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责任感
    哦!孙日峰明白了,宁胖子是在用激将法,可是不知道会否管用,因为孙医生看起来是个极度冷静的人,原则性也强,这种人并不易露出破绽。

    孙日峰从旁观察,最终只看到孙医生一脸的气定神闲,走到床边推开宁胖子道:

    “要我救他就走开。”

    宁胖子闪到了一旁,并且也从旁观察孙医生的一举一动。忽然,他眼珠子一转低下头问:

    “医生,请问你要怎么救他,赤手空拳的,您该不会也想拔了他的肋骨吧。”

    孙医生淡定着没有说话,只从容的把眼睛往屋子深处瞟了一瞟。宁胖子转头望去,这才见里面堆放着许多老旧的医疗器械和药品。

    这间屋子也许真是一个小诊所了,只是那些器材和药品看起来陈腐得不得了,真的可以用么,会不会是过期药品啊?

    宁胖子嫌弃的一咧嘴,叠出了下巴的三层肉,一个劲的在心里直摇头。不过没有办法,山野之地能有个医生和一些器材已经算奢侈了。

    宁胖子赶紧给孙日峰使眼色说也就这条件了,没得挑。孙日峰自然明白,遂没多说什么。

    随后,孙医生转身去了医疗器械处,哗啦一声动作娴熟的拉开了抽屉,然后从里面取出几把手术刀和剪刀等,顺便不知从哪捡来一个口罩头套和手套,并立刻装扮上,再走回来时,活脱脱一副主刀大夫的形象就出现了。

    真别说,见了孙医生这副装扮,孙日峰的担心指数降低了,因为专不专业,是可以通过气质透露出来的。

    孙医生整理一下手套,然后对着所有人说:

    “别对我用激将法,没用,我只按原则办事。手术要开始了,我希望你们也履行承诺,赶紧去把人给我带来。

    另外,我需要一个助手。”

    宁胖子尴尬的咳了两声:

    “咳咳,那啥,孩儿还不快去啊。”

    一会愣头青,一会正常的喊名字,经常随性的被冠上各种称呼,孙日峰真是服了宁胖子。

    孙日峰道:“那宁导就给孙医生当助手咯。”

    宁胖子一副压根就没把自己算在内的样子摇头说:

    “哦不不不,你不记得啦,我不能见血的。这种活还是交给心细的女人来做,比如芳芳,我呢,就看门好了。”

    芳芳撸起袖子:“我来!”

    这动作把孙日峰和宁胖子吓了一跳!

    孙医生面不改色道:

    “谁来都可以,可是如果戚芳一会因为好奇或是急切把病人的伤口用手撕开,然后从肚子里掏出什么血腥的东西,就不要怪罪孙某医术不精不能妙手回春了。”

    面色冷静,道出的话却让人哭笑不得。听了孙医生的话,孙日峰也觉得芳芳极有可能做出这事!

    孙日峰制止宁胖子吊儿郎当:

    “宁导!”

    宁胖子屈服:

    “好好好,爷爱开玩笑你不是不知道,赶紧去吧你。”

    “那这交给你了。”

    说罢孙日峰扭头便走,但是在跨出门时,孙医生给了他一个建议:

    “你把芳芳带着去吧。”

    孙日峰和芳芳双双不情愿:

    “啊?为什么?”

    孙日峰和芳芳不熟,更不想带着一个傻妞,关键是芳芳性格冲动却花拳绣腿,带去了反而是麻烦。

    芳芳不愿意是因为她就想留在食人鱼身边。

    既然两人都不愿意一起行动,那就不必勉强,但是孙医生执意要这么做,他干脆挑明说:

    “戚芳留在这会给我的手术带来干扰,你万一一去不回对我也是损失,所以戚芳要去监视你。”

    孙日峰无奈的轻轻冷笑,心想孙医生的性格可真是个直肠子,这种人不好沟通,却又是最好沟通的。因为虽然他提出的要求答应不了就没得谈,可是只要能答应,就说一不二!

    既然孙医生把话挑明了,孙日峰也就不好再拒绝,不过芳芳还是不同意:

    “老孙,我要留在这里照顾钱风哥哥,我不去。”

    孙医生道:

    “你照顾他他不会好,但是你能帮我把方育才带来,他就能好了。”

    芳芳就是这么傻,众所周知的事情,别人就是得换着用词跟她解释和劝说才能让她明白。

    这下她思路清晰了:

    “哦……好,我去!我去给你把人抓回来!”

    “嗯,快去吧。”

    最终,孙日峰还是和芳芳一起出发了。也好,芳芳也许知道路该怎么走吧,至少比孙日峰要熟悉。

    出门后,芳芳把手揣在荷包里,嘴里叼着根一根草还叉开腿走路,整个人显得特别五大三粗,实在是够爷们。孙日峰走在后面见之,止不住一个劲的摇头。

    而后见天天空阴沉还下着毛毛雨,孙日峰心中不免倦怠。他回头看布满爬山虎的破旧房子,来时路上所经历的一切忽然如潮水一般涌了出来。

    回忆着才发现,渐渐的,孙日峰身上摊上的事越来越多,责任也越来越大。要把方育才带来首先得找到方育才,上哪找?还得回到那片奇葩雨林吗,以及其他同伴现在是否安全、身在何方?

    “要不……一走了之?”

    孙日峰在心里暗暗的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但答案注定是否定,因为他真的改变了。

    他把自己半湿的头发向后推,静静地享受一秒雨水带来的冷冽,他觉得这样为同伴劳心劳力中带着疲倦的自己有些酷,散发着成熟的气息。

    也就是说,孙日峰很欣赏现在的自己,虽然身陷囹圄,而且帅气的感觉只维持了几秒钟,就被傻芳芳一个狮子吼给结束了:

    “喂你头多久没洗了,痒啊?那么挠。”

    孙日峰大翻白眼:

    “对了大姐,那片有会飞的大鸟的雨林你熟悉吗?”

    芳芳道:

    “不熟。”

    “哦。”

    孙日峰失望的哦了一下。

    芳芳一个劲的往前冲,压根就不顾及孙日峰是否跟上或者逃跑了没。孙日峰心想自己要是真有心逃走,就这婆娘还想看住自己?算了吧,她连头猪都看不住。

    然后,孙日峰东张西望,突然在银杏林里有一个瘦弱的身影在游荡。仔细看了看后,孙日峰发现游荡那人居然是谢克志!

    孙日峰立刻喊芳芳:

    “等一下大姐!”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