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开诚布公的时刻到了
    坐在亭子里看大树,看银杏林,风景很难客观评价,因为孙日峰没有心情欣赏,而且被枯黄落叶的凄凉所感染,觉得有些难过。

    他明白了,谢克志非得把他单独叫到这里来或许是因为开诚布公时候到了。小鬼说的话就算不全是真的,但有部分是可信的。

    孙日峰心想,那干脆就开门见山吧。他问: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谢克志还是一脸难受,噎着肚皮弯着腰摇头:

    “这个待会再说。老谢,我要跟你坦诚一些东西。”

    孙日峰听了挺镇定,因为他早就猜到了。

    “哦,你说。”

    谢克志酝酿了半天,似乎是不好开口……

    “嗯……其实那天晚上,我是故意在酒店门口等你的,我跟戚云也不是你看到的这种关系,是更……复杂的关系,其实在酒店相遇之前,我们就认识而且认真交谈过。”

    孙日峰还是不惊讶,因为小鬼告诉过他了。

    “嗯,我知道。”

    谢克志抬起头:

    “你知道,你真知道?我现在跟你说的话全是真的,你不要当我在开玩笑。”

    孙日峰苦苦一笑:

    “嗨,我哪像在开玩笑,也没有心情开玩笑。”

    “那你……你难道遇见那个小鬼了?”

    孙日峰也不遮掩了,他点头:

    “遇到了,还从他嘴里听到了一些……事实。”

    这下谢克志的脸色不仅是难看,还带着尴尬了,不过,既然窗户纸已经捅破,谢克志反倒觉得轻松了,因为不用再苦恼该怎么开口了。

    “事实?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跟你说的,也许有些实情,但不一定就是事实。”

    “我知道啊,所以你说吧,我听着呢。”

    ……谢克志又开始酝酿不说话了。见他不说话,只是惯例的推眼镜,孙日峰更难过了。

    “昨晚我中蛊出现幻觉的时候,就像做了一场历历在目的梦一样,我看见你在梦里,也是一副这样的表情和手势对着我推眼镜。在梦里,你就是一个背叛者。”

    孙日峰想说的重点并不是那场景成真了,而是在梦里谢克志接下来的惨象。如果谢克志坚持不吃药,恐怕那恐怖的场景也会成真。

    想到这,孙日峰暗中捏紧了在地上捡来的药丸。还有,孙日峰的语气虽然挺云淡风轻的,可这可能意味着他的心已经凉透了,由此,谢克志的压力大了起来,因为现在的情况就像电影一样,卧底终于亮出身份,本是好兄弟的两人不得不面对有一方变成背叛者,另一方则要承受背叛这个事实。

    现在,谢克志终于开口说话了,他没有延续那个梦的话题,也许那就是事实吧。

    “那天晚上,我之所以急着去追小鬼,是因为小鬼在暗中对你动了手脚。我和戚云知道,如果让小鬼先行跟你接触,你就会先入为主的相信小鬼所说的话。”

    孙日峰道:

    “即使如此,我也分辨不出来你和小鬼的话究竟谁真谁假。

    对了,小鬼没有对我动什么手脚啊。”

    就算有,孙日峰也回想不出来。

    谢克志提点道:

    “有啊。那晚在酒店门外坐着的时候,你不是说感觉有人用手戳你么,就是小鬼干的,后来他跑进了酒店。

    在火场的时候,你说沈伯的尸体自己翻转了一下,我认为也是他做的。”

    原来是这样,恐怕是的,要不怎么解释孙日峰觉得有人在戳自己,可一回头,看见的却是几乎紧贴后背的墙和大门。想必当时小鬼就躲在草丛里吧,至于沈伯的尸体翻动了一下这件事,不管是不是小鬼做的,过去的事就当书页一样翻过去就不要再提了。

    “你们为什么要和小鬼作对,或者说小鬼为什么要敌对你们。”孙日峰问。

    谢克志答:

    “有一点我真没骗你,在这个村里,其实我是彻彻底底的外人。因为旁观者清,作为外人,我最有谁对谁错的发言权。

    我认为戚云是对的,我就想帮她,既然戚云的对的,小鬼自然是因为是错的,才会和她敌对。”

    孙日峰的眼神充满了质疑:

    “你说戚云是对的,该不会是站在喜欢她的角度说的吧。”

    “我发誓不是!

    不瞒你说,接下来的话你可能会觉得我妄自尊大,但我依旧要说,我是站在神或佛的角度上说的。”

    孙日峰听得莫名其妙:

    “神?”

    孙日峰还真觉得谢克志是妄自尊大了,可他突然变得自大的原因又让孙日峰着迷。

    “我非得叫你来这棵树这里,是为了印证我说的神的角度并不是妄自尊大,你看。”

    谢克志指了过去,孙日峰跟着疑惑的扭头:

    “哪?看什么?”

    谢克志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摇摇晃晃的从凳子上起身:

    “我指给你看。”

    可是,谢克志走到孙日峰那头后,也盯着树干找了半天,还边找边说:

    “咦,怎么看不到啊,戚云说就在这块区域啊。”

    孙日峰耸耸肩:“原来你也不知道,我当你来过呢。”

    谢克志反驳:“都说了我是个彻底的局外人,你这个重点对象都记不起来了,我哪能来过。”

    然后找啊找,谢克志最终疑惑的摸着几个树皮上的疙瘩说:

    “难道是这个?”

    孙日峰凑近看:

    “这个……疙瘩?”

    谢克志期待的看着孙日峰:

    “嗯嗯,你仔细看看能看出什么不。”

    孙日峰立刻随口答:“疙瘩啊。”

    谢克志无语:

    “不要置气,你要认真的看,像研究文物一样。”

    孙日峰挠挠头又舔舔嘴唇,他很想一走了之又不得不耐住性子。

    无奈,他只能把手指放在疙瘩上面,真像研究艺术品一样细细看,细细摸。别说,摸着摸着,孙日峰渐渐的入神了。

    “嘶……这好像是三个什么字啊,早前被人刻上去的,但是时间久了,就在树干上结了痂,变成了疙瘩不太好辨认了。”

    听他这么说,谢克志这才跟着恍然大悟。原来谢克志真的不知道疙瘩是什么东西,他甚至好奇的问:

    “诶,是三个什么字啊,认出来没?”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