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发现前科
    孙日峰赶紧阻拦道:“扑不得啊大姐!”

    没想到这芳芳虽傻,可身为女流之辈,一身的蛮力和筋肉足够让孙日峰吃惊。

    见人阻拦,芳芳差点抬腿对付了。她问:

    “为什么?这是我钱风哥哥。”

    宁胖子对着自己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并吐舌头表示如果他是钱风压根吃不消这傻女人。

    孙日峰也觉得特别狗血,他道:

    “大姐,你没见风哥重伤昏迷?你这劲头一扑上去,你钱风哥哥就直接见阎王了!”

    听这话,宁胖子在门边噗嗤笑了起来。

    芳芳眨了眨眼睛,好似并不相信铁人般的食人鱼会跟个死人似的躺在这。

    “我看看。”

    说罢芳芳低头越过孙日峰的手臂,呼啦一下掀开了食人鱼的被子!

    芳芳这豪情万丈的动作可把孙日峰吓得一愣一愣的,他还心想妈的当初差点把食人鱼的裤子也脱了,现在庆幸幸好没脱啊!

    宁胖子又噗嗤笑了一下。

    而在见了食人鱼开始发肿发黑的伤口及触目惊心的白骨后,谁也笑不出来了。

    芳芳盯着露出食人鱼腹部的白骨发了下呆,孙日峰挺难过,他认为芳芳一定同样觉得很难过,并且觉得不忍直视。可谁知,芳芳下一秒的举动让人一头雾水。

    芳芳抬起右手并把袖子一撸,好似想大干一番,孙日峰觉得她有点不对劲,便紧张问:

    “你要干什么?”

    芳芳不痛快答:

    “就是这根骨头害我钱风哥哥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吧?”

    孙日峰点头:“嗯。”

    “那好,我要拔了它!”

    什么?!

    说罢,芳芳像握门把手一样对着食人鱼的骨头就下了手,孙日峰赶紧伸手握住!

    孙日峰惊得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他觉得这傻女人绝对是个“危险人物”,遂赶紧用手指勾住她衣领,把她勾离食人鱼处。

    芳芳不甘心:“你干嘛,我踢你!”

    孙日峰赶紧做掩护状,与此同时暴露了手里的小鬼。

    孙日峰注意到,小鬼曝光的瞬间,跟着芳芳进来的陌生男人明显眼睛一亮。他对小鬼很感兴趣,甚至透露出一种渴望。见状,孙日峰赶紧把小鬼藏到自己身后,然后道:

    “拔掉?!拜托了大姐,开不得玩笑啊!”

    对话至此,宁胖子终于笑得四仰八叉了。其实孙日峰也超级想笑,他已哭笑不得,因为世界上竟有如此奇葩女人。

    而后,跟芳芳一起来的男人凑到了食人鱼跟前,表情严肃,动作一看便知十分专业的检查起了食人鱼的伤口。

    孙日峰斜眼给宁胖子使了个眼色,宁胖子微微摇头,让孙日峰不要做声。

    检查一下后,男人抬起身面无表情道:

    “肋骨断了,内脏受伤,出血严重,但不是致命伤,还有救。”

    孙日峰浑身一抖,脸部肌肉抽筋般大喜:

    “真的?!您是医生!”

    男人性格很冷淡,面对孙日峰的欣喜若狂,他竟保持了永远不为所动的冰冷:

    “是。”

    “那太好了!您救救他吧!”

    芳芳这回听明白了,直接帮着搭腔到:

    “那老孙,赶紧救救我钱风哥哥。”

    孙日峰乍以为芳芳叫老孙是在叫自己,而后反应是在叫医生,原来这医生也姓孙。

    那太好了,同姓之人,想必可以套套近乎?

    “原来您也姓孙啊,真巧我也姓孙,我叫孙。”

    “你叫孙峰嘛,我知道。”

    “呃……”

    孙日峰突然不知怎么接话,他以前的名字叫孙峰,日字是后来加上去的。不过这医生怎么会知道,而且还是曾用名。

    医生道:

    “不用惊讶,没有我接生,你还出不来呢。”

    这么说这家伙是孙日峰的“接生婆”?

    不管了……那好吧,这也是一种缘分嘛:

    “呵呵,真有缘啊,那孙医生麻烦您赶紧救救他吧!”

    医生摇头:

    “我有条件。”

    “……什、什么条件?”

    孙日峰知道自己一无所有,就是搭上富得流油的宁胖子也无济于事,因为现在他也一无所有,除了两条命外。

    医生道:“我要个人。”

    “谁?”

    “你手里面的小鬼。”

    这个资本孙日峰倒是有。

    孙日峰把小鬼拎起来道:

    “你要他?”

    医生点头:“嗯,我抓他好久了。”

    孙日峰问:“你要他干嘛?”

    医生毫不遮掩说:

    “拿来解刨做实验。”

    孙日峰一听,赶紧又把小鬼藏到了身后。

    这下孙日峰可犯难,因为交出小鬼,食人鱼就有得救,可是眼睁睁看着小鬼被拿去解刨,还是自己亲手送上行刑台的,良心上过不去啊。

    小鬼沉默了许久,这下憋不住了:

    “喂,孙日峰,我听导演一直说什么干爹干爹的,他是你干爹,我可是你发小,你有种出卖我?”

    这用不着小鬼提醒,就算不是发小是陌生人,孙日峰也不愿意成为刽子手。

    宁胖子就不一样,他劝说孙日峰:

    “小老弟,床上的是你干爹啊。”

    小鬼反驳:

    “我是你发小,你兄弟!”

    宁胖子反击:

    “是个屁,他就是个不知从哪蹦出来满嘴跑火车的货。”

    小鬼又道:

    “你懂个屁,我跟孙日峰好得穿一条裤子,他被女人甩了心情不好的时候陪他喝酒的人是我!他没发工资的时候,借钱给他的人是我!我们第一次找妞的时候,借给他胆的人也――是――我!”

    所有人口吐一个字:“嗯?!”

    宁胖子贼笑:

    “哟,没看出来啊,小老弟也好这一口。”

    孙日峰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忙解释:

    “不是的!

    就、就这么一次而已,而且我喝醉了,是袁毅硬拖着我去的!然后……然后我没有动手,动手的是袁毅!”

    宁胖子露出理解的目光:

    “没事的小老弟,别紧张,毕竟是男人嘛。”

    孙日峰还是急着解释:

    “不!我真的是醉得昏天暗地,袁毅和他的两个兄弟扛着我去的,而且我没法动的!”

    “那你就是在现场看直播咯。”

    “我……意识模糊……这!”

    孙日峰越解释越苍白,毕竟这事他果真在场,虽然他也许真没力气参与。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