硌屁股总好过硌心。”

    难得宁胖子语气忧伤一回,说完他望天,思绪好像飘得挺远,看来这是盘有故事的录影带啊。

    最后这个灵活的胖子果真非浪得虚名,贼得跟只轻盈的老鼠一样下了地,他帮着接应食人鱼,最终三人平安落地。

    宁胖子瞅瞅挂在树上的保镖,眼里止不住的冒坏水,孙日峰见后直接招呼宁胖子:

    “别管他,快看看风哥。”

    宁胖子坏笑:

    “哼哼,孙日峰你变坏了,居然置别人的死活于不顾。”

    孙日峰干脆一语道破:“行行行,我变坏了没空理他,我看风哥,你使坏去吧。”

    宁胖子笑笑便抬头望保镖:

    “啊……兄弟你……”

    “救救我!求你们!”

    “咦?”

    孙日峰觉得保镖的态度很奇怪,刚才还一副不屑营救的样子,现在居然屁滚尿流的求救,于是疑惑的扭过头看保镖。同时,他感觉有人在使劲的蹭他的胳膊。

    他扭回头,发现食人鱼死撑的站了起来,他又扭过去头,看看保镖的情况。

    宁胖子对保镖道:

    “嘢?见鬼了你那么慌张。”

    保镖:“对!所以救救我!”

    “哈?”

    宁胖子也纳闷,大白天的,保镖居然说自己见了鬼:

    “我问你,你的同伙们呢。”

    “跑、跑了!”

    “跑了?丢下你跑了?”

    “是!”

    “哦,所以你觉得他们不仗义,才说见鬼了对吧。”

    保镖猛地摇头,还越摇越显得慌张,他的神情和内心在快速的变得焦虑和惊恐。

    宁胖子脸色有变,嘟囔:

    “妈的,怪不得这么轻易就把降落伞贡献出来了,罗琳这只借刀杀人不见血的老狐狸,早就算计好了这里有东西对付我们。”

    “鬼?”孙日峰问。

    宁胖子刻意保持微笑:

    “我看你就像只鬼,你后面那个更像。”

    后面?

    孙日峰回头,见食人鱼不知什么时候又吐了一口老血。

    “风哥!”

    食人鱼让孙日峰小声点并摇头摆手:

    “没事,我们走,别管他。”

    宁胖子拍拍身上的尘土道:

    “好,走。”

    他走时故意撞了一下孙日峰,然后站在后面观察他。

    孙日峰被撞得后退一步,随后转身欲走却又不停流连,显得拿不定主意。

    宁胖子嘲笑他:

    “愣头青,爷就知道你潇洒不起来。”

    愣头青,有阵子没听到这个词了,现在一听,孙日峰止不住鄙视自己。可是……

    “可是,那是条人命,放任不管他会死的!”

    宁胖子耸耸肩:

    “无所谓啊,我和阿鱼不管是我们的事,你要不要管是你的事。”

    之前,孙日峰一定会拿不定主意的看看食人鱼,然后征求他的意见。可现在,孙日峰不想依赖他了,因为他口吐鲜血自顾不暇。

    不过呢,食人鱼也是这意思,他虽然没表态说要救人,但也没决绝的离开,给了孙日峰思考的时间。

    孙日峰左右掂量,最后被善良打败,还是把保镖放了下来。

    食人鱼和宁胖子一脸警惕,结果保镖落地后,就跟只不懂感激的畜牲一样一溜烟朝西北方忙不迭跑走了。跑了不说,还朝孙日峰扔了个东西,差点砸中孙日峰的头。

    宁胖子见状啧啧摇头:

    “狗东西,看吧,后患无穷。”

    也许孙日峰真的放虎归山养了个后患,可他心里有一种心安理得的满足感。

    逃跑后,保镖窜进灌木丛三下五除二没了身影,而骂完人,宁胖子跟食人鱼没经过交流和眼神勾兑,默契的一直望着保镖消失的方向。

    孙日峰知道他俩一定在琢磨着啥,遂也跟着琢磨。不同的是,宁胖子他们确实是在琢磨事情,而孙日峰是蒙头蒙脑的瞎琢磨。他有些尴尬:

    “呃……那个……”

    没问完,宁胖子歪歪嘴,食人鱼点头,就这样,他们连言语都没有,就不知又达成了什么默契。孙日峰不知是否因为自己放跑了敌人而被冷落,还好宁胖子最后和食人鱼多少交谈了两句:

    “阿鱼,这里好像有点蛮荒雨林的味道,移动后你还能记得这地方吗?”

    食人鱼一脸铁青道:

    “年轻的时候,在这种雨林里不知地点的行军作战是家常便饭,只要我看一眼太阳的地址,就是闭着眼睛也能找回这里来。”

    这样一来宁胖子就放心了,他屁颠屁颠看似有些兴奋的说:

    “那成,走。”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