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死得其所才怪
    “狗把你拖走了然后丢到了这里?”

    孙日峰问。

    见他言语尾音音调较高好像压根不信,谢克志加紧解释:

    “也许它们是想把我拖到什么地方去,可是拖到这里后突然被两声哨声给惊动了,扔下我就跑了。”

    “哨声?”

    凶狠的生物因为两声哨声而被惊跑?孙日峰更是不信。可即使不信,谢克志还得继续在孙日峰的质疑中解释:

    “就是因为哨声跑了啊,三只嘛,两只跑进了那边的一个地缝,一只跑到了那座房子的周围。”

    说着,谢克志还方向清晰的指着两个方向。说是跑进地缝的方向,孙日峰并看不明白,不过房子的方向,却让孙日峰心里一惊。

    那不是食人鱼所在的房子方向么,一只狗跑了进去,莫不是就是突然闯进门,最后从天窗逃跑了的那个不明生物?

    是谢克志撒谎正好撞见巧合么?不,孙日峰心想为什么不试着相信谢克志呢,当然这也是为了进行更进一步的验证。

    孙日峰又嘟囔:

    “哨声?其实我一直都在那个房子里,我怎么没听见哨声呢?”

    谢克志不说话只摇头,不一会,他的脸色变得阴沉了下来。孙日峰静静地从旁观察,见他完全沉浸在了什么回忆当中不可自拔。

    然后,谢克志一会咬牙切齿,一会攥紧裤腿好似很不甘心。他这样子有点像精神病患者,综合偶遇他开始他所表现出的一切不正常,孙日峰猜测他该不会是被那三只不明生物给吓傻了吧。

    孙日峰搓搓手里的药丸,心想不行,还是得尽早把药塞进谢克志嘴里并让他吞下去。

    那么,直接强塞?

    正当孙日峰暗暗预谋,谢克志回神警告了他一句:

    “你别想把药塞进我的嘴里。”

    孙日峰愣了一下,心想这厮是怎么知道自己捡了药丸的?

    孙日峰尴尬的笑笑,并用手捂着嘴打了个呵欠,然后左顾右盼,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道:

    “呵啊,好困。

    来老谢,关于树上的字,我又想起来了一些事,我悄悄告诉你。”

    谢克志可警惕了,他道:

    “你先把药丸扔了再说。”

    孙日峰挑挑眉:

    “好吧。”

    然后顺手扔了药丸。

    “行了吧,过来,我告诉你。”

    谢克志其实还有些迟疑,不过他还是凑向了孙日峰。孙日峰站起来迎合他,然后在他耳边语气有些不爽的讲:

    “老谢,我他妈恨死你了!”

    听完话,谢克志马上把脸转向孙日峰欲问或者欲解释,此时孙日峰看准时机,竟然猛地就是一亲,给了谢克志一个惊恐的吻!

    就在此过程中,孙日峰迅速将装作打呵欠时塞进嘴里的一颗药丸过给了谢克志。

    松开嘴后谢克志准备吐掉药丸,还好被孙日峰掐了几下喉咙,逼着吞了下去。

    谢克志倒坐在地不停干呕说:

    “呕,真恶心。”

    孙日峰连吐几口唾沫道:

    “老子觉得更恶心,妈的恨死你了,非逼着我亲一个男人!”

    谢克志忽然激动了起来:

    “你有病啊,谁让你这么多事啊非要逼我吃药!”

    说罢,谢克志用手指挖起了喉咙,试图把药吐出来。孙日峰见状也忍耐到了极限,一个冒火朝谢克志肩头不轻不重的踢了一脚:

    “他妈有病的是你,有病不吃药,你他妈有病!”

    等等,怎么给说成绕口令了?

    孙日峰一脸的焦头烂额,他烦躁的抹脸:

    “哎,老谢你真的不了解我的心情,如果你遇到的是以前的我,我一定不会管你的死活。可现在是我们是共患难的兄弟,现在的我没有办法看着你做傻事。

    拜托了,有什么事你就别再遮遮掩掩的跟我痛快的说了吧,你不吃药就是要寻死,既然戚云给了你可以救命的药,你还有什么想不开的要寻短见呢?

    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到底寻思个什么呢?”

    说这话时,孙日峰不仅言词恳切中带着深深的无奈,五官也跟着扭成了一团。

    谢克志垂头丧气的低着头,但是因为吃了药,他的气色和之前已经天壤之别了。

    他道:“迟早都是死亡,何不死得有意义一点?”

    孙日峰嗤之以鼻:

    “呵呵,你这死得有什么意义,自我放纵自我放弃,死后一堆蛤蟆从你肚子里面爬出来,这叫有意义?你以为你是母蛤蟆,孕育出一堆后代而感到有意义?”

    孙日峰的话是黑色幽默了些,但是事实啊。

    谢克志猛抬起头问:

    “你怎么知道我会变成那样。”

    孙日峰置气说:“我他妈做梦梦见的不行啊!”

    谢克志点头:

    “我痛苦挣扎了很久,一直拿不定主意是选择生还是选择死。然后就在刚才不久,在那片雨林里,我终于做出了决定。”

    “你果然在里面经历了什么对吧,但是你支支吾吾不愿意跟我说。如果你有难言的秘密,你也该想想你的父母啊,你一死了之,他们怎么办?”

    谢克志摇头:

    “能够这么从容去死,也是因为我一个人了无牵挂。”

    “这……”

    原来谢克志是孤儿,这类人如果生活清苦一些,的确会容易产生负面想法。可是,恋爱、工作、朋友等等,它们也是让人活下去的动力啊,除非谢克志连这些也都没有。

    然后,谢克志自己道:

    “好不容易,我找到了一些生活的乐趣。就是五年前救我并让我进村的人使我发现其实探索,也可以让枯燥的生命变得饱满起来。而进村后,我遇到了让我心动,感觉生命不仅饱满还能色彩斑斓的人。

    这个人,让我想为其倾尽所有包括我的生命。”

    不用想就能知道,这个人肯定是指戚云。这么说,谢克志是为了戚云才一心求死的?

    孙日峰越听越糊涂:

    “啊?戚云给了你药,你却为她去死?”

    谢克志道:

    “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么,我是站在佛和神的角度认为戚云的行为是一种正义,所以我是为正义而死的,死得其所。”

    孙日峰听出些端倪却又糊里糊涂:

    “你觉得戚云的行为是正义的,你觉得?也许别人并不这么觉得……你参与了戚云和狼牙的计划是么!计划里,你要牺牲?”荒村莫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