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钢铁算不算动物
    先确定方位再走?

    孙日峰突然醍醐灌顶,明白宁胖子和食人鱼在琢磨什么了。保镖会发狂似的往那个方向跑,说明罗琳是往那个方向去的,而罗琳知道的情报多,她走的自然是最趋利避害的路。

    也就是说,在人生地不熟的这块看似很像原始雨林的土地上,无论发生什么,只要往罗琳走的路上走,起码就能比别的安全一点。

    当然,不排除这一切很有可能是一个局,但可能性比较低,因为在茶屋罗琳没有动手,也就没必要在这麻烦了。

    孙日峰豁然开朗的抬头看看天,发现天已经被那层巨大的网子给罩了起来。这里真像一个牢笼,但想困住的并不是人,而是能将人一口吞掉的某种巨兽。

    想到这,孙日峰不禁眼皮一抖,他的头皮变得麻麻的刺刺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快呼之欲出了。

    他再抬头往上看了看,这回看向的是斜上方,他在寻找他们掉下来的位置。这时宁胖子问他:

    “看什么呢,**妹还是茶屋,还是……在回味那片芦苇荡子?”

    宁胖子的眼睛就是这么鸡贼,孙日峰仿佛不用脱裤子,就能被他一言必中的知道要放什么屁。

    孙日峰点头:

    “嗯。那片芦苇荡子虽然是假的,但是让人流连忘返。那水明明这么平静,让人的心跟着平静,却忍不住在平静中泛起波澜。也……也就是说……”

    孙日峰十分苦恼的摇头,词穷了,他找不到言语来形容此刻内心的感受,或者说那时候的内心感受。

    宁胖子一语道破:

    “扯那么多废话干啥,一句话,你想回归自然彻底的放飞自我呗。”

    确实有这么层意思,于是孙日峰豁然的笑了笑:

    “就是这样的,虽然我年龄算不上太大,可跟我小时候相比,我觉得这个世界变得已经很糟糕了。

    对于我们这种打工仔来说,勤奋工作,努力存工资买房取老婆就像是这辈子唯一要头疼和努力的事,所以总觉得留意环境诊治环境问题是专家们和那些生活无忧人们的事。

    可直到那一刻,掉进假芦苇荡子的那一刻,我获得了真正的安宁,即使是刹那的,也让我像被雷击般切身的感觉到环境问题的严重性。”

    宁胖子不停地搔头,好像觉得孙日峰挺磨叽:

    “得得得,再抒发下去下去,这作文可以拿99分了。走吧,不然你好基友怕是连骨头都给被嚼碎了吧。”

    孙日峰瞪大眼睛,意识到谢克志的事刻不容缓。

    “哦对!走!

    等等,风哥你还行吗?真的没事吗?”

    宁胖子插嘴:

    “哎哟,你还摸不清楚他的性格吗,就算他正在咽气,也会瞪着眼睛说没事再嗝屁。”

    食人鱼没好气的看着宁胖子,硬生生扔了把短枪给他说:

    “死胖子胡说什么,老子快不行了,拜托你学会开枪。”

    宁胖子跟个娘们捏手帕一样把兰花指一翘,嫌弃的拎起枪道:

    “爷不适合这个,真不适合,你信不信我一急起来,能把除了我以外的所有生物都给射一遍。”

    “信!”食人鱼道,他还道:

    “真有需要的话,我批准你射!”

    宁胖子没辙了,大将战斗力即将消耗殆尽,就算只是为了他自己,也不得不扛上枪。他把枪插在了屁股后头,孙日峰斜眼看,认定他的裤裆就是个黑洞,居然什么东西都能塞进去,还不觉得硌得慌。

    孙日峰努力寻找着录影带的身影,但它就像消失了一样被黑“黑洞”隐藏得好好的。

    “看什么?”宁胖子阴笑着问。

    “呃……宁导你究竟是拍什么电影的呀。”

    宁胖子张嘴欲答,却被孙日峰自问自答:

    “我不猜!”

    孙日峰是认为依宁胖子不率直的个性而言,他一定不会老实回答,得拐弯抹角一下,比如“你猜”。所以孙日峰才说自己不猜。

    谁知,宁胖子这回破天荒的没有拐弯抹角,与其说他本就打算老实回答,不如说他很想一吐为快,他道:

    “猜你妹猜,爷是拍纪录片的。”

    在孙日峰眼里,纪录片是比较高端的影片类型,无论是战争纪录片,还是动物、美食等,都需要导演思维条理清晰,否则拍出来或剪辑出来的东西就会让人感到乏味。

    看看宁胖子,哪一点符合纪录片导演的气质?

    见孙日峰一脸不信,宁胖子干脆举起手假装握着话筒用他还蛮有磁性的嗓音开始配音:

    “春天是百花盛开的时节,气候始暖,海鸥们聚集于此准备交配、产卵……”

    真别说,宁胖子的配音确实有模有样,瞬间让孙日峰的四周响起了海鸥的鸣叫声,以及海浪的扑打声。

    “动物世界?宁导你拍动物纪录片?”

    宁胖子不明其意一笑道:

    “人算不算动物。”

    孙日峰毫不犹豫点头:“当然算。”

    宁胖子又问:

    “那死亡工厂里的那铁疙瘩算不算动物。”

    这还真不好回答。孙日峰想了一想,钢铁肯定不是动物,连生物都算不上,可是板凳精会跑会动,甚至富有思维,这个就玄乎了。也就是说,板凳精本是物质,却同时拥有生物的特质。

    那,这要怎么去判别板凳精是不是动物呢,孙日峰犯了难。

    宁胖子道:

    “如果铁疙瘩不算生物,我就不是拍动物纪录片的,如果你认为它算动物,那我就是动物纪录片的导演。

    所以我到底是不是动物纪录片的导演呢……”

    合着,宁胖子是准备在这拐弯抹角呢,到底是什么纪录片的导演,他自己能不清楚?

    孙日峰又盯了盯宁胖子裤裆:

    “你的录影带里记录的,就是你拍的记录片吗。”

    “是啊。”

    “这么重要的证明,我果真不敢相信你就这样随意地把它插在裤裆里随身携带。”

    宁胖子招牌式的迷笑:

    “随性,再说了,放保险箱都不安全,哪有随身带着,随时能摸着看着安全。”

    孙日峰开始不信了,他认为宁胖子所说的这些话,对他有暗示性和引导性。

    “不,我猜你裤裆里的录影带并不是你真正的证明。”

    宁胖子嘿嘿笑道:

    “聪明!”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